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亚特兰蒂斯】(05-07)作者:tljtzjzzjj

情色小说-【消逝的亚特兰蒂斯】(05-07)作者:tljtzjzzjj

字数:15665


               第五章节

  在她走动时裙裾飘动,修长玉洁的大腿间或隐现,让人看得血脉贲张,难以自己。她那如玄丝般的双眉飞扬入丝鬓,乌黑的秀发在顶上结了个美人髻,一撮刘海轻柔而自然地覆在额上,眼角朝上倾斜高挑,而那水汪汪的丹凤眼中更是蕴含着千种风情,万般娇媚!如玫瑰花瓣般红润娇嫩的嘴唇,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动人神气,仿佛梦境里的一个甜蜜遭遇。

  此时,本是喧嚣不已的酒吧突然变的安静无比!因为大家全部目不转睛的盯着莉雅,忘记了各自刚才在做什么她的衣着虽大胆而暴露,但却与她肤色、身材、气质配合的恰到好处,让人觉得浑然天成,并无丝毫放荡轻兆的感觉。当然,以她那完美的胴体,便是一块臭污的抺布披在她身上,也会煜熠生辉。

  莉雅走到那大胡子面前,微笑着说道:「凯!怎么啦?」那个叫凯的大胡子把一碗酒推到她面前,说道:「你看!这酒变质了!我刚才喝时有一股酸味!」
  莉雅吃吃的笑道:「酒怎么会变质呢!」说着她弯腰凑到凯的面前说道:「是不是你又想搞什么把戏呢?」

  莉雅的衣服领口本来就低,此时弯腰凑到凯的面前,更是令凯大饱眼褔。但凯既得陇,复望蜀,他鬼使神差的暗自抬高身子,调整他和莉雅的高度,偷偷的从莉雅领口向内看去他的目光从莉雅洁白诱人的胸口渐渐向下滑去,坚挺而饱满的乳房就分明近在眼前,甚至能闻到乳间微微的特有乳香和微微的汗水的气息!雪白耀眼的乳房如白玉般让他心跳加速,他甚至能清晰看到爆乳上隐隐的淡蓝色青筋的脉络!莉雅本来就穿得暴露,胸口衣服极少,而此时低下腰下,那点衣服根本无法支撑丰满的乳房!在重力的作用下,整个乳房全部暴露在他的眼前甚至那粉红的乳晕也清晰可见!只是那最诱人的乳首一点,却若隐若现!因为前襟有交叉,这时她低身,那交叉自然分开「果然!她果然没有穿内裤!」他差点兴奋的流鼻血雪白细腻的小腹,还有小腹下面那诱人的一抹黑色三角地带,那毛发亮而硬,虽不多色彩很浓,说明她是一个性欲极其强的女人!在衣襟的掩映看不真切反而更激起人的欲望。

  随着目光渐渐向下滑去,他的人也不知不觉的向上抬起。刚刚看到紧要关头,莉雅却突然站直了身体!凯这才觉察到自己竟然保持着半蹲半坐的古怪姿势。不过幸好大家的目光全部集中到老板娘莉雅的身上,并没注意到他。

  莉雅说道:「我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凯这才回过神来,说道:「我不知道……大概不是变质吧!反正这酒确实酸了!不信你喝!」莉雅媚然笑道:「哦,原来想把我灌醉呀!不过你不要忘记,我是开酒吧的,怎么会只喝一碗酒就醉呢!」说着莉雅拿起酒碗,继续说道:「如果这酒真是酸的,今天大家喝酒的钱就算我请的!如果不酸……」说着她看着凯不再接着说下去。凯说道:「那大家的酒钱就由我来请!」莉雅说道:「这倒不用,你输了就替我洗十天碗吧!」说着她抬头对着众人说道:「大家说好不好?」

  大家都知道凯是个大男子主义者,一向认为如果男人洗碗做饭是很失面子的事,因此所有家务都由妻子诗诗一人包揽。他还从未做过家务。莉雅显然是想故意让他为难。不料凯却一口答应道:「好!」莉雅腻声笑道:「俗话说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赌钱,你能不能陪陪我呢?」凯高兴的说道:「能陪老板娘喝酒,我高兴还来不及!」说着端起自己面前的酒碗,说道:「我先干为敬!」说着一仰脖子喝完碗中的酒。

  莉雅笑靥如花,说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爽快人!」说完把手中酒碗端起来,就在酒碗刚沾樱唇之时,忽然和凯同桌子的一个男子说道:「那碗酒……」刚刚说到这里冷不防被凯在脚趾上跺了一脚,痛得他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知道这碗酒里被凯下了烈性春药,如果莉雅喝下去,极可能当场出洋相。可是再等他缓过气时,莉雅已把酒全部喝光凯见莉雅中计,得意的哈哈大笑。但笑到一半忽然笑不出来!因为他只感浑身燥热难当,欲火如焚!下体也起了急骤的变化他蓦然醒悟这样站立着极不雅观,连忙坐了下来。他结结巴巴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要忘记我是个卖酒的!你在其它地方放东西,我可能不知道,但你在酒里放了东西,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莉雅的脸上依然挂着甜美迷人的笑容。原来莉雅第一眼就看出酒里放了春药,于是故意低下腰,引开凯的注意力,趁机迅速的把酒碗换了一下「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在里面放的是『春心醉』吧?这可是很低级的哦!———不要误会,我是说你现在居然还用这种过时的春药!所以我就又在里面加了新上市的『此情无计可消除』嘻嘻!」

  这时大家看到凯脸憋胀得通红,一付狼狈不堪的模样,都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莉雅说道:「我下的这种药当真可是无药可解的哟!不过我告诉你一个好方法,去找嫂子诗诗去解决就行了!我这种药性子很猛,你要想忍,可是很幸苦的!」
  说到这里她的刘海有一丝乱了,于是自然的用左手轻挽。玉臂轻扬之间,一阵浓烈的少女体香从她腋下散发出去。凯本就吃了烈性春药,此时哪时禁受得了玉手挽秀发的风情?两个鼻孔一齐鲜血长流!凯这才意识到莉雅所言非虚,连忙抺去鼻血,弯着腰,在众人哄笑声中直向门外走去。有几个好事之徒高声说道:「喂!凯,不要忘记明天要来洗碗呀!」

  莉雅追出门外几步,说道:「嘿!凯刚才只是和你开玩笑,请不要放在心上!明天你不要真的来洗碗呀!」凯慌乱的回答道:「不!不我……一定来!」莉雅狡黠的一笑,说道:「不如从明天起,你帮嫂子洗碗吧,就当是帮我洗的!嫂子一个人带三个孩子,还要洗衣、做饭、种地,再料理家务真的很不容易呢!」凯有点羞惭的说道:「其实……我一直没做过家务……只是因为……我怕我做不好……所以……」莉雅拉着凯的手诚挚的说道:「有时候,女人的要求很低!你不一定要做的怎么样!甚至什么也不要做,只要你陪在她身边,她就是再辛苦,再劳累都会觉得很开心!」

  塞维娜看得不由心头猛然一震。当初对她十分厌恶的外印像有了几分改观。这时紫翼苍蓝也走过来,笑着对莉雅说道:「莉雅你好呀!」莉雅看到紫翼苍蓝,高兴的说道:「呀,美丽的公主光临酒吧,真是我的荣幸!怎么站在门口?快请里面坐!」说着偕同三人一起向里面走去。

  紫翼苍蓝和莉雅以前便熟识,而且交情极好,不过由于战争的原因,紫翼苍蓝难得有时间来酒吧。此时两人久别重逢都很高兴,在柜台外边就旁若无人的谈笑风生。莉雅都忘记了要去招呼客人。

  莉雅正在说着酒吧发生的趣事,忽然觉得有人在偷偷的抚摸自己的大腿!并且不只是偷偷的摸一下就走,而是一直不停的轻轻抚摸着!莉雅心中暗道:「真是一个肆无忌惮、胆大包天的色鬼!」

  她霍然转头看去,摸她大腿的居然是一个很清秀可爱的小男孩。她记得他是和紫翼苍蓝一起来的。于是,她笑着对天地无用说道:「小家伙,你干嘛一直摸阿姨的腿?」天地无用抬起头说道:「因为……阿姨的腿又白又滑,真的……好像我去年沐恩节吃的鸡翅膀呢!」莉雅听了不由笑了起来:还从来没有人把她的腿比作过鸡翅!她从天地无用的衣着看出,他一定家境窘迫。于是她从柜台里面拿出一个鸡翅膀递给天地无用。天地无用转头看了塞维娜一眼,然后低下头,并没有接鸡翅膀。莉雅说道:「拿着呀!你不是最喜欢吃鸡翅膀么?」天地无用说道:「我……不……喜欢吃……不!……它一点都不好吃!」但是他的声音却低了下来。而他的头垂得更低了!

  塞维娜只觉得心中一酸,不由摸着天地无用的头说道:「妈妈……不是好妈妈……因为妈妈没用,没有钱买鸡翅给你!」天地无用说道:「不是的!……我知道妈妈非常非常的疼我,虽然我很多事都不懂,但我知道妈妈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所以只要和妈妈在一起,就是不吃鸡翅,我也很开心呀!」 莉雅听了觉得鼻子酸酸的,她粗着嗓门说道:「喂!这是阿姨请你吃的,不给我面子,难道是看不起我?」她的语气虽是对天地无用所说,但她说这句话时却一直面对着塞维娜。塞维娜苦笑着对天地无用说道:「孩子,吃吧!」

  天地无用这才高兴的拿着鸡翅吃起来。莉雅看着天地无用开心,自己也不由开心起来。她忽然发现天地无用有一种很奇特的气质,他的笑容让人见了,就会不由得喜欢上他。

  紫翼苍蓝趁势对莉雅说道:「今天可是请你治病的呢!」莉雅说道:「是要替谁治呀?」紫翼苍蓝指着天地无用说道:「替他治病!」莉雅又打量了天地无用几眼,说道:「好可爱的孩子!不过他好像只是营养不良,并没什么呀!」塞维娜苦笑道:「你相信他还一岁不到么?」

  莉雅大吃一惊,她仔细的看了天地无用一会儿,对他们三人说道:「你们跟我来!」说着领先向内室走去。

  度月如年

  紫翼苍蓝和塞维娜、天地无用相继鱼贯而入。内室并不大,陈设也很简单,不过很洁净。莉雅盘膝坐在正中。然后说道:「你们也坐下!」塞维娜抬头无意看了莉雅一眼,不由心头猛然一震!因为这时的莉雅和刚才竟然判若两人莉雅挺胸而坐,美目下垂,眼观鼻,鼻观心,神情肃穆。宛如一尊凛然不可侵犯的女神雕像。

  「孩子,你拔一根头发给我!」,莉雅柔声说道。天地无用依言拔下一根头发给莉雅,莉雅接过天地无用的头发,只是默不作声的从身边的一个小抽屉中拿出一张锡纸,把那根头发放在里面,然后仔细的包好。接着把锡纸放在炉火上烘烤良久。等到那锡纸微微变红时,莉雅把锡纸拿出来,打开锡纸,用鼻子慢慢的闻着,脸色慢慢郑重起来。

  看到莉雅这样的神情,塞维娜也不由紧张起来。她忐忑不安的问道:「怎……怎么……了?」莉雅没有回答塞维娜,抬头对天地无用缓缓说道:「把你左手伸出来。」天地无用把左手平平伸出。莉雅把自己左手也伸出去,平平贴在天地无用的小手掌上,然后右手拈诀,闭目沉思。隔了半晌她蓦然睁开眼,叹了口气说道:「他患的是衰老症中最严重的一种,叫『度月如年』!基本上他过一个月便相当于普通人过一年!」塞维娜虽有这种预感,但却没想到天地无用的衰老症如此严重,她惊的面无人色,焦急的问道:「那么……你有办法医治么?」莉雅说道:「如果只是普通的衰老症我还可以治愈,一般衰老症都是先天脉象不和造成,但他的衰老症并不是天生的,而是被一种奇怪的能量所激发!而且这股能量非常强大!以我的能力来说,只能告诉你四个字———『深不可测』!真的很对不起,我帮不了他!我想只有以十二贤者那么强大的法力才能解开这股能量,遗憾的是十二贤者……」

  看到塞维娜双目无神,面色如死。莉雅难过的说道:「真的对不起……不过这种能量……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许等天地无用长大后,会自动消失……所以你不要太伤心!」但在场的每一个都听出莉雅语气很勉强,显然只是为了安慰塞维娜。

  紫翼苍蓝忽然说道:「塞维娜,天地无用或许真的有救!我们去找帕希呀!我知道,他的法力可是丝毫不逊于十二贤者中的任何一人呢!」塞维娜的眼中又绽放出希望之光:「真的……么!那么我孩子有救了!」

  莉雅微笑着说道:「我也很替你们高兴!天地无用这孩子很可爱,老实说连我都很喜欢他呢!」

  和莉雅告别后,三人一起向城西北的魔法书店走去。塞维娜说道:「其实……我觉得老板娘人很不错的。不过,她的衣着和言行……好像……好像……」紫翼苍蓝笑着接口道:「太风骚了是不是?」顿了一顿紫翼苍蓝继续说道:「如果我说,以前她很害羞,你信不信?」

  「她!害羞?」塞维娜不可置信的失声叫道。惹得路人都侧目相视。

  紫翼苍蓝说道:「你不相信,只因为你不了解她!不知道她的故事。莉雅是大陆西南陈下庄的人。就在她十七岁那一年。她所深爱的小伙子阿莱斯应征入伍。据说防守罗林要塞的南部。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清晨,阿莱斯忽然赤手空拳的冲出要塞,但没走多久就冲过来一队魔族士兵……」

  「赤手空拳冲出去?他真是疯了!」塞维娜说道、紫翼苍蓝说道「你说的对!他真的是疯了!不仅是他,那时候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些士兵变成疯子!长期的战争,使他们持续高度紧张的神经,已到达崩溃的边缘!恐惧、疲惫、厌倦、血腥、死亡这些压抑的情感无法释放,无疑又加速了他们的崩溃!精神压力不断积累,而又在外部无法释放,便会使人性格突然变异或者发疯!其实发疯也是人类的一种自我心理释放。他们幻想自己生活在另一个幸福的虚拟世界里,以忘却真实的痛苦!只是他们再也无法分清哪里是虚拟世界,哪里是真实世界!所以你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十个疯子九个笑!因为他们的精神,生活在自己想像的,没有痛苦,没有悲伤的世界里!莉雅自从知道阿莱斯死亡的真象后就来到这里,开了这个酒吧!」

  「开酒吧做什么?」塞维娜问道。

  「缓解疲惫的身心!用快乐让战士们暂时忘却紧张、痛苦和厌倦!真正无畏的勇者是不需要酒来麻醉自己。但大部分战士不是如此!他们只是普通人!在遇到自己内心无法解决的难题时,就会买醉来逃避现实。而她的美貌与机智更是抚慰心灵空虚和痛苦的最佳良药!事实也证明了这点,在勇者大陆这间酒吧开张后,再也没有一个士兵发疯!」

               第六章节

  紫翼苍蓝和塞维娜边走边说着莉雅的事,不知不觉已来到城西北的帕希魔法商店。紫翼苍蓝向帕希说明天地无用的情况。并且把莉雅所说的话告诉帕希。请帕希替天地无用想办法驱除这股奇怪的能量。

  帕希说道:「如果真如你们所说,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了。」

  说完他冥想片刻后,右手平平伸出,整个手掌发着淡蓝色的光辉帕希长长吸一口气,蓦然一掌击在天地无用的头顶门上!

  紫翼苍蓝和塞维娜两人紧张的看着帕希。

  不一会儿帕希的额头上已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渐渐的变成黄豆大的汗珠!
  忽然「波」的一声,帕希被弹得飞起来,重重的跌倒在二丈开外!再等他站起身来,紫翼苍蓝发现帕希的脸色已变得灰白不堪!嘴角挂着一丝鲜血她大吃一惊,说道:「帕希叔叔,你怎么了!」帕希苦笑道:「好强的能量!我刚才只是想试探着把它们引导一下,不料却被其余波反震,竟是禁受不起。不过我也因此明白这股能量的来源!他们就是十二贤者体内的能量!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十二贤者放弃唯一能够生还的时机后,在星辰一怒强大魔法场的影响下,五感骤然提升,所以能突然感应到数十公里之外天地无用的存在!他们知道尚在腹中的胎儿有六甲之气的保护,不会受到星辰一怒的影响!于是相继把体内的能量和法力通过小挪移术全部传输给了天地无用!但是作为十二贤者之首的智者卡隆随即领悟到,这样做只会使这个孩子一出生便即身亡。因为十二贤者加起来的能量已远远超出了一个婴儿所能承受的极限!所以他立即用自身的法力封住了其他十一人的能量。因为弱小的身体无法适应体内这股能量,所以这会刺激孩子的身体迅速长成!就像在高大从林中的小树,他们总是拼命长高以获得阳光,争取生存能力。但他们也因此变得细弱不堪!」

  塞维娜眼中闪现着喜悦的希冀之光,说道:「那么也就是说,如果天地无用身体长到成年状态就会变得正常?」

  帕希沉默了一会儿,怜悯的看着塞维娜,把她和紫翼苍蓝叫到一边,说道:「不可能!不管他身体长成到什么程度,都不可能适应十二贤者共同聚合在他体内的能量!这股力量太大了!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承受的!所以他的身体成长速度会一直这样快!我本想把这股能量导出他身体。不过唉!……我想就是卡利玛重生也无法控制它,并把它导出体外!所以现在你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短暂的一生中……让他快乐的活着……」

  「难道在世间真的就没有人有这种能力么?」塞维娜脸色青白的说道。如同临刑前的死囚帕希说道:「如果非要说有。也只有一个人!」紫翼苍蓝说道:「是谁?」

  「魔帝昆顿!」帕希说道。

  紫翼苍蓝和塞维娜两人都是神色沮丧。「你们现在所能做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让他如何快快乐乐的度过一生!——一个极其短暂的一生!」

  理想之路

  在回来的路上,紫翼苍蓝对天地无用说道:「孩子,你最大的理想是什么?」
  「我想进卡利玛魔法学校!因为……因为我想成为一名圣导师!我要让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我并不是个怪物,更不是个垃圾!——这就是我的理想!」
  「多么不切实际的理想!」塞维娜心中苦笑道:「在人类历史上只有两个人曾经拥有这个称号!一个是卡利玛。另一个是红羽,而红羽是在死后才被追认为圣导师的!他们都是在苦修了数十年后才达到圣导师的水平!孩子而你……你的生命最多只有短短的几年!可怜的孩子!」想到这里塞维娜心中一酸,泪水差点夺眶而出紫翼苍蓝说道:「你的愿望是进魔法学校?难道你现在无法入学么?」
  塞维娜说道:「是的,因为天地无用没有任何出生证明,对于来历不明的人,卡利玛学校从来不收的!」

  紫翼苍蓝说道:「这事我会来帮你们解决!」然后她转头鼓励天地无用道:「那么,天地,要好好加油哟!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成为圣导师,这条道路可是异常坎坷的!」

  天地无用紧握着小拳头,说道:「嗯!我一定会拼命努力的!」顿了一顿天地无用又低声说道:「我还有一个愿望……我希望能常常看到紫翼苍蓝阿姨,因为,只要和紫翼苍蓝阿姨在一起就会觉得很快乐!」

  紫翼苍蓝高兴的笑着说道:「是么!我会常常来看你的!」

  「这孩子对你挺依恋的呢!」塞维娜说道。

  在紫翼苍蓝的帮助下,天地无用终于如愿以偿的进了魔法学校。在卡利玛综合学校,不论是魔法学校还是剑术学校,都各自分为三个年级。分别是初级、中级和高级。这样分的依据是能力的大小。这也造成同一个年级内,同学之间年龄相差很大。

  他是初学者自然被分进了初级班。

  第一次坐在如此众多的同学中间,天地无用感觉很是兴奋,同时又有些紧张。在一片喧闹的嘈杂声中,上课铃声终于响起来。

  天地无用看到大家都挺起胸膛恭恭敬敬的坐好,连忙也学着照做。不一会儿一个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老者拿着几本书走了进来。老者走到讲台上,扫视了下面一眼,说道:「哦,今天又多了几个新生!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卡尔*罗伯茨。大家以后叫我卡尔就行。好了,今天授课内容还是火球术。」下面几个小男孩说道:「卡尔老师,怎么还是火球术呀?真是无聊死了!这个魔法我们已经学了一个多月了!」卡尔说道:「但是还有一半以上的人没懂!就是学会的人也没有一个能够熟练掌握的!如果在战斗中要冥想才能使出火球术的话,早已先被敌人打倒!」一个胖胖的男孩说道:「这种低级的魔法在真实的战斗中怎么会用到?」卡尔哈哈大笑:「低级的魔法?你知道在战争中法师么使用率最高的是哪种高级魔法?」那个胖胖的男孩嗫嗫嚅嚅的回答不上来。卡尔说道:「就是火球术!因为这种魔法虽然威力较低,但施展速度快,命中率很高,一个熟练掌握火球术的法师其魔法命中率是100% !更重要的是它消耗法力也极少!这样就保证了法师们的持续战斗的能力!所以说不论是什么魔法,都有它存在的道理!当年圣导师卡利玛除了圣极光外,火球术也是其最爱使用的魔法!」

  「卡利玛也爱用这个魔法呀!」学生们都听得兴致满满的。

  卡尔左手捏诀,快速的把咒语念完,然后手一扬,一个巨大的火球随手而出,正中十多步外的一个靶心上。

  「你们都看清楚了吗?」卡尔说道。正在这时,忽然又是一个巨大的火球「突」的飞起,准确的命中靶心。卡尔老师转头看去,发现发出火球术的竟然是天地无用!他有些意外的说道:「哦,原来你学过火球术呀!你父母也是魔法师?」
  天地无用说道:「不,我从来没学过任何魔法。」卡尔不由大吃一惊,心中暗道:「他只看了一遍,就学会了火球术?不可能!火球术的咒语虽然相对较少,但对于一个初学者来说,要记住这样毫无关联的词语也是十分困难的呀。他怎么能只看我演示一次,就能学会?」那个胖胖的男孩说道:「你是在吹牛吧!老师连任何详细讲解都没有说,你就靠看看就会了?」天地无用说道:「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忽然卡尔心头一动,说道:「这样吧,我再施展闪电术,你来学学看!」说着他默念咒语,挥动手中的传说之杖。只见一道炫目的雷电倏的一闪,远处一块大石立即被魔法打得粉碎!几乎是同时另外一道雷电也打在了那块大石附近卡尔惊呆了!现在他完全相信,天地无用只是第一次接触魔法!因为刚才他在施展闪电术的时候,在一连串的动作中故意加进去几个毫无作用的小动作。刚才在施展闪电术的同时,他一直仔细观察天地无用,天地无用把这些毫无作用的小动作也照样做了一遍!卡尔高兴的说道:「天地无用,你果然挺厉害的呀!」忽然另外一个小女孩说道:「可是,卡尔老师,刚才你在念咒语时根本都没有出声!天地无用是怎么知道咒语的呢?」

  「但是刚才老师的嘴唇在动呀!根据他的神情和唇形,来猜测他说些什么并不难的!」天地无用不服气的说道。

  「体语术!这个孩子不但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而且竟然天生能识别体语!怎么可能呢!要精通体语不但必须要依靠平时大量的经验积累,而且更要具备这方面的天赋。在战斗中如果能读懂敌人的体语,就可以预知其将施展什么样的魔法,自己提前做好相应准备。现在我们人类精通体语术的也只有十多人而已。而这十多人中年龄最小的也有50多岁了!难道……难道他和卡利玛一样,是一个千载难逢的魔法天才?当年的卡利玛也是如此。所有魔法只要学一遍就能掌握!而且通过战斗学会了许多敌人的魔法!」卡尔心中的兴奋的想道。

  一转念间,他又想到一件事!火球术需要魔法力很少,魔法力七级就能顺利施展,一般人不经任何训练天生魔法力都在五级左右,天赋好的能达到十级!使用火球术自然不在话下!但闪电术比火球术威力大得多,需要的魔法力也大得多。一般要十五级魔法力!这个孩子天赋魔法力居然达到十五级么?对了这个孩子是紫翼苍蓝特别介绍进来的。因此并没有进行天赋魔法力等级的测试!

  卡尔对T说道:「T你把两只手掌掌心相对叠放在胸前,然后闭上眼睛,什么也不用想。」T照着卡尔老师所说的做了。卡尔凝聚意念,伸出食指轻轻在T的眉心点了一下。

  随即卡尔身形剧震!

  「幻觉!这怎么可能!天赋魔法力五十级!」

  卡尔再次用食指轻轻点在T的眉心!

  「不错!真的是五十级!这怎么可能!他……他还是人么?」卡尔觉得自己快疯了!因为作为卡利玛魔法学校老师的他知道天赋魔法等级五十级意味着什么!
  在勇者大陆,魔法师的数量很多!甚至一度比剑士还多!但是高级魔法师数量却很少。因为魔法师并不仅仅靠苦练就一定能达到高级!魔法师更多的是依靠悟性和天赋!卡利玛魔法学校只招收天赋魔法等级八级以上的孩子。绝大部分的学生天赋魔法等级都在九至十级。如果达到十五级以上的孩子便是属于罕见的魔法天才。天赋魔法等级高,并不仅仅是起步比别人高一些而已。更重要的是,它是衡量魔法师未来潜能的标志!对于魔法师而言,身体相当于一个容器,这个容器越大就越可以积聚更多的法力。当一个法师法力已到达自身容器的极限时就再也无法寸进!当然他可以通过学习新的法术,或者通过不断实战来大幅度提高自己的战斗力。但是他的魔法攻击力再也无法增加!而天赋魔法等级就标志着这个容器的大小!在人类魔法史上,最高天赋魔法等级是二十七级!而能够突破二十级以上的,万年以来只有二人而已!

  卡尔兴奋的头脑都有些混乱。但混乱之余忽然想起:「这个孩子来历不明。而且听说在村子里很不受欢迎。以他这样的资质走上正路自然是好事,但是如果走上邪道,那可真是无法收拾!」

  卡尔在讲台上踱来踱去,沉思了良久,忽然转过身走到天地无用的面前。他拍着天地无用的脑袋说道:「从明天起,你就不要再到这儿来了!」天地无用大吃一惊,说道:「老师,我……我做错了什么呀?……我会改的……」卡尔说道:「你没做错什么!」

  「那……那为什么……!」天地无用说道。

  「因为你已从初级班毕业!」卡尔说道。

  「但是……但是……我」天地无用吃惊的说道。

  「你在这里不会再学到什么!确实现在就让你进中级班,压力和困难会很大!不过如果你不想浪费时间!能有快速成长的话,就遵从我的吩咐!好了,你现在就回家,把这事告诉你父母,并且一定要买个法杖,再怎么说中级班的学生都已算是真正的法师。法杖会成为你不可或缺的东西!」卡尔说道。

  天地无用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向卡尔行了个礼,然后背起书包向家里走去。
  卡尔看着天地无用离去的背影,心中想道:「因为奇特的遭遇,他一直被视为不祥的怪物,长期在别人轻蔑、排斥、厌恶的目光中孤独的活着,这些都会使他心灵走向憎恨的阴暗面。这真可是一个极大的豪赌呀!如果他能够走向光明的一面,必定会在整个人类的魔法界大放异彩!说不定他能为魔法之书添上许多全新的魔法!反之如果他选择黑暗的道路,其带来的危害也将是可怕的!因为不管怎么说他确实是一个魔法史上旷世天才!」

  天才末路

  到了家,塞维娜奇怪的说道:「天地,怎么刚刚上学第一天就逃学呢?你不是想成为圣导师吗?这不是光摆在嘴上说说就能达到的,必须要拼命的努力才行!」天地无用急忙辩解道:「不,不是呀!是老师让我回来的,他说我已从初级班毕业了!他还说让我准备一把法杖,明天就去中级班学习!」塞维娜严肃的说道:「这怎么可能!孩子,小小年纪千万不要去学说谎!」

  「没有……我真的……真的没有说谎呀!」天地无用急得小脸涨得通红,却又不知道怎么辩解。

  「卡利玛学校是最杰出,也是最严格的学校!初级班一般人要学上四年,你怎么可能刚刚进去就能毕业!老实说,是不是不想上学……还是因为……」塞维娜心中忽然想道,天地无用外表像7岁,其实才1岁。一直以来得不到村子里的人认同,被视为怪物。可能他是受不了同学们的戏弄和讥笑才逃学的吧。

  「不,我说的是真的!我只是学会了雷电术,他就让我毕业了呀!」天地无用说道。

  「雷电术?你会雷电术么?」塞维娜不可置信的看着天地无用。

  天地无用念动咒语,手一挥,一个闪电把远处的一棵大树劈倒塞维娜看着远处被劈倒的大树,泪水涮涮而下。心中想道:「我的孩子果然是好样的!成为圣导师是你最大的理想……或许……这个愿望你真的能实现!妈妈一定帮你实现这个愿望!虽然……虽然你活不了多久……但我一定要让你实现这个愿望!」
  「妈妈,我让你生气伤心了,但我真的没说谎……真的……」看着妈妈泪流满面,天地无用也不由得大哭起来。

  「不要哭!妈妈只是……高兴……过度……因为你很争气!」

  其实就是她自己也分不清,这个泪水到底是悲伤还是喜悦。

               第七章节

  但是他们母子二人万万都没想到,天地无用的魔法天分却好像是到此为止了!升到魔法中级班以后的五个月里,天地无用再也没有学会任何中级魔法。他学得比所有人勤奋。当别人放学后,天地无用一人还是校园里,一遍又一遍的不厌其烦的练习。尽管天地无用再怎么拼命的努力,都是无济于事!中级班的西良老师也是大惑不解。因为他见到天地无用无论是手势还是咒语,都是无可挑剔的。最后他请教导主任安飞来帮忙,安飞也探测出天地无用的身体内有一股无名的巨大能量,而这能量已被卡隆封住,可是同时连天地无用自己的魔法能量绝大部分也被封。因为可使用魔法能量太少,就造成了天地无用无法使用中级魔法!以西良老师的能力,自信可以解开这个封印。不过一旦解开卡隆的封印,则会让其遏止的巨大能量爆走,造成玉石俱焚!到时候,不但天地无用将尸骨无存,就是整个学校都可能被炸毁这也就意味着,天地无用已不能再做一名魔法师!这对于天地无用来说打击非常大!一直以来他都把圣导师做为人生的最大梦想!这一事实却让他的梦想彻底成为泡影人间地狱

  就在这天一个惊人的噩耗传来。以勇气和臂力而闻名远近的KISS将军,在带领三千名士兵押运粮草时,遇到伏击。只有KISS将军一人得以突围,回到勇者大陆城外的军营。不过KISS将军只来得及向守门士兵特里说出一句话,便已气绝身亡他的最后一句话是:「黑森林……9区……地狱猎犬……」

  紫翼苍蓝听到人们议论押运粮草的部队遇到伏击的消息后立即赶到罗林要塞的军营。留守罗林要塞的副将军雨中根据KISS将军的遗言,判断出遇到伏击的地点在黑森林第九区。雨中副将军和紫翼苍蓝商议后,决定带领部队迅速赶往押运队出事的地点。虽然是伏击,但是能让KISS将军带领的三千名的精锐全军覆灭!证明对手的实力绝对是异常可怕的!两人精选一万名身披白金铠甲的全力型剑士,布成方阵向黑森林赶去。

  经过一个小时的急行军终于赶到黑森林的第九区——人类为了作战方便,对于每一个较大的领域都以每十平方公里为准,详细分为很多小区。到了第九区稍作搜索,就找到了战斗发生的地点。

  虽然身经百战,对于流血和死亡早已习以为常。但是在场的所有人还是都被眼前的惨烈景象惊呆了!

  与其说眼前的是一个刚刚战斗过的战场,更不如说是一个刚刚发市的屠场!整个大地都已被鲜血染红,树上地下,杂草众中,到处抛弃着七零八落的人体内脏。紫翼苍蓝只觉得嗓眼发紧,胃部一阵剧烈的翻涌。她急忙退到旁边的一棵大树旁,背倚着树干,大口的喘息着。

  一阵微风吹来,黑森林中树影婆娑,犹如群鬼乱舞,更添阴森惨烈之气。紫翼苍蓝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树枝上,似乎挂着什么东西,但是由于黑森林中光线很暗,看不真切到底是什么。她走到近前,仔细一瞧,原来竟是一根人体的大肠!一阵浓烈的腥臭味扑面而来。紫翼苍蓝再也强忍不住,蹲下身子,剧烈的呕吐起来!

  「为什么只有内脏,尸体却一个都没有?」牙将恶魔爆族说道。

  「因为他们的尸体——都被敌人吃掉了!」雨中说着走了几步,蹲下身体捡起一枚长达五寸的牙齿,说道:「从这颗牙齿可以看出,袭击他们的一定就是臭名昭著的魔族兽人部队!」

  「兽人部?听说他们智商都很低,不会使用武器,只用牙齿和爪子作战。我们的士兵可是全身铠甲,怎么会被兽人残杀呢?」恶魔爆族说道。

  「兽人族的爪牙和一般野兽的完全不同。他们锐利的牙齿就是钢铁所制的盔甲也会被其轻易洞穿!」雨中说着从地上拿起一把钢刀,用牙齿在上面轻轻一划,立即留下一个深深的凹槽!

  「而且根据KISS将军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可以推定:袭击他们的就是隶属于魔鬼戈登的地狱猎犬!这些地狱变异部队的体型,都是原来物种的几十倍!变异猎犬天生行动隐秘敏捷,更可怕的是他们有良好的夜视能力!在这黑森林中可说占尽便宜!」

  紫翼苍蓝走过来说道:「但是即使是如此,他们的数量一定不少!这儿已是后方,怎么会有如此多的敌人?」边说着,她一边四处查看。隔了一会儿她说道:「不好!附近有他们的基地!我们必须把他们找出来!不然它的危害将直接影响到前方军队的粮草供应,以及后方平民们的安全!」

  雨中说道:「你怎么断定他们有基地?」紫翼苍蓝说道:「兽人有长期野外生存能力。他们甚至可以一个月不吃。但是却只能以第一战斗形态战斗!从铠甲损毁程度看显然他们是以最强大的第三战斗形态战斗的!以第三形态战斗,他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衰弱期!这里离魔族国土有5天路程!以第三战斗形态战斗明显是极为危险的。」

  恶魔爆族说道「话虽如此,但是要知道,这黑森林极为广阔,想在这里找几千名的魔族士兵无异于大海捞针!」

  雨中喃喃说道:「这些伺伏在阴暗处的利齿,尖牙真是既阴险又令人心烦!」
  紫翼苍蓝听到这句话,忽然心头咯噔一跳,眼前的一切东西恍惚间变得熟悉起来,仿佛在哪儿遇到过!但是她自己明明知道,这样的事情绝对没有遇到过!因为不论是谁,遇到像这样的事情,一生都会记得清清楚楚!她自己都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感觉!她低头想了好一会儿,蓦然脑中灵光一闪「对!一定就是这样!」

  紫翼苍蓝抬起头来对雨中说道:「雨中将军,你知道噩狼传说是谁么?」雨中说道:「就是我们的KISS大将军呀!咦,你是怎么知道的?知道他这个绰号的人并不多呀!」

  「那么……他赶回军营是不是……只说了一句话……就死了?」紫翼苍蓝涩声说道。

  雨中说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说着他抬头叫道:「特里,当时KISS是不是只说了一句话便身亡?」一个黑黑的士兵说道:「是的,将军!」
  紫翼苍蓝全身激棱棱打了个冷战,一种莫名的恐惧攫取了她整个身心「难道……那是他的诅咒?正如黑水村的人们所说?」紫翼苍蓝想道。

  「不……不会……」紫翼苍蓝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天地无用在黑水河边那段自语以及那臭污的河水,诡异的漩涡突然出现在她脑海中,一直萦绕不去!而且至今想来那天天地无用的神情似乎也很阴沉「是不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蛰伏在他体内?」

  雨中将军看到紫翼苍蓝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关心的问道:「紫翼苍蓝,你怎么了?」紫翼苍蓝这才抬头,略带慌乱的说道:「没……没什么……」雨中说道:「哦,那我们现在先回去吧!四处城门加强戒备!等想出好方法再出城搜索敌踪!」

  在路上紫翼苍蓝心中一直很是矛盾。最后决定再去黑水河边看看。

  「或许,只是那条河有什么古怪!」紫翼苍蓝心中想道。

  当紫翼苍蓝赶到黑水河边那棵椿树附近,她赫然发现天地无用也在那里,而且还站在那棵椿树旁!5个月不见,天地无用的身体已长成十二岁左右。

  此时,他的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诡异阴暗的气息。这股阴暗气息越来越浓,最后竟变成有形之物!这股黑气犹如一束光柱直冲天际,并以他的顶门为中心渐渐像外扩散。黑气所过之处树叶飘零,在空中又变成碎片!

  「好强烈的,充满着憎恨和怨念的杀气!」紫翼苍蓝骇然想道!紫翼苍蓝可以说是看着天地无用长大的,他的一切似乎她都很了解, 此时紫翼苍蓝却忽然觉得自己对天地无用一无所知!

  从天地无用的侧面看去,他那遥望着远方的,如同黑宝石般的双眸中黯淡无神,显得无比忧伤——甚至是绝望!

  良久,天地无用低下头,看着黑浊的河水。忽然一颗大滴的泪珠滑过脸庞,「嗒」的一声,落在河里。霎那之间整个黑水河全部沸腾起来!

  紫翼苍蓝大吃一惊,同时她发现天地无用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你,又来了么?除了妈妈和紫翼阿姨只有你……愿意和我玩!」顿了一顿,他又喃喃说道:「……阴沉的黑暗……连炽烈的火炬也无法穿透……唯有魔法之火才能指示光明的道路……恶毒的咒语……唤醒了沉睡的亡灵……空旷的甬道回荡着……绝望的惨叫……远古的记忆……即使是魔鬼也无法漠视!」天地无用擦了擦眼睛,过了片刻,继续说道:「我真的好想紫翼阿姨呀!好几个月没见到她啦!……怎么,你说她来了么?」

  天地无用随即转头四处张望。一眼就看到站立在不远处的紫翼苍蓝。他高兴的说道:「紫翼阿姨!」边叫着边向紫翼苍蓝跑来。

  跑到紫翼苍蓝的身边拉着她的手,亲昵的说道:「阿姨,你不是说常常来看我么?怎么好几个月没来啦?」紫翼苍蓝微笑着说道:「阿姨在前线打仗呀!如果战争胜利了,魔族退回死亡沙漠,阿姨会一直陪着你,好不好?」天地无用喜悦的说道:「好呀!」紫翼苍蓝说道:「哦,你今天怎么不去上学呀?」天地无用低下头,说道:「因为……安飞老师说……我的体内魔法元素很少……并不适合做个魔法师……我连魔法师都无法做到!……怎么可能做圣导师呢!……是不是……正如村里人所说的……我……是个……废物!……垃圾!……呜呜……」天地无用扑到紫翼苍蓝的怀里痛哭起来。

  看到天地无用哭泣的这么悲伤,紫翼苍蓝忍不住也落下泪来。两人就这样相拥哭着。

  紫翼苍蓝忽然感觉怀中的天地无用似乎在长大!紫翼苍蓝收住泪水,看着天地无用,天地无用并不是「似乎」长大,而是真的在以「看得见」的速度在长大!刚才两人相拥而泣之时天地无用的头顶只及紫翼苍蓝的胸脯,而此时却已到她唇际!此时的天地无用大约有十四到十五岁左右!

  紫翼苍蓝想道:「原来他在哭泣的时候竟然加速成长!不行,他不能再哭了!」
  「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道路,你虽然不能当魔法师,但只要你努力,一样可以做一个很厉害的剑士呀!」紫翼苍蓝安慰他道。

  「不!我不要做剑士,我只要做魔法师,因为……因为圣导师是我最大的梦想!」天地无用说道。

  「并不是只有魔法师才能成为圣导师,剑士一样可以成为圣导师!」紫翼苍蓝说道。

  「真……真的吗?」天地无用喜悦的说道。但随即泄气的说道:「你不要骗我了,剑士是不会任何魔法的,仅仅以本身的力量作战!而圣导师却是以魔法作战。『圣极光』『星云火链』『致命圣印』这些战士怎么能学会!」

  「呵呵,关于圣导师的事你知道的不少么!你也应该知道除了卡利玛外还有一个圣导师红羽吧!他本来就是一个剑士!其实不论是施展魔法的法力,还是使用剑技的斗气都来源于人体的灵气!由于天生资质的关系,有些人灵气偏寒,有些人偏热。偏寒的适于施展魔法,而偏热的则适于练剑术。但是万物殊途同归,无论是大法师,还是大剑师,练到极至时,对体内的灵气控制已到了婉转如意,无所不能的地步!对于他们来说,剑技还是法术只是一种表象而已!因此只有圣导师才能施展的『圣极光』『星云召唤』『致命圣印』既可以说是『技』也可以说是『术』!因此当年,即使是有不死之身传说的魔帝也惧怕圣导师!历代魔帝的暗黑斗气居有『蝶变』之能,在『蛹』的状态时对物理攻击免疫,在『蝶』的状态时对魔法攻击免疫。不过圣导师的每次攻击都是兼具『物』和『法』!所以你只要努力修习剑术,一样可以成为圣导师呀!」紫翼苍蓝说道。

  但是另外一件事她没有告诉天地无用。剑士与魔法师相比,若想成为圣导师,要难上百倍!剑士一直以自身肉体的锻练来强化灵气。魔法师却是通过意念来强化并吸收外界灵气,而且通过咒语引发自身的潜力。一个同等级的剑士永远无法和同等级的法师相抗衡。因为法师潜力被充分挖掘,一直以自身的120% 的灵气作战。不过长期处于潜力透支状态的法师也就老化的特别快。正常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法师就会头发花白,而且体力也比普通人差。这也就为什么魔法师在大家印象中是个老者的原因。不过另一方面,因为充分甚至超常发挥着自身潜力,魔法师更容易成长为圣导师。红羽机缘凑巧,吃过一枚幻境之实,灵气骤然暴升,否则也很难成为圣导师。

  「真的……是真的吗?」天地无用的眼睛中闪烁着兴奋和希冀之光。

  「是真的呀!阿姨怎么会骗你呢!」紫翼苍蓝说道。此时紫翼苍蓝自称阿姨时觉得有些别扭。因为毕竟站在她面前的天地无用看上去已是个年龄十四岁左右的少年!而她二十岁还不到。

  本来紫翼苍蓝想问天地无用关于他为什么能作出预言的事。但紫翼苍蓝看出这一定和他的眼泪有关,他的眼泪一滴到河水里,河水便沸腾起来。可是同时他只要一流泪,身体就会加速成长。紫翼苍蓝心想,再怎么样也不能只因为要解开自己心中的疑问,就让天地无用本已极短的生命再缩短!另外这样一问很可能伤害到他的心。从刚才他所发出的怨念居然化成有形之物就可以看出,天地无用的内心压力非常大,这时再增压力,极可能会使得他心理变异!

  「我知道你是想问关于噩狼传说的事!那只是一个从河里传来的奇怪声音告诉我的。其它的我也不太清楚!还有你这次来一定想知道袭击噩狼传说的怪物藏身何处。这点我倒是知道。他们在黑森林的第九区和第十区交界之处修建了一个隐秘的地下城。一个酷似蛇头的洞穴便是入口!……还有……其实你不用担心我的。因为至少还有妈妈和紫翼阿姨你一直都关心我,期待着我,希望我能有所成就!」

  「通灵术!这是十二贤者之一驰独特的术!可以与自然界中动物植物沟通,从而预知一些未来发生的事!这种术是驰所独创,天地无用怎么会?」紫翼苍蓝心中暗自吃惊!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