当前位置:首页  »  同事小说  »  女友逼婚

女友逼婚

情色小说-女友逼婚

女友逼婚

夜色已经很晚了,由于我的裤子已经被我的精液弄脏,所以这天晚上我就没有回家,而是睡在了唐雪的家里。当然我事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谎称在一个朋友家里喝酒喝多了,所以就没办法回家睡觉,只能睡在朋友家里。平常我在我父母眼里是个懂事老实的孩子,他们听了一点都没有怀疑,只是嘱咐我少喝点酒,早点睡觉休息等等。

  把事情弄妥当后,我就在唐雪的家里洗了个澡准备睡觉。唐雪则把我内外裤拿去洗了,又晾到了二楼外面的露天平台上,等明天一早收回,估计就会干了。

  同时,唐雪又把她卧室里的睡床整个翻新了一遍,把原来的床单、被子、枕头通通都换了,表示旧的已去,新生活的到来。当然,在我进入原来属于她和她老公的卧房后,仍然被里面的奢华震惊了一把。不说其他的,就说那张睡床,华丽得让我简直目瞪口呆,按照我这有限的眼光,都知道这张床恐怕价值不菲,普通人家根本就享受不起的。

  所以一时间,我不禁感叹有钱人的生活是真他妈的奢侈。唐雪当年离开我,也不能说她的选择是错的。因为我肯定给不了她这些物质上的享受,而生活,光有感情是肯定不够的。

  在我躺到这张床上后不久,唐雪也快速洗完澡钻进被窝来了。此刻我已经选择了堕落,所以也就没心理障碍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放肆的抚摸她刚刚洗干净的身体。

  唐雪就缩在我怀里格格格的娇笑,一边享受着我的爱抚,一边伸手抓住了我下面的肉棒,也爱不释手的把玩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我实在憋得太久了吧?虽然今天晚上已经射过两次了,可被唐雪这么一阵把玩,我的肉棒竟然很快又恢复了活力。唐雪惊讶的感受到我下面的勃起和坚挺,转过头来看着我又惊又喜的道:「咦?你又行了?可以嘛,这么好的恢复能力,协会里的那些男人可没几个能跟你比的。」

  我一边抓揉着唐雪一只饱满的奶子,一边哼了一声道:「是吗?那你们这些女人岂不是很扫兴?大部分男人来一次就不行了,你们女人欲求不满了怎么办?」

  唐雪笑道:「倒也没那么严重,参加这种聚会,对自己能力信心不足的男人一般都会吃药的。你想呀,一屋子光溜溜的美女可以让你随便上,射一次就不行了那多遗憾啊?怎么样,也得想尽办法玩个痛快玩到过瘾嘛,你说对不对?」

  听着唐雪的话,我忍不住在脑子里幻想起那种淫乱聚会的画面:一屋子光溜溜的女人,到处都是乱晃的奶子和摇摆的肥臀。男人们挺着坚硬的鸡巴,追逐着别人的妻子。一把抱住后,肆无忌惮的用各种姿势玩弄摆布……

  想到这些,我下面的肉棒被刺激得更加的硬挺了。由此,我对这样的淫乱聚会更加有了参与加入的渴望。同时,又对组织这种聚会的那什么协会充满了好奇。

  于是又抓了两把怀里唐雪的奶子后,我忍不住问她道:「你确定我能加入你们那个协会么?这个协会到底是谁组织的?玩这种换妻游戏,会不会有危险存在?」

  唐雪格格笑了一声,一边动作很小的给我打着手枪,一边眯着眼睛看我道:「终于感到好奇想要参加了是吧?呵呵呵,我就知道你坚持不了多久的。不过在你没有正式加入协会之前,我不能透露太多的信息给你。这是协会的规定,我必须得遵守。我只能告诉你,这个协会是一对归国华侨夫妻组织起来的。他们夫妇在国外就参加过类似的换妻俱乐部,回国创业后,因为忘不了那种换妻游戏的刺激,就想办法发展了一对国内认识的夫妻朋友玩起了换妻性爱。本来这也只是两个家庭私下秘密的活动,没想到后来发展壮大了起来,参与的夫妻越来越多了。

  因为国内的环境相对保守,万一要是知道的人太多而泄露出去,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于是这对华侨夫妻为了不让游戏失控,最后害得大家声名扫地,就成立了一个协会进行约束管理。协会有很多规定,比如已经入会的成员,必须保守秘密,不能将协会的存在告诉任何不相关的人员。比如不得随便发展其他夫妻入会,要严格控制会员的人数。就算想要发展吸收一对新成员入会,会员们也不能擅自做主,必须上报协会管理处,由管理处人员对这对夫妻进行考察和研究,方能做出吸收与否的决定。」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又问道:「那我呢?我加入协会,也要这什么管理处的人来考察我吗?」

  唐雪笑道:「当然,事实上我跟你说这些就已经违反会规了。按照规定,在发展新成员入会之前,是不能让新成员事先知道有这么个协会的。因为万一这对夫妻其实是假冒的记者一类人物,过早的透露信息,会给协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和伤害。所以只有考察之后通过了,才能由协会管理人员出面和他们接触,征得他们同意后,就可以吸收他们入会。」

  我听了顿时奇道:「被发展的人员竟然事先都不知道?那你们怎么知道他们愿不愿意加入协会?万一考察通过了去通知他们,他们却拒绝了呢?」

  唐雪又笑道:「一般不会啦,这些被考察的夫妻,其实基本上都是协会中某一对会员在协会外玩过换妻游戏的人。他们已经有过换妻的经历,几乎不会拒绝我们的召唤,呵呵!」

  我哦了一声点点头,表示已经明白了。看来这个协会还是有很好的防范意识和措施的,这样一来,游戏的安全性也有了保证,只要没什么意外,就不会有曝光的危险存在。

  于是我接着问道:「那我也必须得接受协会的考察喽?对了,这个协会对新成员要有什么具体要求没有的?只要是安全可靠就可以了吗?」

  唐雪嘻嘻笑道:「当然不是,完全可靠只是最基本的条件之一。难道一对年老色衰的夫妻,我们也让他们加入吗?告诉你,我们协会,对吸收新成员可是有严格规定和要求的。比如说,新成员夫妻的年龄不能过大。一般来说,男人不能超过五十岁,女人不能超过四十五岁。这条规定也适用于已经入会的会员。一旦有会员超过了这条年龄的界限,那就必须自动退会,不能再参加我们的换妻游戏了。呵呵,其实早几年这条规定不是这样的,原先是男人不能超过四十五岁,女人不能超过四十岁。只是协会成立的时间太长了,原先老一批的会员好多都慢慢到了年龄的界限。他们舍不得离开协会,就闹起来要修改会规。后来经过全体会员的开会讨论,大家一致同意修改年龄的界限,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个五十岁和四十五岁的规定。」

  我听了立马皱着眉道:「五十岁和四十五岁?我的妈,这些人几乎都快赶上我爸妈的年龄了,和这些老头老太太做爱,那有什么乐趣可言?」

  唐雪顿时格格格的笑了起来,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不过你放心啦,协会当然还有其他的规定来保证大家的性趣。比如说,协会的会员必须得身体健康,没有大的毛病。你要是有心脏病高血压之类的疾病,那就想都不要想了。另外,在健康的基础上,还要求会员们必须相貌端正,体格正常。长得稍微丑一点的,或者什么大腹便便,肥胖如猪的人,是绝对不能成为会员的。总之不论哪位会员,都不能因为形体而影响大家的性趣。就算已经是会员了,将来哪一天身材走形到让大家接受不了的程度,就必须引咎退会,没有人情好讲的。」

  说着,唐雪伸另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肚子和胸膛道:「所以我们协会里的会员们,为了不那么丢人的退会,大家在平时都经常锻炼身体的。你就放心吧,协会里没有丑恶到让你不感兴趣的女人。就算是那些四十来岁的大妈,也都是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的人物。而且她们的技术最好,玩起来包准让你欲仙欲死,欲罢不能。就像我妈,你还不是一样对她很有兴趣的吗?是不是?」

  我听了脸孔不禁一阵发烫,不过都已经这样了,我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便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记得那天我看到你妈失态的时候,你当时应该不在的呀。」

  唐雪就吃吃的笑,那只摸我胸膛的手摸着摸着又滑到了我下面的肉棒上。和另一只手一起一上一下,爱抚起我整根勃起的鸡巴来。

  同时,她瞄了我一眼笑道:「我妈告诉我的,那天你来找我我都还没起床呢,当然看不到你的那副丑态了。可是当你走后,我妈却把我拉到一边,说要我不要跟你再有来往了。因为你这个人心术不正,不怀好意。我问为什么,她说她去开冰箱拿饮料准备招待你的时候,却在冰箱上面的镜子里发现你正在色咪咪的盯着她的屁股看。嘻嘻嘻,我知道那天我妈只穿了一条贴身的睡裤,那紧绷绷的大屁股对你来说一定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吧?我妈还说你都硬了,裤裆里鼓起了老大的一坨。这么小的孩子都已经这么色了,长大了那还得了?所以她坚决反对我跟你再有来往,免得我这女儿被你这个不怀好意的色狼给祸害了。」

  我的脸孔又是一阵阵的发烫,真没想到,那天我的那副丑态,却原来早就被唐雪母亲看在眼里了。但我的心里还是有一点不服气,忍不住道:「你妈凭什么这么说我?她自己要是个贞洁的女人,又怎么会被你老公,她的女婿给搞上床了?

  还跟你一起母女双飞呢,玩得这么豪放,她还好意思说我?」

  唐雪的表情却一下子黯然了下来,停下爱抚我鸡巴的双手,苦笑了一声道:「这个还真不能责怪我妈,至少在那之前,我妈还是守身如玉,没有给我爸之外的男人碰过的。都是我那个死鬼老公不好,她给我妈下药,还拍了一些照片威胁她,所以我妈才被迫让我老公玩弄的。」

  我啊了一声大感意外,忍不住惊道:「既然这样,那你怎么不阻止,反而……」

  唐雪苦笑着摇摇头,道:「那个时候我已经是个没有脸皮的女人了,自己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哪儿还有立场去阻止和反对呀?再说了,事情也没有这么简单,我……算了,说这些真没意思,还是不说了。」

  我看着一脸黯然的唐雪,忽然觉得我还是不了解这个女人。她到底是已经彻底堕落的淫娃荡妇呢?还是在淫荡的外表下,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苦衷?

  于是我轻声对她说道:「既然现在你老公已经死了,那你妈不就解脱了吗?

  为什么,你还要让你妈不能过正常的生活,反而又打算推给我继续玩弄呢?」

  唐雪忽然吃的一声又笑了起来,道:「太迟了。我爸去世了,你知道这段时间没有男人抚慰的我妈,是怎样才能熬过来的吗?说起来你都不相信,她竟然让我去情商店买按摩棒和假阳具,每天晚上自己安慰自己,一定要爽到好几次高潮才能睡得着。你说她都这样了,我能不给她再找一个男人来吗?」

  我又被惊得啊了一声,异常意外的道:「什么?你妈她……现在都变成这样了?」

  惊讶之后,我立马又感到了不对,又道:「对了,你妈她完全可以再婚嫁人的嘛,天下又不是没有男人了,干嘛一定要找我?何况刚才听你说了后,我知道你妈肯定对我没什么好印象吧?万一她不肯答应,岂不是很尴尬?」

  唐雪又开始吃吃的笑了起来,道:「拜托,我妈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你让她怎么再婚嫁人啊?就算可以再婚,一个五十岁的女人还能嫁给年轻小伙子吗?找个小老头结婚,那还不如不找呢。有几个五十岁以上的老头能够满足得了我妈那超强的性欲啊?万一被我妈索求无度弄垮了身体,我可不想再给家里人办一次丧事了。」

  我顿时一脸的黑线,哭笑不得对唐雪道:「没有那么严重吧?如果是这样,换了我也一样受不了啊!」

  唐雪嘻嘻一笑,冲我吐舌做了个鬼脸道:「我开玩笑的,稍稍说得有些夸张。

  不过我妈确实需要男人,而你正好是最佳的人选。我说过要补偿你的,你又刚好对我妈很有兴趣。把你们凑合在一起,难道不是一举两得,不,一举三得吗?」

  我听了只好无语,犹豫了一会儿后,我道:「我这边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你妈她……会同意吗?」

  唐雪沉吟了一下,道:「一开始当然不会这么容易的,我妈虽然是被调教过的人,但一个人总是要面子的。你是她的晚辈,要她接受你肯定会有心理障碍。

  不过我有办法,总之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啦,你就放心好了。」

  我呵呵讪笑了一声,觉得这件事不宜讨论得太多,以免唐雪以为我急切想操她的母亲。于是笑过之后,我马上转移话题道:「对了,刚才你说你们那协会对会员的年龄相貌体格有着严格的规定。那么其他方面呢?比如说收入的多少,身份的高低,职业的贵贱。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一般小市民想要加入,会有什么问题么?」

  唐雪嗯了一声道:「当然也会有规定,加入协会的会员每年是要缴纳一定数额的会费的。一般的普通家庭,肯定承受不了这样的一笔额外支出,所以严格来讲,没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夫妻,是玩不起这种游戏的。如果你没有我,就凭你现在的工资收入,就算你鸡巴再大,性能力再强,老婆再漂亮,协会也不会为你伸出橄榄枝。当然我就是这么打个比方而已,你听了不要生气。现在有我推荐你入会,协会自然不会对你要求得太多。因为我们是一体的,是以夫妻的名义共同加入。我的钱就是你的钱,所以这不存在什么问题。而你只要身家清白,身体健康,人长得还过得去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我懒洋洋的点点头,也不想去多问那个什么会费到底是多少数额。反正是唐
雪这个骚货自己离不开那个协会还想玩,我只是顺带着一起加入而已。

  不过听到她话里还有一句以夫妻的名义加入,我不由就升起了一丝疑惑,道:「你前面说加入协会的人要接受考察的,那我和你不是夫妻这件事,难道协会查不出来吗?」

  唐雪忽然像狐狸一样的笑起来了,用手捂着嘴嘻嘻的笑道:「当然查得出来,协会里的人谁不知道我老公刚刚死了呀?忘了告诉了,我们协会为了杜绝一些人用什么小三啊,二奶啊,甚至不相干的妓女来冒充老婆,假扮夫妻加入协会,所以对此有着硬性规定的。凡是会员的夫妻,其夫妻关系必须是真实的,领过证有效的,而且还得在生活中公开并结婚半年以上的才行。否则万一是假夫妻,就失去了换妻游戏的意义,你说是不是?」

  我听了不由得愣了,呆了半天才道:「那我们……不是真夫妻啊?这种事一查就会知道的,那我怎么加入你们的协会?」

  唐雪笑得更是狡黠了,忽闪着目光吃吃的笑道:「所以啊,为了能够让你考察通过,我们必须真正结婚才行。只有这样,你才能有这个资格不是?」

  这下我才明白过来,大吃一惊,所以就有了本章开头的那个场景!

  然后我看着笑得像个女恶魔一样的唐雪,忽然心生一种上了当的感觉。心想这女人不会是编了一套谎言来骗我的吧?国内哪有组织这么严密,规定这么严格的换妻协会存在?生活中玩换妻的人或许有,但这么多对夫妻能够凑在一起,大家又都志同道合,喜欢玩同一个游戏,这得多难啊?这唐雪,说不定是在拿我开涮呢。忽悠我稀里糊涂的跟她结了婚,然后就不用再当寡妇了吗?

  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还是不对。唐雪不想当寡妇,那可以随便找另外的男人呀,为毛非得来找我呢?像她这样年轻漂亮又有钱的女人,虽说刚死了老公,可照样可以吸引一大群男人来追求她呀?何必费这么大的心力来忽悠我,骗我跟她结婚呢?难道说,唐雪对我旧情难忘,所以老公死了就非我不嫁?不过这种事打死我都不相信的,要真如此,当年她也不会这么绝情,一脚把我踢开了呀!

  百思不得其解下,我终于开口问道:「唐雪,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说过是为了弥补你以前对我的伤害,所以才带我去玩换妻游戏的。可是现在你竟然要我跟你真结婚,不是在开玩笑吧?玩个游戏而已,有必要这么认真吗?」

  唐雪不笑了,看着我叹了口气,幽幽的对我说道:「跟我结婚怎么啦,就这么让你反感吗?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加入这个协会的人,必须得是真夫妻才行。

  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没办法了。你不要后悔哦,很多很多绝色美女就这样失之交臂了哦。」

  我……

  我竟然一下子无语说不出话来,只能闭上了我的嘴巴,唐雪滚动着眼珠看着我,忽然又小小声声的说了一句道:「还有我妈哦,紧绷绷的大屁股哦。你要是不跟我结婚,那也玩不到了哦。」

  我气得都笑了起来,用手指着唐雪道:「你!你居然还用这个来威胁我?」

  唐雪嘿嘿笑了一声,忽然扑进了我的怀里,两只手紧紧地抱着我,喃喃地叫着道:「张展,我真的是为了你才说这些的。想要加入协会没别的办法,只能和我先结婚才行。你……你要是以为我会就这样缠着你一辈子不放了,可以在婚前和我定个协议的嘛。协议上写明哪天你想离婚了,我就必须得放手,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离婚,这不就行了吗?」

  我听了一愣,心想这倒也是一个办法,假如唐雪真的是骗我的,那有这个协议在手,就不怕她和我纠缠不清了。

  只是……我又低头看了一下怀里的唐雪,又想她这么做到底图的什么呢?难道真是为了弥补她以前的过错,现在良心发现了,所以就真心诚意的来补偿我?

  这个女人,真是看不透啊!以前她对我这么绝情,现在怎么又变得这么好了呢?

  说实话,虽然我对唐雪忽然来找我的目的有疑心,又对那个所谓的换妻协会是不是存在而半信半疑。但在唐雪的描述下,我对参加这样的协会还是很感兴趣,甚至可以说渴望加入的。退一万步讲,哪怕这件事情真的是唐雪编出来忽悠我的,那她母亲的存在总是真实的吧?假如我和唐雪结婚,就可以品尝到我少年时代就为之冲动不已的女人,这一切就是值得的。何况现在夫妻离婚多简单呐,只要往民政局办个手续就行了。以后就算发现不对,我也不是摆脱不了唐雪对我的纠缠。

  总的来说,整件事说到底都不会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相反要是真的,我就可以有享不尽的艳福。人生有这样的一段经历,也算不白来世上一遭了。

  思想已经彻底堕落的我,为了得到这样的艳福,可以说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主意打定后,我就不再去东想西想,怀疑这个怀疑那个。伸出双手搂抱住了怀里的女人,我道:「好,我相信你,就跟你真的结婚。但你也要说到做到,那天我对这种游戏厌倦了,想离开了,你也不能阻止我,必须得毫无阻拦的放我走,怎么样?」

  唐雪猛然在我怀里抬起了头,满脸顿时都是情不自禁的狂喜。激动之下,她大声的叫道:「真的?你真的同意和我结婚了?」

  见我点头,唐雪喜不自禁直起了上身,一边小脸向我凑来想要吻我,一边喃喃地叫道:「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张展,我……我……」

  眼见她的嘴巴就要亲到了我的唇上,我急忙脑袋一偏避了开去。虽然我已经堕落了,但我始终认为吻是神圣的,是只有真心相爱的男女才可以做的事情。你说我虚伪也好,你说我有毛病也好,我都是这样认为!

  唐雪嘴巴亲了个空,再看到我这幅样子,聪明的她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她就不满的翘起了小嘴,鼻中哼哼有声的道:「不亲就不亲嘛,有什么了不起。

  不肯让我亲嘴巴,那我亲鸡巴总可以了吧?」

  说着,唐雪的身子一下子滑了下去,脑袋很快来到我的两条腿中间。头一低嘴一张,就把我那根已经软掉的肉棒吃到了嘴巴里,继而就吸吮吞吐了起来……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