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本天成】(十四)作者:xxin

情色小说-【奴本天成】(十四)作者:xxin

字数:4872

               (十四)

  连续几天早上都是被小鸟的鸣声吵醒的了,不愧是生活在大森林里,每天早上简直吵得头晕。

  蜷曲的身体有些发酸,下意识地想伸个懒腰,脚蹬在了笼壁上,然后就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身前是一具白皙的女体,迷糊着双眼,脖间的小巧粉色项圈被一截链子系在了犬笼上,腰间裹着一床薄毯,浑圆的双腿之间,探出一截茸茸的白色犬尾。冲着她嫣然一笑,感觉她好美哟,完全是梦想中的模样。

  来安迪这之后,我只在床上睡了一夜,第二天就缠着安迪把丢在储藏室的大型犬笼搬到了我的房间里。老实说,犬笼睡着并不太舒服,身体一直折着醒来会酸疼,但是架不住喜欢啊。其实女孩子有几个爱好不是折腾自己呢,睡笼子和穿高跟鞋也没什么区别吧。

  犬笼睡着什么感觉呢?很简单,安心啊!忘了什么科学家说过的了,孩子喜欢被包裹起来睡,因为这样会让他有安全感,我这也差不多吧。听说有一些M喜欢把自己捆起来睡,应该都是一个道理呢。这几天运动量比较大,所以睡得很好,连梦都很少。本来以为后庭的胀满会阻碍睡眠的,可是躺下没一会就安然入睡了。看来我已经挺适应现在的状态的了,前几个月在网上看着还羡慕呢,就像做梦一样都实现了呀!

  解下系在笼子上的狗链,打开笼门,爬了出来。先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身上还戴着贞操带,下身要安迪解下后才能清洁了。不过这两天似乎适应了点,不像头几天难受得要发疯。

  梳洗完毕后,我爬出静悄悄的别墅,来到房前的草坪上。外面已经很亮了,蓝水晶似的天空上,月亮只剩下黯淡的白,像一张陈旧的窗纸。风微带着一丝寒意,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新鲜气味,枝头小鸟的清脆鸣唱此起彼伏。

  做完半小时的瑜伽练习,回到房间,准备好简单的早餐,安迪还没有起床。
  从平常的聊天中判断,安迪是某个公司的高管,每天只上半天班,不过周六也不能休息。平常早上都是匆匆用完早餐就走,看来今天是要睡个舒舒服服的早觉了。

  来到安迪的卧室,轻轻缩了缩身子,这空调开得忒冷。安迪身上盖了条薄毯,睡的正熟。啧!主人真是好色,居然毯子被顶起一块。

  轻手轻脚的爬上床,从毛毯下边钻了进去,里面好暖和啊!伏下身,用牙齿褪下主人的内裤,红唇温柔地吻上主人的圣物。柔软的舌贴着龟头旋转一周,再卷起舌尖,清洁马眼的周边。慢慢地清洁到阳具的根部,折而向下,双唇裹吸住主人的阴袋,将两个睾丸一一含吮。虽然不是第一次了,奴的脸上还在微微发烧,怀着圣洁的虔诚服侍着主人的圣物、女性的主宰。

  主人的阳具很美,虽然这话说出来怪怪的,我还是这么觉得。它勃起的时候很直,非常直,长短和粗细的比例一定符合着某种黄金规则,充满了力度和美感。第一次看到它,我觉得就像看着米开朗琪罗的大卫雕塑,有顶礼膜拜的冲动。
  这不是性欲的冲动,而是真真切切的美。世界的美,难道有美过人体的么?健康的男性和女性身体,就是那美的极致。而这男性的象征,汇集了全部的阳刚之美啊。

  在奴唇舌的挑逗下,主人本已晨勃的巨物又涨大了一圈。抬起眼,发现安迪已经睁开了眼睛。羞涩的笑了一下,低头尽力张开口唇,慢慢地含了下去。安迪是一个爱洁净的男人,体味很好闻。床褥清新的棉布气味中,一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让奴深深的陶醉。吃力地压低螓首,再缓慢抬起,小心地避开牙齿,笨拙地让主人巨大的凶器在我的口腔中做着活塞运动。

  安迪亲切的拍了拍我的头,示意我继续,拖过一台笔记本忙他的事去了。
  在床上给主人早安咬比起跪着吹喇叭更困难一点,头太低,血有点往脑子冲,而且口水总是要往外流。趴在主人的两腿间奋战许久,累了就换个姿势,下颌与脖子早已酸痛不堪,可是大怪兽还是一点疲惫的样子也没有。我有点生气了,轻轻的用牙齿咬了一口,抬起头愤愤然地看着安迪。

  安迪放下笔记本,看着我笑了笑,轻轻地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我鼓着嘴(也没法不鼓),鼻子里哼了一声作为回答。当安迪抓住我的头发,用力往下一压,我才后悔的呜呜叫了起来。龟头瞬间冲破了狭窄的咽部,坚硬的阳具像一把巨大的楔子把口腔和喉管串钉在一起。就在我拼命摇头试图求饶时,阳具猛地抽出,再凶狠地贯入,像打桩机一样每一下都夯入了食道深处。

  白沫从我的口腔和鼻腔涌出,我只能一边痛苦地咳呛,一边尽全力配合着安迪的抽插,抑制胃部的呕吐反射。前几次口交经历和深喉训练让我知道,无论如何不能让呕吐物呛入气管,那种非人的折磨再也不想尝试了。

  幸好安迪很快也到达了他的顶点,这次他没有选择口爆,而是抽出阳具对准我的面孔来了一次颜射。热烫的精液瞬间布满我的前额,糊住了一只眼睛,然后缓缓流下。我忍受着口鼻的不适,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心里却感到无比雀跃。这是我和主人的一次精彩配合,我仿佛感到我的心和主人的心紧贴在一起,默契的共同跳动。伸出舌头舔舐着面上的精液,品味其中淡淡的腥咸,这是主人的味道!

  安迪的早餐是三明治和咖啡,我则一如既往地趴在主人脚边舔舐着一碟泡着面包屑的牛奶。安迪今天的心情似乎也很好,看着我的目光中透着宠溺。偶尔他也会弯下腰来喂我一口三明治,亲昵的举动让我非常开心,撒娇地舔一下他的手指,然后轻巧地衔过食物。

  吃完早餐,重新清洁过身体,我本以为安迪会带我到草坪上嬉戏一阵,他却示意我穿好衣服跟他出门。

  换上一件嫩黄色花纹的无袖T恤,配上白色短裙和休闲凉鞋,粉色的项圈就大大方方戴在了脖子上。这是夏天,想遮住也不容易了。再说跟着主人出门,也该宣示一下自己的身份啊。

  跟在安迪后面,出门后我们向小区深处走去。转过一片树林,前面出现了一弯狭长的湖泊,再走几步,一道高墙拦住了去路,小门边挂着一个牌子「欢乐谷社区健身休闲俱乐部」。我每次游泳就是在这里。安迪掏出一张卡片刷过,带着我在俱乐部内绕了两绕。再出门时,我已经惊愕地止住了脚步。

  这里还是在湖边,几株高大的乔木下是一片绿茵茵的宽阔草地,四周环绕着浓密的森林。草地上分布着一些长椅,几位衣冠楚楚的男士三三两两的闲坐交谈,他们的身边,就像我看过的日本AV一样,几只皮肤白皙、四肢修长的美女牝犬在草地上嬉戏着。看着眼前如真如幻的场景,我感觉一阵眩晕,「啊——呃——」了两声说不出话来。

  「蓝蓝!这是给你准备的惊喜哟!怎么样?」安迪拍了拍我的肩膀,牵着我的手向前走去。

  我猛然一惊,畏缩在安迪的身后,浑浑噩噩地挪动着步子。大脑完全当机了,什么也想不起,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在拍电影吗?怎么可能?是在做梦吗?这是幻觉?魔术?

  「Hi!安迪!」偏过头,一个中年男人站起身,朝我们招着手。

  「Hi,Fred!」安迪带我走了过去。这是个顶着地中海发型的胖子,中等个头,一脸的肉褶子,笑起来跟弥勒佛似的。

  「来来,坐!几天不见,又换了个奴?还是老弟厉害呀。这个挺嫩的啊,头次带出来?」被他一双小眼睛色眯眯地上下打量,我浑身都不自在。

  「Jean回国了,莫的奴,让我带几天。」

  「喔。莫疯子不是不肯收奴的吗?……」

  安迪自顾自聊天去了,剩下我站在那走也不是,坐也不是。

  脚尖一凉,木然地低头,原来有一只牝犬爬到了我的面前,调皮地伸出舌头来舔我的脚趾。

  「啊!」我吓了一跳,像被毒蛇咬了一口一样跳了开去。

  牝犬坐在草地上,抬起头,笑盈盈地看着我,脸上带着一丝恶作剧得逞的得意。

  我直直的盯着她,心里只想着一件事——她好美哟!姣好的身材,完美的曲线,浑圆的双乳,俏皮的双马尾打着旋儿,脸上灿烂的微笑仿佛遮住了太阳的光芒。盯了半响,突然回过神来:

  「啊!你……姐姐……」

  「认出来啦?我也还认得你哟,小妹妹!」

  「你……你不是……」

  「是啊,不过,那只是我的兼职。我的正式工作是……」她蹲站起来,两手可爱的握在胸前,「汪汪!」

  「啊!」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觉得很不礼貌,干脆弯腰蹲了下来,「姐姐……这儿?……」一时居然找不出词来。

  「喜欢这里吗?」

  「啊……这儿……怎么回事?」

  「怎么了?不对吗?」

  「姐姐……这……不违法吗?」

  「那是主人们操心的事啦!」姐姐说到这,瞥了安迪和那个男人一眼,他们聊得正欢。

  「嘻嘻,带姐姐去散个步好吗?」姐姐取过一根犬绳,扣在自己的项圈上,另一头塞到了我的手里。

  「啊?……」我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我可从来没有想到过会被分配这样的工作,感觉世界观都被颠倒了。

  「Daddy!我跟小妹妹去玩一会!」

  那个男人朝后摆了摆手,头都没回。

  「走吧!」姐姐当先爬了出去。

  我抓着牵引绳像握着一根火炭,可是丢掉又不知道是不是不礼貌。想站起来又觉得别扭,想趴下又没有胆子。最后还是站了起来,被这条美丽的牝犬拉着向前走去。她光滑的脊背、高翘的丰臀、甚至股间旖旎的风光就在我的眼前晃啊晃。不知为什么,光着身子的她倒是大大方方的,反而是衣着整齐的我,羞得面红耳赤,低着头不敢看人。

  到了草地边缘,姐姐回头看着我扭扭捏捏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也只能讪讪地傻笑着。我们坐了下来,身边是一个花圃,她顺手掐了一根柔软的花枝在手上摇动着,小白花儿像编钟似的一溜垂了下来。

  「你知道同性恋酒吧吗?」

  「哦,知道,没见过。」

  「呐,道理都是一样的。」

  我晕了半响才反映过了她说的什么意思:「你是说……这里都是……天!」
  「有需求就有市场喽!」

  她编好了一枝花环,戴在了我的头上,伸手又掐了一枝。而我今天一直就没有缓过神来,低着头无意识地揪着草根。

  「看你穿着衣服一副不自在的样子,要不要像姐姐这样?」她笑吟吟地伸出一根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

  「不不!不要!」我紧张地向后一缩,手护住了胸前。

  姐姐恶作剧得逞,开心地笑了起来。

  「躲得了今天,下次也要被安迪光溜溜地牵过来的。你来的那天,戴的项圈可就被我们发现了,她们还打赌你哪天被牵出来散步呢。」

  「……会被看到的……害怕……」我羞红了脸蛋。

  「放心吧,这里很安全的,不会有外人来。」

  说着话我慢慢平静下来,和姐姐贴着脑袋说悄悄话。既然是姐妹那就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我对这儿好奇着呢。

  又过了一会儿,姐姐的主人喊了一嗓子:「肉肉,过来!」

  尽管已经知道了姐姐的名字,乍一听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她主人真有才,这名字好——有创意!

  肉肉白了我一眼:「走,他们聊的差不多了。」

  肉肉在前面爬呀爬,果然,圆圆的屁股上挺有肉的。到了跟前,她也没等主人吩咐,就钻到了男人的胯间,牙齿熟练地拉开了拉链。

  我红着脸窘迫地站在一边,手背在背后无所适从。安迪仰枕着双手,扭过脸来,捉狭地冲我咧嘴笑了起来,仿佛在说:「蓝蓝,你给主人丢面子喽!」
  男人额头的肥肉上已经沁出细细的一层汗珠,还在那说得眉飞色舞:「这个水库呢,一直废着,当年我们七个人,我是第一个相中……」

  又聊了一会,男人牵着他的女犬告辞,遛遛哒哒走回去了。草地上只剩远处两个人在玩飞盘,两只女犬在中间来回追逐,旁边卧着一只金毛在看热闹。
  「安迪……」我有些不安,不知道今天有没有让主人不开心。

  「还是放不开?」安迪倒是笑吟吟的。

  「嗯。」

  「没事,第一次本来就是带你来熟悉一下。」

  言下之意就是下次就要动真格的了呗!其实这会人少,我已经放松下来,心里倒有些跃跃欲试了。但是主人已经放过了这个话题,自己主动提总还是有些羞臊的。

  「安迪,这里不怕会有警察……」我还是对刚才的话题有着执着的兴趣。
  「你怎么知道刚才那个不是警察局长?」

  「?%……&!」

  「骗你的!官老爷们只会金屋藏娇,住在这儿目标太大。」

  「…………」脑子更糊涂了。

  「想不明白就不要费这脑子了,小傻瓜。走吧,这会有些晒了。」

  「噢!」安迪和爷都不是第一次骂我笨了,我也觉得我挺笨的。算了,做母狗笨点没关系,有主人呢!

  一根牵引绳套在了我的项圈扣环上,我疑惑地看着安迪。

  「进这里的奴不能站着出去,这是规矩。」

  「……好吧!」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上一篇:艺术品 下一篇:淫虐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