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04)【作者:jay2332】

情色小说-【网】(04)【作者:jay2332】

字数:66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在刘天眼中,张雨涵是一个有性格,有主见的人,如果自己喜欢的,那么肯定会去尝试下,所以对于让刘天跟她来一次用脚肏屄这种事情,一直是念念不忘,虽然刘天很想体验这种让男人血脉膨胀的事情,可是苦于双方的时间不凑巧。
  继上次认识张雨涵他们为止,时间已经过去了两点,这两天里,张雨涵每晚都会在微信上挑逗刘天,刘天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狠狠肏她,可是也只有干着急。白天想约其出来,对方又又有其他事情。这很让刘天无奈,毕竟对方跟自己非亲非故,自己也没有什么王霸之气,并不能让对方对自己言听计从,所以每次都是心理恨的不得了。

  这一日,刘天下午没课,便和室友在寝室里打游戏,放在电脑边上的手机收到一条消息,刘天这时正在激烈的攻防中,一时没有注意。待打完游戏之后,才发现是张雨涵发来的,上面只有三个字「实验楼」

  刘天也不管对方什么事儿,这种难得的机会,可不能让刘天错过,拿了件外衣披上,飞也是的冲出宿舍,直奔实验楼而去。来到实验楼,估摸着张雨涵是学护理专业的,便找到四楼所在的护理室,这是供护理专业实习医用器具的地方。
  刘天一路寻找,找到了一间室内开着灯的房间,房门虚掩着,轻轻推开门进去,就看到很多穿着护士服的女孩二三成群的在一起,手里拿着针筒,应该是在练习找血管注射。

  室内的女孩看着推门而入的刘天,都纷纷放下手中的东西,疑惑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还不待人发问,在角落里的张雨涵便举起双手,示意刘天到这里来。
  众人见这是张雨涵的朋友,也回头做自己的事情。

  刘天来到张雨涵身边,看到何琳也在,便问道「什么事啊?」

  张雨涵嘻嘻一笑,语带调笑的说道「让你来享受啊」

  刘天听张雨涵这么一说,然后向四周看看,然后苦着脸道「不会是给我打针吧?」

  「bingo,答对了,两个大美女服侍你,你还不高兴啊」

  一旁听着两人说话的何琳,听张雨涵这么一说,也是捂着嘴浅声低笑起来。
  刘天看着二人的神情,知道自己送上门来之前,先问问情况多好,现在自己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这时何琳向着一脸苦相的刘天说道「涵涵的护理实践没过,教授说下个星期必须过,不然得重修,所以找你过来给她练练手。」

  何琳已经这么说了,如果刘天再拒绝就不够男人了。然后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一般,吧自己的外套一脱,撸起袖子,直愣愣的放在两女的面前。

  两女被刘天的样子逗的哈哈大笑起来,何琳带着笑意说道「刘天,你就陪涵涵好好练习,我有事先走了。」

  说完,在张雨涵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便提着包离开了教室。见何琳关上门离开后,张雨涵对着刘天神秘一笑,眉角含春,一副欲求不满的骚浪模样,低声说道「跟我来」,说完,便拿起东西向外走去。

  刘天跟着张雨涵来到另一间房间,打开房门,房间里只有一张病床,周围全是都是仪器设备,刘天疑惑道「这房间做什么的」

  张雨涵待刘天进入房价后,反手关上门道「妇科检查室」

  「妇科的,你带我来着干嘛。」

  「肯定是打针,小琳不是跟你说了吗?」

  刘天看着走向病床的张雨涵,跟着过去,拍着床上的垫子嘿嘿淫笑说道「是我给你打针吧?」

  张雨涵瞟了刘天一眼,拿出盒子里的一次性针筒,看着刘天「快躺下,我真要练习。」

  刘天眼见张雨涵一副严肃的样子,跟刚才叫自己过来那副含春带笑的模样判若两人,在分不清她的意图之前,刘天只得乖乖的躺在床上,将自己的手臂亮出来。

  张雨涵拿了个卫生棉沾了点酒精,便在自己的静脉血管处仔细寻找起来,刘天看着张雨涵右手拿着冒着寒芒的注射针,心里说不出的紧张,要是一次扎対了还好,要是扎错了,那还不得继续让这个女人给自己补上。

  大家都意淫说护士怎么怎么爽,怎么怎么好看,干着里心理成就多么多么大。
  可是让护士给你打针的时候,还是让刘天惧怕不已,而且是一个拿你做练习的护士,要是一直没找到血管,自己手背上被扎个几针,那才是命苦啊。

  刘天在胡思乱想之际,突然手背上传来刺痛,低头望去,张雨涵已经将针头扎进了手背。可是很快的又抽了出来,张雨涵面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扎错了」

  刘天无奈,只得安慰勉励其再接再厉云云,待刘天手背上被扎空了几针后,张雨涵终于找对了血管位置。刘天也是如释重负,心想自己的小白鼠历程终于结束了。可是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手背又被扎了一下,刘天佯装生气的说道「不是已经找对了,怎么还在扎?」

  张雨涵似是委屈的瘪了瘪嘴,满含歉意的说道「我只是想多练习几次嘛」
  刘天只有心里哀叹自己的悲哀命运,嘴里却是大度的的说道「没事,两次都找对了,可以收工了」

  张雨涵听刘天这么一说,委屈的神色瞬间转变,语带骚浪的说道「刚才我给你打针,现在该你给我打针了」说完还眨着眼睛期待的看着刘天。

  刘天被张雨涵的话弄的是浴火高涨,看着那副淫浪的样子,恨不得立刻将鸡巴狠狠插入她的身体中,可是如果自己就这么简单的惩罚她,那么前面的针不是白挨了么?环视四周的环境和一身护士服的张雨涵,不禁联想到一部动漫里的画面,嘴里淫邪的笑道「刚才你是医生,现在该我当医生了。」

  张雨涵知道刘天想做什么,很配合的说道「刘医生,你要做什么?」

  刘天跳下床,拿了件旁边的白大褂披上,语带严肃的说道「昨天,你不是跟我说你身上不舒服吗」

  张雨涵听刘天这么一说,也作出一副回忆的样子,恍然道「想起了,昨天我感觉自己胸部很疼,里面有硬硬的东西,好怕啊」说完,便作出一副受惊的样子。
  刘天见张雨涵如此配合自己,而且演的很是到位,也强压住冲上去的冲动,稳定心神说道「既然这样,你现在把衣服脱掉,我给你诊断一下」

  「在这里吗,能不能换个女医生啊」

  刘天佯装生气道「病不忌医,快点,后面还有人呢」

  张雨涵仿佛是认命一般,扭捏的看了一下刘天,然后双手便解开自己的上衣护士服的扣子,扣子下面是白色的纯棉胸罩,脱掉外衣后,张雨涵双手抱在胸前,低着头,以防自己春光外泄。

  刘天看得是春心萌动啊,心里大呼妖精,眼见张雨涵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继续催促道「胸罩也脱了,这样才能观察的仔细,防止误诊。」

  张雨涵只得十分不情愿的双手伸向背后,解开扣子,露出一对白皙细腻,浑圆饱满的乳房,两个浅红色的乳头点缀其间。

  「快躺在床上,我帮你看看」说完还一本正经的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面。
  张雨涵见刘天已经做到凳子上了,自己也顺势躺在船上。此时刘天的眼前,张雨涵赤裸上身,两个乳房依然傲然的挺立着,脸上的表情一片紧张与羞涩。
  眼见床上的张雨涵如此入戏,自己也不好立马变身大灰狼,正了正身子,双手摸向眼前的奶子。入手是一边柔软,让人忍不住揉捏的欲望。

  床上的张雨涵见刘天只顾着揉捏自己的胸部,确实将医生的身份忘了干净,只得提醒道「医生,我的病情怎么样了」

  刘天作出恍然,抓着人家的奶子怎么就忘了人家的病情呢,作出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道「我问下你的病情,你平常揉自己的胸部吗?不要不好意思,要说事实,这样才能确定病情。

  「平时……平时会揉」

  「几天揉一次」

  「睡觉前都会揉」

  「那基本就是每天都会揉吧,一次揉多久呢?」

  「这个……这个没算过」

  「平时都怎么揉的」

  「像刘医生那样揉的,不过……」

  「不过什么?」

  「刘医生,我弄乳头会不会跟这个有关啊?」

  刘天将放在两个奶子上的双手,转向张雨涵的乳头,仔细的摆弄揉捏,凑近细看,发现乳头周围有很多被刺过后留下的痕迹,知道这是张雨涵用针刺乳头留下淫痕,故作疑惑「你对乳头做了什么?」

  「我……我……,都是别人,别人让我用针刺乳头,说……说那样会很爽」
  「那你觉着爽不爽啊」

  「确实……很爽」

  刘天收回双手,一脸轻松的说道「没什么大事,打一针就好了」

  「打完针就没事了么?」

  「肯定的」说罢,便起身去拿注射器和针头,刘天将针头安装好,取了一瓶生理盐水,将盐水吸到针头里面去,看了看针头里面没有空气,便又来到椅子上坐好。

  张雨涵见刘天真去取来了东西,往里面也装了生理盐水,想着就算真的扎进去,注射的生理盐水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便继续刚才的表情,带着颤音说道「刘医生,是打手臂还是打屁股」

  「肯定是那里疼打哪里啊」

  「啊,可是人家的胸部疼」

  「胸部疼就打你的奶头,这样好的快,躺好了」

  说罢,便举着针朝自己的胸部袭来。

  此时的张雨涵被刘天的另类想法也是刺激的淫心大起,原本的委屈紧张的脸上已经被期待与兴奋所取代,带着发嗲的声音说道「刘医生,我怕疼」

  「疼疼就好了,会苦尽甘来的。」

  张雨涵只见刘天左手捏了捏已经在刚才揉捏下发硬的乳头,固定住位置,然后右手将针尖对准自己乳头顶端上的乳孔,一股冰凉与刺痛随着针尖插入乳头,让躺在床上的张雨涵眉头一拧,此时张雨涵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乳头里正插着一根冰冷的东西,这种感觉比平时自己虐待自己的乳头的感觉更加刺激与舒服,兴奋的自己的双拳紧握,以抑制这股疼痛与舒爽。针尖慢慢没入乳头,张雨涵真希望这根针头就这样一直插下去,深入自己的乳腺,狠狠地插入其中,不知那又是什么样的感觉,可是那根针头在插入了一里面左右就停了下来,随即一股冰凉的液体从乳头部分流向自己的整个乳房内部,面对着这样的虐待,自己的下身早已是洪水泛滥,待生理盐水被缓缓注射进奶子里时,嘴里在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似是即将高潮的少女一般,百转千肠。

  刘天见眼下女人的骚媚之态,一边缓缓推压针筒里的液体,一边语调调笑的说道「疼不疼啊」

  张雨涵忍者乳头上传来的异感,紧着秀眉说道「好疼,打完针后真的能好吗」
  「医生的话都不信么?」

  「那……那我另一边乳房也疼,也想好的快点」

  刘天见张雨涵并没有排斥这种虐待,而是享受其中,语带调笑道「我这个药收费不低啊」

  「刘医生,快治治我的奶子吧,你要做什么都答应你」随即,便感受到一只柔软的小手,轻轻抚摸着自己顶着裤子上的鸡巴。

  「好吧,不过医药费后面要补上,后面补上」

  「谢谢刘医生,刘医生真是好心,我的后面肯定会让你补上的,后面补不够,下面也可以。」说完,还侧过头,满面含春的望着刘天,秀美的脸上完全感受不到因为乳头的刺痛而表现出的丝毫异样,只有无尽的媚态。

  待针筒里的生理盐水注射约2ML后,便把剩余的生理盐水如法炮制的注射入右边的乳头,待两边都注射完后,张雨涵的面颊上已经布满了一层细汗了,看来刚才两个乳头的注射还是带给她很大的疼痛。但是在整个淫虐注射过程中,就只是听见张雨涵的一声呻吟外,全程便没有其他声音,而起初紧皱的双眉,随着逐渐的适应,也慢慢舒展开来,在针头插入另一只乳头时,最开始的疼痛已经在另类的刺激中让张雨涵体验到了刺痛下的舒爽,那是一种被虐待后的愉悦。
  此时的张雨涵胸口剧烈起伏着,交叉的双腿也紧紧的夹在来一起,靠近刘天的一直手,已经探入刘天的裤子里,抚摸着藏在里面的鸡巴,而另外一只手紧紧抓着床沿,以固定自己的因为刺痛而忍不住扭动的身体,刚才被注射过的两个乳头此时看起来,在生理盐水的作用,显得更加胀大,刘天用手指重重的弹了下胀大的乳头,乳头轻轻摇晃了两下,变回归的了原位。张雨涵却被这一弹刺激的叫了出来「啊……」抬头望向自己被袭击的乳头,喘着气道「刘医生,以后……奶子疼,还能能不能找你」

  「这样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有没有治本的办法?」

  「办法倒是有,但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需要忍受极大的痛苦,持之以恒下才能做到」

  张雨涵眼睛一亮,请求的说道「刘医生,快告诉我,人家……都愿尝试。」
  眼见张雨涵果然上钩,刘天也不着急继续说,望着完全进入角色的张雨涵,起身说道「我想去上个厕所,回来再给你细说」

  张雨涵见刘天有新奇的方式可以虐待自己,就跟小孩找到心爱的玩具一般,哪里肯放手,骚浪的说道「刚才人家说后面补偿你,你就尿在人间的后面吧」
  刘天闻言,柔软小手的鸡巴更加硬了几分,任然不紧不慢的说道「好吧,我就将就一下,试试你这个直肠马桶的效果。」

  张雨涵见此,从床上下来,迅速的退下自己的护士短裙和白色的纯棉内裤,两手撑在床沿,屁股向后撅起,不停的摇动自己雪白,饱满的双臀,转过头,似带着求情般的语气说道「刘医生,你的马桶已经就位了」

  刘天也不胆怯,虽然从来没有尝试过插在女人直肠里面撒尿,想必和那天在张雨涵嘴里是差不多的。将裤子退下,亮出硬的直立的鸡巴,走到张雨涵的双臀间,只见肛门周围已经由很多淫液,却是刚才戏弄乳头时,张雨涵小穴一直在分泌淫液,已经沿着会阴流到了屁眼附近。刘天顺势,用鸡巴在小穴处研磨几下,等龟头上面粘上些许淫液后,便将龟头抵在屁眼上面,然后缓缓用力,后庭周围的皱褶在龟头的挤入下,逐渐舒展开来,似一朵绽放的花朵一本,几天前被撕裂的屁眼,此时还没有愈合,刘天龟头的挤入也让张雨涵痛哼出声。

  龟头在淫水的润滑下,比上一次进去要容易许多,在刘天的努力下,龟头第二次进入女人的这个地方,跟上一次相同,同样的温暖,湿润还有强烈的挤压感,而紧绷的肛门括约肌牢牢的箍在龟头的沟冠处,一阵舒爽的感觉从龟头传到大脑里。刘天止住深入的鸡巴,对着等待的张雨涵说道「放松点,你的马桶盖子夹着我的鸡巴,尿不出来可是要找你的」

  「好的,我会放松的,刘医生就尽情使用吧」

  「接好了」说罢,一股尿液从马眼出喷射而出,打在张雨涵弯曲的直肠壁上面,流向伸出,滚烫的尿液在直肠里里流淌,却刺激的张雨涵呻吟出声 「好多,好烫,好舒服,都尿进来」

  刘天的这一泡尿足足尿了一分多钟,因为鸡巴硬着,所以尿起来比较困难,可是这另类的方式和那天在张雨涵嘴里尿出来又是另一番感受,肛门不比人多口腔,所在在感官上肯定没有嘴里舒服,但是这种将尿液尿在女人的最肮脏的地方所带来的心里享受,却是用嘴无论如何也体验不到的。

  尿完之后,刘天拔出鸡巴,被扩张的屁眼还来不及闭合,拿起刚才张雨涵脱在一旁的内裤,便将内裤一点点的塞入里面,一直到内裤将肛蕾的皱褶撑开为止。
  少许的内裤还留在屁眼外面,方便张雨涵回去将其取出。

  将鸡巴塞入裤内,拍拍张雨涵的雪臀,张雨涵只感觉到屁眼被塞入了东西,也不管是什么,便迫不及待的重新躺在床上,等待着刘天给她一个治本的办法。
  面对这全裸躺在床上的张雨涵,刚才尿过之后有点软了的鸡巴也而立马硬了起来,忍受着下身的难受感,进入到自己的角色里说道「你的奶子疼是因为不透气,如果透气就可以了啊」

  张雨涵也配合的说道「原来是不透气,那怎么让它透气呢」

  「那就得给他开些孔了」

  「开孔,给我的乳头……开孔吗」

  「是的,所以才说很痛苦呢,你如果不能坚持就放弃吧」

  张雨涵连忙说道「我能坚持,刘医生帮我……乳头开口」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不过一旦开始开孔,每天都需要面诊的」
  「那先麻烦了刘医生了」

  「我手头暂时没有工具,下次再来吧」

  「要是晚上还疼怎么办?」

  「那只有你自己弄一下吧」

  躺在床上的张雨涵还不待,说话。突然紧闭的大门响起的敲门声,外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涵涵,你在里面吗」

  刘天和张雨涵都是一惊,两人也顾不得医生和病人的角色,都各自整理自己的衣服,刘天还好说,他的衣服一直都是穿着的,可是张雨涵的衣服可是全脱掉了的。

  张雨涵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回应外面的何琳「小琳,什么事,我在给刘天打针」

  情急之下,张雨涵找不到自己的内裤和胸罩了,只得将短裙和衬衣穿上,然后和刘天交换了位置,换刘天躺在床上,自己手里拿起刚才插入过自己乳头的注射器。

  外面何琳说道「我忘记带钥匙了,你拿下钥匙给我。」

  张雨涵见此,用眼神示意了下刘天,自己取过包里的钥匙,打开了房门,将钥匙递给了何琳。

  何琳笑着说道「练习打针都要关着门吗?」然后向屋内瞟了一眼,看到了躺在床上,亮出手臂的刘天,刘天对她苦笑一下,示意自己正在遭受的酷刑,然后看了下房屋内的东西,突然脸颊飞起一抹羞红,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东西,然后急冲冲的说道「我先走了」,便逃也似的离开。

  惹得站在门口的张雨涵一头雾水,可是躺在床上的刘天却见到了何琳的异样,向刚才她看够的方向看去,只见白色的胸罩随意的躺在一个角落,何琳应该是看到这个才会害羞的吧,心里不禁想到「她会不会认为我俩在这个房间里做那事儿啊」

  张雨涵见何琳离开,转过身,眉眼带笑,满面含春的说道「刘医生,我还需要开药吗」

  刘天坐起身来,摸着下巴望着张雨涵嘿嘿淫笑道「药是不能少的,不光要开药,还得打针呢,你可要乖乖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