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同事小说  »  女友的赎罪

女友的赎罪

情色小说-女友的赎罪

女友的赎罪

我早早就来到宿舍门口,想着截住她,看看她到底要怎么解释。至少,她骗了我吧明明说是回了宿舍,却从外面回来。然而我一敲门,却正传来了她的声音,稍微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她打开门,却又马上闪开到一边。原来她正在洗头发,手拢着头发,湿漉漉地。看来她是怕我一早来找她,所以提前回来了。这样看来,她满打满算也就睡了一个半小时吧。她现在低着头,我看不清她的样子,不过想必是十分疲倦的。

是啊,被三个以干她为目的而千里迢迢赶来的人玩弄了一夜,恐怕是连一点精力都不剩了吧

我问道:“你咋这么早就起了”

她的声音依然温柔,但是却分明有些沙哑:“因为你来了啊,我不得早点起来陪你啊。”

听到她的声音,我竟一下心软下来。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竟是这样心软,一下子就给她找出一堆的借口。她如果要是不爱我,又何必掩饰呢。如果她爱得是别人,我这样骚扰她不也正是完美的分手理由么

她不想和我分手,她或许确实在乎我。一个爱睡懒觉的姑娘,却能从疲惫里爬起来,赶回来,只怕被我拆穿。那我还真的要拆穿她么我是不是该再等等

我不知道。

她明明是在撒谎。她说自己是刚起,可是她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身上穿着的还是昨天的那件衣服,只是变得有些不整洁了。只有鞋子换了,穿着拖鞋。

高跟鞋被甩在地板上,明显进屋的时候都有些着急,都没有把鞋放在该放的地方。

我发现自己脱离了那种不清醒的痴恋中的状态,果然变得敏锐了许多。很多细节都不会放过了。现在回想起来,她那天接我电话的时候,也是在做爱吧。肯定是几个男人为了玩弄她,才接通了电话。所以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才半天没有说话。背景里悉悉索索的声音,仔细想来,还有肉体碰撞的声音吧。

说道敏锐,我突然注意到了另一件事情。她的丝袜呢

屋子里很整洁,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纳东西,但是丝袜就是不见了。看来是丢在酒店了吧。也是,经过一晚上的操弄,丝袜还能完好的可能性也是不大。

我看到了在桌子上放着的手机。好像趁着她洗头的时候,就赶紧拿起来看看。

我其实早就记住了她的开机密码。但是出于尊重,我从来没有翻过她手机,甚至连碰都没有碰过。

正当我忍不住要伸手去拿手机的时候,她拢着头发起来:“亲爱的,你背过去。”

“为啥啊”

“我要换衣服。”

“啊我以为你要穿这身呢难道昨天你没换么”

女友表情显然有些不自然,没换衣服的背后,当然是她夜不归宿的事实。但她还是撒谎圆了过去:“昨天喝酒了,回来好困,我都没功夫换的说。”

“那你换啊,怕我看么”

“我还要换内裤嘛”

“换内裤那为啥要我躲。”

“不好意思。”

“不行,我要看。”

“哎呀,你躲过去嘛。”

我好想说你都让别人操了,我连看一眼都不行,但是还是忍住了,默默转了过去。但是很快,我就偷偷回过头来。

这一眼,正看到她脱下裙子。我才知道她为什么非让我转过去。原来她根本没有穿内裤。她的美臀,正暴露在我眼前,臀部几块淤青分外显眼,让我心头一阵阵绞痛。那些淤青,无疑都是昨晚激情留下的印记。

可能,内裤也拉在酒店了吧。

她脱下裙子,抬起身来,我赶紧回过头,躲过她的视线。不一会儿,她换完了衣服。性感的短衬衫和超短裙被撤下,换上一身我惯见的运动裤和t恤,仍然是清纯模样。她可能是害怕自己身上有味道吧,换好了衣服才依偎到我身边。我们这才开始交谈。但我难免心不在焉。因为她身上,其实依然弥漫着精液的味道。

她只是自己闻不到了,但是在我这里,显得格外刺鼻。

尤其是这气味和她努力做出的和往昔一样的亲密姿态、甜蜜声音相杂陈,让我无法甩开整个骗局对自己的伤害。似乎往日均是环境。她的一颦一笑,背景里都是男人们硕大的阳物,和喷洒的精液。尤甚者,是他们暗中的嘲笑,和胜利者得意的表情。

她似乎在补偿我一样,主动亲吻我,双臂环绕在我肩头。随着身体逐渐接触起来,我的心又不禁软化一些。我还是想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沦落到这一步的。也许我只是一个后来者,但是我毕竟占据了她的心吧。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绞尽心机来蒙骗我,生怕露出马脚。

她是爱我的吧我既不算太富有,也不算太英俊,没有理由,她会垂涎我拥有的其他东西。也许她只是爱我,但是无法拒绝过去的肉体关系。可是这一切究竟缘起何处。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也许,她只是被胁迫也许她有什么短处落在这帮人手里,不得不就范我心里充满了各种猜测。

我努力甩开这些想法,努力亲吻着她,尽量在她身上寻索我最熟悉的味道,躲开那些刺鼻的精液味儿。不过真的所剩无几,一夜的喷射让她本来的味道几乎绝迹,只在脖颈间能闻到一丝丝。所以我便贪婪地闻着那里,然后上下其手。她的肉体仍然娇嫩,就好像少女一般,让我的性欲迅速从猜疑和失望中起来,霸占了思想的高地。一个念头冒了上来:我要上她,要干她,要证明我一样可以让她快乐。至少,我需要机会来证明。

但是当我把手伸向她下体的时候,她还是惊慌地推开了:“不要,葛斐不要。”

我还想继续,但她竟然忽然充满力量,硬是拗开了:“求你了,宝贝,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可以”我有点着急了。

她抚摸着我的脸:“早晚,我一定是你的人。”

听到她这句话,我一下子哑然了。我的身体忽然就软了下来,一种疑惑而疲惫的感觉包满我的身体。我就这么抱住她:“累了吧,我也没睡够,我们睡一会儿吧。”

“恩。”

她闭上眼睛,好像放下心来,身体也松了下来。我这才想起,这竟然是我们头一次在一起睡。我抱住她,心想就这样吧,今天不追究了,反正还有时间。不论如何,我要一个真相。现在,可能不是最好的时机。

她很快睡着了。我也是一夜无眠,放松下来很快陷入睡眠。我什么都没有梦到,只是睡着了。她就像一块特殊的磁石,正好对我有效。即便我愤怒,即便我嫉妒,也竟然无法摆脱她,就这样没出息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醒了过来,我也被她惊醒。只见她惊慌地起来:“坏了今天我还有一节课,差点忘记了”

她看了一下表:“已经八点半了坏了我都迟到五分钟了”

她手忙脚乱,穿上鞋子就跑了出去。徒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头还一阵阵发懵。

她把手机拉下了。

手机就放在那里,好像一个潘多拉魔盒。吸引着我。我知道,我是一定会拿起来看的。但是我却在那里迟疑着,过了十分钟,才缓缓拿起手机。

我输入密码,划开手机,顿时看到了微信图标上赫然的提示数字。24条信息,肯定没有一条是我的。

我翻开一看,是一个他们四个人的群。我拖到最上面,发现之前的聊天已经被删除了。第一条应该是我来了之后发的。

刘景峰:回去了么

孙戈:小婊子不说话了。

何大雷:哈哈哈,可能是脱力了,也有可能是正在洗小逼。

孙戈:确实被干脱力了。

刘景峰:估计他男朋友回去了。

孙戈:哈哈,给人戴绿帽子真爽。

何大雷:小心周洁下次不带你玩。

孙戈:不可能,她说了最喜欢我的,弯弯的正好顶到酥酥的地方。

何大雷:傻逼。

刘景峰:周洁明明最喜欢我,要不你们怎么能尝到甜头。

孙戈:那是要感谢刘哥。

刘景峰:你看每次她都让我先插。

何大雷:好了好了,别吹比了。

孙戈:你说咱们发得会不会让她男朋友看到啊。

刘景峰:不会的,她上锁了。

何大雷:看到才有意思笑笑孙戈:可以叫上他一起刘景峰:小几把不带。

孙戈:死胖子你拍的视频呢

何大雷:这儿呢。

下面是他发得五个视频。

刘景峰:哈哈,刺激,拿回去还可以撸。

孙戈:赞赞赞何大雷:不说了,我先睡会儿,你们俩可以对着视频再搞个基。

刘景峰:过来一起啊。

何大雷:滚聊天内容没有了。看到这里,我手已是一阵阵颤抖。我分不清是什么样的感觉。痛楚气愤但是不得不说,有一些刺激。一种即使是最清晰的影像,也无法替代的刺激。但是我知道,我想要这种刺激。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点开那几个视频,而是把它们转发到了我的聊天内容,把手机放回了原处。我知道,女友回来,一定会发现我已经看过了。

我点开对话框的瞬间,就等于摊牌。不要再留在这里了,暂时我没有办法面对她。也不想当面听她撒谎。

又或许是,我无法面对她纠结的模样,也无法面对,凌乱的在她面前丧失了尊严的自己。

第一个视频打开,周洁似乎已经经过了一番云雨,正喘息着。而孙戈正努力拉开她的双腿,刘景峰正将鸡巴对准她的小穴。我暂停下来,看着不算太清晰的画面,注视着她的私处。那就是周洁的私处,我朝思梦想的私处。她阴毛不多,阴道口也显得很粉嫩,只是周围的肌肤已经被情欲渲染地发红,才让这画面倍显淫荡。

如果不是这样的场景,这该是多么唯美的私处啊。我心里一阵发酸,这才再次点开了播放。

“啊真他妈紧”刘景峰扶着周洁的屁股,挺腰便把肉棒全根没入。

“啊好胀刘哥轻点受不了啦”周洁轻轻挣扎了一下,但可以分辨出声音已不属於我,而只是为在猛烈刺入中的呻吟做一个优雅的铺垫。

“干死你骚货真他妈紧我操”明明今天已经干了好几次,刘景峰却好像禁欲已久一样,死命地扳开周洁的双腿,狂抽猛插的狠狠干着周洁。

孙戈笑着说:“不行啊胖子,你看你干完了还是很紧。”

拿着手机拍摄的何大雷骂道:“胡说八道,我早撑开了,周洁就是照顾你们面子而已。是不是周洁”

周洁捂住脸:“不要问我,不要问我啊啊啊啊不要”

似乎要证明自己的强力,刘景峰愈发使劲摇摆起自己的下体,奋力撞击。

“嗯好猛刘哥好爽我不行了好美”在大刘的抽插中,周洁的情欲得到解放,上半身仿佛无法按捺一样扭动起来,头埋到孙戈怀里,手紧紧抓住他肩膀。

大刘的双手伸到周洁胸前,用力地抓捏着她的胸部,狠狠地说着:“骚货还去见男朋友,后不后悔,后不后悔被少干了几小时我干死你”

“求求你别说了啊啊大鸡巴快点操我好深要到了啊”周洁的屁股肌肉开始收缩,叫声也高亢起来。没想到她竟然说出如此淫荡的话语,而且双手也一个劲抚摸孙戈的胸口,似乎还要刺激他,让他也加入战斗。

“小婊子真会叫,哈哈,要不是想听你叫,我早把鸡巴放你嘴里了。”孙戈撸着自己的鸡巴说道。

“你不放我放。”何大雷忽然把鸡巴凑过去,扳过周洁的头就往她嘴里插。

周洁也十分顺从,马上张口含住了他已经怒张的阳具,一边舔舐一边发出恩恩的声音。

“呜呜呜恩恩恩”她的声音淹没在肉体撞击的背景音和孙戈一阵叫悔不迭的抱怨声中。两个人开始争夺抽插周洁小口的位置,第一段视频就此结束。

我的阳具也早已饱涨起来。我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一时忘记了心中羞愤,而是不由自主地淹没在了眼前的情欲世界里。这是我熟悉的周洁么她简直比我看过最淫荡的女友还要诱人,还有让人兴奋。我脱下裤子,终于无可抑制地开始撸动鸡巴,点开了第二段视频。

第二段视频起初的视角还摇摆着,似乎在努力摆正部位,孙戈喊着:“快拍快拍,流出来了”

手机对准周洁的私处,那里早已经由第一段视频中的私密花园,变成了一边荒芜之地。体液闪着光亮涂满她的下体,白浆尚未褪色铺开在会阴处。而她的一阵阵疲惫的喘息,是让人无法控制荷尔蒙的暴涨、膨胀。

之间一股精液正从操得闭不上的小穴口中溢出,又浓又稠,远非我平时所射出的样子,像是一团浆糊,而且量也多得多。似乎是混合了好几个人的精液,之前都被封死在闸门里,觅得喘息,方才释放如斯。

“我操好有肉便器的感觉”何大雷大声叫好。

孙戈笑着说:“主要是我这一发射的多啊,哈哈哈。我今天一直憋着没射你敢想”

“好好,这个镜头感觉太好了。”刘景峰也赞叹道。

浓稠的精液渐渐流出来,堆在床单上。而何大雷竟然还又猥琐地把精液用手指揩着,往她阴道口塞去:“让再里面再呆会儿,哈哈哈。”

孙戈晃着刚软的鸡巴,喊道:“来,周洁,再帮我舔舔,舔硬了再让你爽一发。”

“对啊,是不是还想要”何大雷把已经虚脱的周洁浮起来,“说,是不是”

周洁眼神迷离,满脸通红,头发乱糟糟的。她身上明显已经没有力气了,一边扶着床起来,一边缓缓点头:“好舒服刚刚才高完”

“我操,你高潮了五分钟”

周洁微微一笑,疲惫地点了点头。

“那想爽还不快点”孙戈把鸡巴凑在她嘴边。

周洁抬眼看了一眼镜头,随即便张开小口含着孙戈的鸡巴开始吸吮。而两只手也很快被何大雷、刘景峰两个人利用起来。她也十分熟练,一边套弄,一边还不忘去抚摸她们的囊袋。举手投足间,仍是无比渴望三个人的鸡巴赶紧硬起来,尽快开始下一轮抽插我看得早已是热血沸腾,鸡巴鼓胀的样子让我自己也惊讶。即使是最情欲难耐的时候,我的阳具也没有如此雄伟的姿态,现在却被荷尔蒙充满,看起来有十四公分长。我一边撸着,一边赶紧点开剩下的几个视频,似乎痛苦早已经被淹没了。

第三个视频是孙戈和刘景峰分别插着周洁的小口和小穴,前后夹击。而何大雷则是让周洁帮她手淫。第四个则是孙戈一个人侧位干着周洁,同时用手指抠着她的肛门。而刘景峰则用按摩棒攻击她的阴蒂,周洁像疯了一样叫喊,想要扭动身体却被孙戈的阳具固定着,只能被按摩棒弄得潮水四溅。第五个则是她已经虚脱了,孙戈和刘景峰休息着,何大雷却依然不放过她,用手指和按摩棒,让她潮吹了一次我射了,精液射出好远,几乎就射到了房间的门口。随着视频结束,我也躺在床上,脑袋嗡嗡作响。这时我才想起翻开微信记录。

如果说刚才我已经被飞到了情欲的天空之上,那么这条信息则瞬间把我拉回了平地。

是周洁的信息。

周洁:你都知道了

我叹了口气,从高潮的幻梦中醒来,忽然感觉痛楚爬满了身体,胸口一阵阵发酸,几乎要哭出声来。我捂着自己的眼睛,鼻酸冲击着泪囊,手也颤抖着。

这样赤裸着下体的我,是多么羞耻啊。

我几乎是像帕金森病人一样,抖着,啜泣着,发出了这条信息:恩。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