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爱莲说】(18)

【爱莲说】(18)

情色小说-【爱莲说】(18)

字数:57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八章:强制鞋交

  我感到下身一凉,毫无防备的,她穿着鞋的脚结结实实的夹住了我的JJ。运动鞋鞋底的纹理很重,质地粗糙,夹在我的JJ上轻轻搓动,即便是轻轻的,那种触动下,快感和痛感杂糅并进,既钟情一方,又想回避一方,但却又无法全身心的钟情,又不能彻底的回避。李晨莹脸色微红,双脚搓动,频率时快时慢。
  沟壑粗犷而深重的鞋底有着强大摩擦阻力,我下身一阵阵躁动牵引着一阵阵快感,我却无法体验这快感,只有那无法回避的痛感默默忍受。

  我怕弄伤,就急忙制止了。她十分不情愿的停止了脚下的动作。她说:「你给我的网站有一个视频就是穿鞋这样弄的,别人受得了你怎么受不了啊?」我说:「人家穿这样的运动鞋吗?」她说:「对呀,只不过是平底的那种。」我说:「就是啊,这么粗重的鞋底,肯定疼啊。」她说:「哦,那好吧,对不起啊。」说着,弹了弹我的JJ。刚刚有点疲软的JJ又慢慢昂起了头。

  她捂着嘴笑了笑,说:「我用手帮你弄射啊?我之前给我男朋友弄过。」我说:「怪不得你这么上路,原来有前科啊!」她说:「什么跟什么啊,那是我来大姨妈,没法爱爱,所以就给他用手喽!」我有点按捺不住心里的小激动,说:「那你给我可以用脚啊!」她说:「你不是嫌疼!」我说:「谁让你穿鞋啊!光脚啊!」她捂着嘴笑了笑,说:「哦哦哦,想起来了,哈哈,对不起啊,算我忘记脱鞋!」说着弯腰脱鞋,我拦住她,说:「来吧,我愿意效劳。」她也很配合的把脚伸给我,我捧起来,轻轻一拉,脱去了一只鞋子,她的腿就自动搭在我的腿上。

  黑色的棉袜脚轻轻的盖在了我的JJ上,一丝温润棉软,让我下体恢复了活力。我强压着这活力,又给她脱了另一只鞋。我躺下来,分开腿,让她坐在我两腿间,帮她脱去棉袜。她的裸足轻轻夹住JJ,一丝凉意。

  她还像刚才穿着鞋那样,频率忽快忽慢的弄着,我没有过多的指导和干预,因为足交动作是女生逐渐去悟的,过多的干涉,反而让她有所分心。况且她有手交经验,我何必强求完美呢。我把棉袜贴在鼻子下轻嗅,下身逐渐润滑,是粘液开始分泌了。然而最强的快感还没有到来,临界点似乎还远。她脚的动作越来越慢了,最后停了下来,说:「啊,不行了,我腿酸了!你怎么还不射?」

  我说:「休息一会再来吧!」她说:「不行,来不了了,太累了!你倒是快点射出来啊!」我说:「那你用手吧!」她意外的答应了。起身坐在我身边,伸手握住JJ,慢慢的上下撸搓。手脚的区别,证明造物主的智慧之广博,对于这种不会足交的女生,手的收效要远远比脚的收效大,我明显的感觉JJ在涨大,在硬挺。她用手的经验也远超我的想象,无论是上下撸,还是双手搓,还是在龟头处打转,都做得很到位,与娴熟的技师不差上下。

  在下身不断刺激,和带着特殊味道的棉袜从鼻孔给大脑的信号,大脑做出了喷射的指令。

  折腾了大半夜,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简单的收拾下,我俩便躺下小睡一会。9点钟李晨莹把我叫醒,说:「我去上班了,房间我加时到12点,你可以晚去一会,不用打卡,我帮你改数据。」我说:「谢谢!」她说:「昨夜的事……」我说:「我会当成一个梦去回忆。」她笑了一笑,把手伸进被子在我JJ上摸了一把,就背着包出了门。

  我躺在床上回忆昨晚到今天凌晨的事,希望多发生点什么,然而事实证明什么也没多发生。我起床去冲了个澡,JJ阵阵刺痛,我知道是有划伤了,只是没出血而已。我也并不在意,冲完澡回到屋里,发现李晨莹的袜子还在我枕边,看来她没有将袜子穿走。我拿出一张纸巾把袜子包好放在背包里,又随手拿出一张纸擤擤鼻涕。我把鼻涕纸扔进纸篓里时,赫然发现里面有一个撕开的杜蕾斯包装和用过的套套,然而我却并不记得这些了,只记得昨天进房间时,垃圾桶是空的。
  在路边小吃店吃了点东西就去上班了,到了单位也没什么事,便想在QQ上问李晨莹,但是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想想作罢,关掉了窗口。上ERP查了下考勤,已经一切正常了。发现右下角QQ在闪动,打开一看是馨玥的消息,她说:「昨晚玩的嗨吗?」我说:「一般吧,玩了下XJ,受点小伤。」她说:「XJ?」我说:「自己拼!」过了一会儿她发来一个流汗的表情,说:「你真行,这都敢玩!上的重吗?」我说:「不重,都没出血。」她回复了一个抠鼻的表情。我说:「晚上来我这里呀。」她说:「怎么,让我跟你玩XJ?」我说:「你玩过吗?」「当然玩过!」她回道。我说:「不是要和你玩,是跟你聊聊天。我得休养生息了!」

  晚上下班依然提前走,因为中午吃饭时和李晨莹打了招呼,她帮我改考勤,而对于当作一个梦的事,绝口不提。或许除了这些我们还都有一个梦里的秘密,那就只当作是梦和秘密吧。

  晚上和馨玥吃了点东西,一起回到我的住处。我说:「明天就是新年了,新年不回家吗?」她说:「不回家,回家也没什么意思。」我说:「我也不回家,那就一起过新年吧。」我下载一个恐怖电影,将电脑插上投影,关掉客厅的灯,我说:「看个电影吧。」她坐在我身边倚靠着我,说:「你居然这么爱看恐怖片!」我说:「从小的乐趣。不过也有人熏陶和培养。」馨玥说:「上学时看《山村老尸》,我都不敢去接自来水了!」我说:「胆子小就找人陪着看啊!」馨玥说:「我们寝室四个人一起看的,结果我们都分批去厕所……」

  看完一个多小时的电影,馨玥打开灯,说:「除了自己爱好,你还受谁熏陶喜欢的恐怖片啊?怎么这也和你恋足经历这么像!」我说:「还真是有关联,你还记得我跟你讲过的那个小老师么?

  竹筱婷!「馨玥说:」记得呀,不过那不是你的大主人么,怎么是小老师?哈哈!「我弹了她脑门一下,说:」就是她熏陶的,她爱看恐怖片,经常把我带过去折磨一顿之后,一起看电影。「馨玥说:」你不说我都忘了,你继续给我讲你们以前的故事好不好!「我说」好啊「,便伏在她肩膀上,一起进了卧室。馨玥要换睡衣,我央求馨玥要看她,馨玥无比鄙视我之后,为我展现了秀美的胴体,很快就穿好睡衣。

  我忽然觉得「秀色可餐」这个成语在我脑袋里无比清晰的呈现。我说:「小玥啊,我记得你胳膊上有颗痦子了,怎么没了?」馨玥说:「去你妹的,我胳膊上什么时候有过痦子!」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就嬉笑着不再说什么。馨玥也不多想,她说:「上次你说到被你老师主人狠狠的踹了一顿,之后怎么了?」我说:「之后我回寝室换了身衣服,去医务室把嘴里清理一下,就去上课了。

  然后就没什么了啊,又没人知道这件事。「馨玥说:」被女同学欺负,你还有反抗的机会,但是被女老师欺负,似乎真的很可怕。「我说:」嗯,当时是这样,真的被她弄得很惨。不过现在筱婷老师已经为人母了,有个很可爱的女儿。并且后来她帮助我很多,所以还是比较喜欢她的!「馨玥不屑的说:」你丫是喜欢竹老师还是喜欢竹老师的女儿啊!「我手伸进她的睡衣,捏了捏她的乳头,说:」不许胡说!「馨玥也毫不示弱的捏了捏我的乳头,说:」哪里胡说!「说罢,伸手去捏我的下身。又是一阵刺痛!我急忙喊痛并制止。

  馨玥说:「你说你,自己没接受过鞋交,还找一个更没玩过鞋交的人,真弄伤了很麻烦的!」我说:「还真别说,我真接受过鞋交。」馨玥鄙夷的说:「咿,你妹的,这种事有什么可自豪的啊!谁给你鞋交的?」我说:「竹老师……不过不是我自愿的哦,是强行的。」馨玥笑道:「强暴呗!讲讲!」我说:那天被竹筱婷狂踹之后,我对她多了一点畏惧。特别是星期五,我要如约去她家,早已没有第一次去时那种兴奋和激动,只有恐惧和担忧,或许这就是她希望得到的。不过,在周五例行公事去竹筱婷家受虐之前,我的校园生活依然很丰富多彩。
  周四下午的体育课,是我很期待的。并不是体育课本身,而是体育课自由活动时能够被宋晓渝折磨。这种心理,似乎很变态。然而从上次物理课宋晓渝帮我解围之后,我越发的对她有好感,即便她给我的更多的是愈发强烈的欺凌。几乎每天都要被她虐一番,这似乎已成了必修课。然而我却越来越迷恋这女孩对我施加的凌辱。她在我身上留下的伤痕也成了一种享受。甚至我看到她欺负别人时的情景,心里竟萌生出了醋意。我明白,我喜欢上了这个只会带给我疼痛和屈辱的女孩子。

  又是一个周四,体育课如约而至。自由活动时宋晓渝把我和另外两个男生叫了过去,当我们把手放在花坛边上。我们一一照做。

  宋晓渝、刘妍还有班长陈悦薇三个人跳上花坛,在花坛边上慢慢走着,在我们手上踩过去。双手承受着每个人的重量,陈悦薇的运动鞋还好,而宋晓渝和刘妍是从来不换运动鞋的,硬硬的皮鞋底就那么踩过去,疼痛虽然达不到难忍,但也在能忍和难忍之间了。来回两趟,一个叫马超的男生已经哭了,而我还在享受着宋晓渝踩过的一瞬。三人踩过了也踩够了,我的手也麻木了。三个女生对应三个男生,骑着、坐着。我多么希望骑我的是宋晓渝啊,然而事与愿违,选择我的是陈悦薇,我们的班长。

  虽然不喜欢,但是也只能承受。三人中,有两位已经哭着告饶了,在宋晓渝和刘妍的压制下,受的苦肯定比我多得多,相对她们,陈悦薇算是很温柔的了。
  她们玩够了,便将自由还给我们,当我伸展着酸痛的身体时,看到同桌李梦媛在远处看着。她向我招了招手,我跑了过去,梦媛揉了揉我的手,说:「她们踩你我都看到了,但是帮不上忙,好心痛!」我说:「没关系,我都习惯了。」李梦媛撅着嘴,说:「她们那么坏,你怎么好开心的样子!」

  我说:「没办法呀,总不能因为这些天天不开心吧!」似乎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她点了点头。但她不知道的是,我的「开心」已经建立在宋晓渝对我的折磨上了。忽然,李梦媛说:「同桌,你说要是我也像她们那样欺负你,你会不会恨我?」我说:「同桌,你这么漂亮还这么可爱,我还真希望你欺负我。」正说着,忽然觉得下身一阵触动,低头一看,李梦媛的手隔着我的裤子摩挲着我JJ。她摸了几下,忽然手触电似的缩了回去,红着脸说:「对不起啊,我知道这地方不该摸,但是我看鼓起来,就摸了摸。」

  我说:「没关系,去自习室吧,让你摸。上周本是答应过给你摸下的。」
  我俩偷偷的跑去自习室,我在卫生间用温水洗了洗手,比较舒服,除了手背上发红的鞋印微微隆起,没什么伤。我俩找一个靠墙的座位坐下来。李梦媛坐在椅子上,很拘谨。我坐在她旁边,也很谨慎。许久,她说:「那,我摸摸啦?」我点了点头。

  李梦媛伸手在我的下身处摸了摸,看了看我。我松了松腰带,看了看她。她顿了顿,手慢慢伸进我的裤子。凉凉的手从小腹一直滑向敏感部位,停了下来,她说:「同桌你闭上眼睛呗。」我默默照做。闭上眼睛之后,她的手开始慢慢向下面探,一点一点的触摸、抚摸到握紧。我的JJ也在她的触探下变硬变挺。她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手依然伸到里面摸着。

  我问她:「第一次摸?」她「嗯」一声,又说:「不,小时候摸过弟弟的。」我说:「你欺负你弟弟吗?」她说「嗯,叔叔家的,小时候不懂事,认为他分享了爷爷奶奶对我的爱,不过现在和弟弟特别好。」我说:「你不能再欺负弟弟,就把我当作弟弟欺负吧。」梦媛说:「现在不就是在欺负吗?都被我摸得这么粗了。」

  我继续闭眼,任凭她摸着。摸了一会,她把手拿出来,说:「同桌,下课了,咱们赶紧走吧。」我说「好的」,便和她走出了自习室。回到寝室后,很后悔没有大胆的让她用脚去弄。

  讲到这里,馨玥说:「好啦好啦,先别说你们那情窦初开了。赶紧说说被主人强行鞋交的事,说完睡觉啦!」

  我说:星期五下午放学,我的目的地是枫叶小区36号楼906室。按响门铃,传来竹筱婷甜美的声音,很快门开了。我坐电梯上了9楼,906的门虚掩着。我敲了敲门,开门进屋。竹筱婷穿着白色的羊绒衫,深蓝的牛仔裤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条鞭子。我关好门,换好鞋之后默默的把包放在鞋架上,走进了屋子。我乖乖的跪在竹筱婷面前,她用脚点了点,说:「跪得往前点!」她穿着一双黑色的松糕底皮鞋,显得青春又有威严。

  我用膝盖前行,跪在她面前。她把脚放在我的裆部,用鞋底轻揉。说:「快点,让我感到脚底有弹性!」我知道是故意刁难,这么厚的鞋底,怎么能轻易感觉到有弹性。我正这样想着,她的脚还是不紧不慢的揉着,说:「给你30秒钟哦,再不让我感到强烈的弹性,今天晚上折磨死你!放心,今天只有我自己,没有金老师。」30秒很快就过去了,我却因为有点紧张,下身不但没勃起,反而软了。

  竹筱婷扬起鞭子抽了一下,说:「赶紧的,脱了衣服!」我不敢违背,站起来脱去衣服,她也起身将门反锁,拉上了客厅的窗帘。「裤子不脱?!」她厉声质问。我赶紧脱了裤子,正要脱内裤时,她说:「内裤不用脱。」赶紧滚过来跪好。我急忙放下衣裤,跑过去跪好。竹筱婷站起来,一脚把我踹倒,说:「我让你滚过来跪好,我说的是英语吗?中国话听不懂?fuck!」我还没有爬起来,被她抽了几鞭子。我不敢说疼,正好有一点距离,便滚着到她脚跟前,起身跪好。
  「这还差不多!」竹筱婷说。说着,鞋底贴着我的JJ又蹭揉起来,说:「怎么还是没感到弹性呢?」见我没说话,她掐着我的脸说:「怎么了?哑巴了?」突然松手给了我一个耳光,一字一顿的说:「赶紧让我感到弹性!」说罢脚用力的贴在上面揉。这样的力度,这样的对话,这样的环境,很难勃起,或许就是她故意制造的紧张气氛,为了更进一步的折磨我。

  我说:「主人,现在起不来,等一会好吗?」她阴沉的说:「你跟我讲条件?信不信我插烂你的屁眼和嘴巴?」说着从靠垫后面拿出一个假JJ。因为上次被插过嘴,我学乖了,不敢再说什么,主动用下身蹭她的鞋底。她摸摸我的头,说:「这才乖嘛!」我努力放松心情,让下身快点勃起。就在我努力制造「弹性」时,竹筱婷抬脚蹬掉了我的内裤,说:「好了好了,我帮你来弄吧。」

  一边说一边用脚夹起我的JJ,快速的撸动。鞋底几乎是平的,只有浅浅的花纹,这些浅浅的花纹加上尘土,增强了摩擦力,我的JJ在鞋底之间,很快变成灰土色,而且很痛。我抓着她的脚踝拼命的求饶和制止,但她给了我几鞭子之后,依然不依不饶的玩虐我的下体。

  眼见着下身被她穿着鞋虐,也无能为力。下身越来越坚挺,她的脚也越来越加速,鞋底摩擦阴毛的声音,包皮带着混着泥土的粘液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很快的我便射了出来。

  这次强制鞋交,算是第二次在竹筱婷脚下失身。JJ火烧一样疼痛,我却不敢说出来,这一夜还很长,我希望她轻一点虐我。当我看到她阴笑着戴上假JJ时,有些失望甚至是绝望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