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联盟】(02-03)【作者:shisu1235】

情色小说-【主播联盟】(02-03)【作者:shisu1235】

字数:259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

  系上了安全带,吴宇舒问:「你们都有那张?」

  「嗯」刘盈秀边说边拿出「龙越江」的邀请卡,而在旁边的房业涵也跟着拿出。

  「这样喔」吴宇舒心中有点五味杂陈,毕竟这一去,恐怕不会有什么太好的事情发生。

  「宇舒姊姊,你怎么会拿到这个?」房业涵问。

  刘盈秀看向吴宇舒:「你跟她熟?」

  「算是吧,在健身房里见过,你跟业涵第一次见面吗?」吴宇舒说。

  「也不算是第一次,但你知道的」刘盈秀耸肩说。

  吴宇舒看向房业涵:「我才要问你为什么你会拿这个?」

  「这是我老师给我的,他说这个会是」

  吴宇舒在房业涵还没说完就摇了摇头:「业涵,你真的是真心相信你老师说的话吗?」

  「算是吧」

  吴宇舒看了刘盈秀一眼:「业涵,你真的确信要走上这条路吗?一旦走下去了,就回不了头了喔」

  「没错喔,你要想清楚喔,我相信你其实也知道这台车会载我们到什么样的地方」刘盈秀也说。

  房业涵微微一笑:「谢谢两位姐姐的关心,不过业涵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那就好」吴宇舒微微一笑,看向刘盈秀:「秀,你们那边最近很热闹,是吧?」

  「算是吧,今年这一场算是蛮盛大的,广告打的多,赞助厂商也招的不算少」刘盈秀耸着肩,说。

  「应该是慕名而来的居多吧,毕竟这次的宣传人可不是一般人」吴宇舒露出一抹意有所指的笑容。

  「你是说佳玲吧」刘盈秀回道。

  在一旁的房业涵问:「秀姐,你们这次活动里面要做些什么啊?我有听说我们那边也想办一场类似的事情」

  「说实在的真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做一些我们日常做的一些杂事,还让他们体验一下当记者的样子」刘盈秀说的一副很无趣的样子。

  「所以真的会选出明日之星吗?」

  「说到这个你就更能相信新闻界其实也是黑暗到一个极致的,其实在活动的一开始我们就已经有被告知会有内定人选这件事情了,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公平竞争,真的会选上的,大概在报名的时候就已经选好了,只不过是排名的顺序还没决定罢了」

  房业涵露出惊讶的表情,吴宇舒摇摇头:「新闻界总是在挖别人别行业的黑暗,但说实在的真正最黑暗的往往就是新闻界自己,业涵,尤其是像你这种新生代的美女主播,你应该算是非常清楚这一点的吧」

  「姐姐你知道?」房业涵既是吃惊又是不好意思地说。

  「新闻界中最大的好处大概就属彼此之间没有秘密这件事了吧,我是怎么坐上主播台的,你是怎么在这么短时间内成为新一代女神的,诸如此类地这种事情,只要你愿意去打听,就一定会知道」吴宇舒说的很坦然,但在其中包含了些许的无奈。

  开了一段时间,刘盈秀突然问道:「你们都在同一间健身房喔?」

  「是啊,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跟姊姊是在同一间的,但我们很少会遇到,时间不同,做的项目也不太相同」房业涵说。

  「那你们是刚好遇到啰?」

  「是那天我在上的那堂有氧课老师刚好有一次请假,换到姊姊的老师那边上,所以那天就正好在课程交接的时候遇见了」

  刘盈秀看着房业涵五秒后,看向吴宇舒:「是你教的吗?」

  吴宇舒一脸疑惑,刘盈秀又说:「怎么听都不是这么简单而已」

  「不然呢?」吴宇舒靠道椅背上,反问。

  刘盈秀又再次看向房业涵:「算了,我其实是只想问一下,因为最近腰跟肩膀都很容易痠,有人推荐我去做点运动之类的,稍微练一点肌肉」

  「那可以去我跟姐姐那里啊,那里很注重隐私的说,完全不怕会有什么人来骚扰你,而且在那边运动的以女生较多,就我知道,不只我跟姊姊在那边而已,还有好多人都在那边运动,主播圈就有像简懿佳、卓君泽,宅男女神那边也有像张景岚和辜莞允,演艺界的更是有蔡依林和田馥甄,名媛和模特儿界也有」
  刘盈秀点头:「好喔,听起来是真的很不错的一家健身房,我说宇舒,你也推荐一下嘛,一个人坐在哪里」

  「业涵没有当主播也都可以当推销员了,我再说就太过了,而且啊,你们都没有发现吗?」吴宇舒边说边看向窗外。

  「发现什么?」刘盈秀和房业涵也一起看向窗外。

  「我们被带到偏远的地方了」吴宇舒说。

  而在东森新闻大楼里,王淑丽正挑灯夜战着,毕竟明天又要出外景去报气象了,将所有的资料都在看过一次,虽然已为人妻且已过了花信年华,但认真且成熟的魅力,在白色的桌灯下,侧着头的脸庞仍旧是令人心动不已。

  「还在工作啊?」

  王淑丽抬起头,只见大大走进办公室,王淑丽露出招牌的灿烂笑容:「你也还在啊?」

  大大坐在吴宇舒的位子上,翘起脚看向王淑丽,且说王淑丽放下画重点的萤光笔,转过身来,这才赫然发现王淑丽竟然全身只穿着一套纯白色的内衣内裤,34B的酥胸在那款火红到爆卖的超集中托高胸罩中一下子涨成了D罩杯,而在腰间绑上平结的三角裤更是紧贴王淑丽的三角地带,肥厚的花瓣可以说清楚映在白色的布料上。

  「明天要去什么地方啊?」大大问。

  「要去採芒果」王淑丽说。

  大大摇摇头,露出一抹奸笑,而王淑丽也露出一抹淫荡的微笑,又说:「这里几乎每个座位的主人都是你跟前奴,不过你倒是谁的位子不坐,就是要坐在吴宇舒的位子上,你真的对他情有独锺啊」

  大大耸肩,一副就是「那又怎样?」的样子。

  「只可惜今晚他不是你的」王淑丽说。

  「不是我的,也没有关系,毕竟我还是看的到他的一举一动」

  王淑丽疑惑地问:「为什么?他今天不是去跟她老公约会吗?」

  大大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王淑丽忽然心领神会:「你好坏喔!竟然」
  「还记得那栋青蓝色的楼房吗?」

  王淑丽一听,就算是小麦色的皮肤,也能清楚看见红晕,点点头:「记得」
  「今晚会是他的第一晚」

  说着,大大站起身,走到王淑丽的椅子后方,一双大手从王淑丽的肩滑下去,右手一把抓住王淑丽的一边胸部,另外一只手则是摸到王淑丽的阴部,在王淑丽的耳边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后,说:「今晚就让我先来採芒果吧!」(日文中,因阴部的发音与芒果相似,常以芒果代替)

  又回到麵包车上,在一个离市区有段距离的停车场里,麵包车停了下来,三名美女主播都以为准备要下车了,却说车门突然打开,又是一名戴着面具、穿着警卫装的男子出现,三名主播看向他,他说:「三位,包包放在车上即可,人下车就行」

  三名主播下了车,麵包车忽然往前开了将近一百公尺又停了下来,穿着警卫装的男子指向旁边发动着的三辆新闻车,说:「请去里面,按照指示做」

  三名主播各自走到自家的新闻车里,里头放映着一支影片,而在车子里头都放着一根粗大的电动阳具,影片里同样是戴着面具的男子用宛如主播一般的姿势和口闻命令三名女主播。

  三台新闻车几乎都是同时打开,三名主播脸上都是无限的害羞,就算是在床上或是任何性爱场合都是无比娇态媚样的三名主播,仍对在户外这样只穿着一套性感内衣而感到羞赧,而且又加上阴道里插着一根粗大的电动阳具,警卫面具男说:「请将双手放下来,以正常姿势走回麵包车上」

  三名主播不情愿地将摀住身体的双手放了下来,踩着平时走已习惯的高跟鞋往前走,但这个户外停车场的路面却尽是砂石不然就是坑洞,三名主播走的是身颤体抖,而且阴道里还有一根电动阳具,跌跌撞撞间,那根电动阳具仍摩擦触动着三位女主播的肉壁,性欲一点一点地被碰了起来。

  吴宇舒算是三个里面走地较快的,当他走到五十公尺时,警卫面具男忽然吹了一声哨子,吓坏了三名主播,以为有人来,但也在同一时间,三名主播瞬间掉到地狱一般的难受。

  电动阳具开始动了。

  「痾……不……不要……痾痾痾哼哼……拜託拜託……停下来……啊啊啊啊哼痾……嗯哼……啊……呜……不要这样子啊……住手住手痾啊……」

  走在最后方的刘盈秀呻吟道,全身颤抖宛如风中枝叶般,而在前方的吴宇舒和房业涵也没有多好过,房业涵走了几步便会停下来休息减缓刺激,而吴宇舒则是像是希望尽快回到车上班的一边走一边忍着一边摇摆着走向麵包车。

  然而就在三名主播逐渐开始可以适应时,电动阳具的威力又再次增大,刘盈秀可以说是尽了全力才没有跌坐到地上,双手压着腰间,双腿内摺成八字型,表情已经扭曲。

  「哼……哼痾痾痾痾嗯嗯嗯哼呜……不……不要呜呜痾喔喔喔喔不要……停下来停下来痾啊啊啊啊啊啊啊撞到了啊……痾嗯嗯哼哼哼花心……啊痾……」
  房业涵叫着,此时多走一步路都像是要他的命一般,但又不得不往前走,粗大的阳具快速的上下伸缩冲撞着阴道,每一次都顶到花心,房业涵万万都没想到这款订做的电动阳具竟会让她如此的痛苦,原本他还以为被强强调教过后的自己非常耐得住了,但如今却被一根电动阳具插到濒临高潮。

  吴宇舒还是苦苦撑着,就算电动阳具对他的刺激完全不亚於大大给的,但吴宇舒还是忍着,不让自己停下来,那在耳边回荡着「嗡嗡」马达声,让吴宇舒感觉到无比的痛苦但又想要,用右手搓揉着自己的胸部,让自己能稍微减缓就快要止不住的性欲。

  眼看着麵包车就在前面五步的距离了,吴宇舒咬住下嘴唇,用力的将双腿肌肉崩起,要大步走向前时,忽然他感觉宛如晴天霹雳一般的快感从花穴瞬间窜至全身各个毛细孔,他全身抽动,仰天长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痾痾痾痾痾痾不行了啊……喔喔喔喔痾哼嗯嗯嗯哼……要去了啊……忍不不住了阿婀婀婀婀婀婀婀婀婀婀」

  只说那三根在名主播花穴内的电动阳具瞬间又提升了一档次的威力,不仅转动更是伸缩,而且速度与力道都是不同别日可与的猛烈,就连三主播中最有经验的吴宇舒也无法抵抗这股宛如空降凶雷的高潮,一时之间无法动弹半步,刘盈秀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房业涵则是蹲下来,而吴宇舒因为太过突然而收势不及,站着就把憋了很久的淫蜜一股脑儿的泄出。

  终於三人都上了车,三人三对胸部剧烈的上下起伏,湿透的全身早已分不清楚汗水和淫水,麵包车又开始动了,而主播们阴道内的电动阳具也没有再动了,除了有时路上颠簸或紧急煞车而物理性的冲撞主播们狼狈的花穴,承受不住的时候就是真的承受不住,潺潺淫流让麵包车上充满了淫靡之象。

  「所以今天是什么样的主题?」王淑丽边扣上胸罩的背扣,边问道。

  大大坐在吴宇舒的办公桌上,说:「不知道,我只拿到一张邀请卡而已」
  「喔,你的女人结果你没有去搞清楚会被怎么玩?」王淑丽弯下身,捡起内裤。

  「你也知道,每一次的重新改组之后,就会有一次翻修,这一场是第一场,谁说得准呢?」

  「也是啦,只希望明天还看得到宇舒」王淑丽穿起内裤后,将碎花裙穿上。
  「放心吧,我想应该还不至於第一场就玩这么大,不过听说淑丽姐你的第一场就让你整整昏了三天」大大笑着问。

  王淑丽露出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是啊,我绝对不会忘记那一晚我是怎么被抓起来操的,每一下都似乎可以让我高潮」

  「这么刺激喔!那我真期待今晚的直播啊!」

  「你就这么变态?看你的女人被操」王淑丽白了大大一眼。

  麵包车终於来到房屋里,三名主播早已经是汗水斑斑,挪动身子都稍显困难,司机面具男和其他两名接客面具男一人拉着一个走进房子里。

  「这是哪里?」吴宇舒问。

  「青楼」司机面具男,说。

  「我们为什么要被带来这里?」刘盈秀问。

  「龙越江今天开幕」接客白面具男,说。

  「龙越江是什么?」房业涵,问。

  「等一下你们就会知道了」接客红面具男,说。

  三名主播被带进一间房间中,看起像是一间高级酒吧,一整面墙的高级精品酒陈列着,一张长长的吧台,三个高脚椅。

  然而这间高级酒吧中,却有着一个半圆形的小型舞台,而在舞台的旁边还有张椅子。

  三名面具男拉了三把椅子到酒吧的正中心位置后,把三名主播带上位子,左边开始是刘盈秀、吴宇舒、房业涵。

  吴宇舒看向司机面具男,司机面具男说:「请享用,龙越江,三位主播」
  说完,三名面具男便走出酒吧,房业涵看了看吴宇舒和刘盈秀,吴宇舒说:「静观其变吧,总感觉今夜」

  吴宇舒的话都还没说完,门又打开了,是一名穿着侍酒师衣服、带着无框眼镜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向三名主播鞠了个躬后,走到吧台,三指酒杯,分别倒上了三种不同的酒后,又把三指酒杯端到三名主播面前:「请选」

  三主播互看了一眼后,便各自选了杯,侍酒师又走回吧台。

  「这酒好甜喔!」刘盈秀说。

  「我的有点酸」房业涵说。

  「我的是辣酒」吴宇舒稍稍皱眉地说。

  这时舞台的镁光灯亮起,从舞台后面的布幕中走出一名拿着把吉他的乐师,他也是再向三主播鞠躬后,静静地走到舞台旁边的椅子上坐。

  轻轻一弹之后,吉他声响起,刘盈秀说:「手指很有力,而且拿捏的刚刚好」
  「就这样你就听出来了喔?」吴宇舒不相信地看向刘盈秀,说。

  「拜託,宇舒,才女主播不是在叫假的,更何况我可是有在练团的」刘盈秀挺起她那32C的美胸,说。

  乐声响奏了一小段后,从原本的单音变成了刷和弦,刘盈秀的表情逐渐放松了下来,听见美妙的音乐总是让刘盈秀感到舒服。

  「出来了!又有人出来了!」房业涵说。

  只说一名上半身赤裸、理着平头、下半身穿着一条牛仔裤的猛男大步走出舞台后的布帘,结实的胸膛、块块分明的六块腹肌,一出场便是气势十足。

  眼前的景象已经打破了三主播的尝试,他们原都以为所谓的猛男秀都是需要那种吵闹的音乐和奔放的舞蹈,但如今眼前的却是正好相反,猛男和乐师的配合别有一番风味,而且还可以感觉到那隐藏在每一个舞步中的眼神与动作挑逗。
  猛男一个翻身,翻跟斗的跳下舞台后,月球漫步地来到三主播面前,三主播自然而然的抬起头看向猛男,猛男抖动了几下胸肌后,伸出大手,摸了一把吴宇舒那对只罩着件胸罩的32B巧乳后又一个转身,来到房业涵的身边,大手一拍,拍了下房业涵的臀围34的丰臀,之后在一个滑步,捏了回刘盈秀的24吋的小蛮腰。

  三个动作只在一瞬间就完成,三主播被吃豆腐吃的是后知后觉,猛男对三主播露出一抹浅笑后,随着节奏变快的吉他声向后一跳,双手放在脖子后方,双脚张开与肩同宽,开始扭动腰桿子,就像是在做爱一般的抖动。

  三名主播不由得想:「天啊!如果被这样子干,会死人的吧?」

  一直待在控制室看着摄影机画面的白牛摸了摸下巴:「是时候开始飨宴了!」
  猛男秀开始了五分钟后,在停车场的刺激以及路程挑逗,再加上「龙越江」宴上含有春酒「吻别」的黄汤、乐声能挑起性欲的吉他声和最直接攻击感官的猛男舞,三名主播如今高涨的性欲已经渐渐压抑不住。

  房业涵想要靠喝酒来压制,所以他走向吧台,坐上吧台椅,跟侍酒师说:「再给我一杯,什么都可以」

  「好的」侍酒师点头后,拿出一只玻璃杯,倒上一杯红酒。

  刘盈秀则是将希望寄託在乐师弹奏的技巧与美妙上,他可以说是一步走三回俏地来到乐师身边,蹲了下来,看着在吉他弦上转换顺畅的手指。

  而吴宇舒则是努力的看清猛男的舞步,虽不若房业涵跳舞的专业,但也是小有心得的吴宇舒想要聚精会神地看清楚猛男的任何一个舞步。

  但事情总是与想要的违背,吴宇舒无法专心於舞步,反而离不开猛男那不停抖动、时而靠近时而远离的三角地带。

  猛男忽然靠上来,双腿分开在吴宇舒的双腿两旁,腰一挺,将三角地带几乎已经贴到吴宇舒秀緻的脸蛋上,一股只属於男人胯下的味道扑鼻而来,醺的吴宇舒心动情跳。

  猛男牵起吴宇舒的手,将吴宇舒带离座位,单手抱住吴宇舒的24吋的柳腰,吴宇舒感觉到猛男因为跳舞而身上发散出的温度,些许的汗水让吴宇舒更是淫欲荡漾。

  猛男带着吴宇舒一个转圈,吴宇舒没有料到会有这样一个动作,电动阳具瞬间刺痛到吴宇舒已经变得相当敏感的花穴,吴宇舒腿一软,要不是有猛男的手抱着,吴宇舒恐怕已经柜坐在地上了。

  猛男也发现了吴宇舒的状况,撑住吴宇舒的瞬间,仍旧不忘用另外一只手拍了下吴宇舒35吋的翘臀,而这一拍,吴宇舒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一般地颤抖了一下,无法站稳的她,整个人贴到了猛男的身上。

  另外一方面,在吧台前,房业涵与坐在旁边的侍酒师互相看着对方,侍酒师将装着红酒的红酒杯递给房业涵,房业涵接过后,突然酒杯里的酒冒出了泡泡,房业涵吓了跳,看向侍酒师,侍酒师说:「请用」

  泡泡打在嘴唇和脸颊上,房业和感到稀奇不已,但有一个微弱且熟悉的声音让房业涵有点心惊。

  酒喝的很慢,见底时,只见一粒跳蛋在酒杯里跳动着,与玻璃发出「叩叩叩叩叩」的声音,房业涵感觉脸热,刚才自己喝的酒竟然里头有跳蛋。

  侍酒师又倒了一杯,这一杯看起来像是啤酒,但已经没有了上面那层纯白的酒花,房业涵看向侍酒师,却说侍酒师突然捱近房业涵,细緻的手掌放到了房业涵雪白的大腿上,房业涵身子向后退了一点。

  侍酒师的手弓起,五根手指头的指间宛如树林中的松鼠一般,又是跳跃又是急奔又是缓步又是潜行,房业涵的大腿被骚的是又痒又舒服,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嗯哼……」

  「请喝下这杯」侍酒师空着的另外一只手拿起啤酒,交到房业涵手上。
  房业涵看着没有酒花的啤酒,心想:「会不会很苦啊?」

  说完,便闭上眼睛,一口将啤酒喝掉,侍酒师在房业涵闭眼喝酒的时候露出一抹深不可测的笑容。

  就在房业涵放下酒杯,啤酒还停留在他嘴中的时候,侍酒师忽然凑上前去,一口吻住房业涵,舌头出其不意地窜进房业涵的嘴里。

  在舞台旁边的乐师如今早已不抱吉他了,所有的音乐都已经是音响播放出来的,现在的那张椅子上坐着的人是刘盈秀,刘盈秀抱着吉他,纤纤手指放在弦上,而乐师则是站在椅子后方,双手从刘盈秀一头乌黑秀发散落的肩上伸至吉他上,把手把地教刘盈秀。

  而在偶尔手势的转换时,乐师的手都会触碰道甚至是挤压到刘盈秀的美胸,而这每一次都让刘盈秀感觉到一股热流在身体内流动。

  「是这样吗?」刘盈秀问。

  乐师摇摇头,右手自刘盈秀一对双峰中间穿过,手指轻轻勾起刘盈秀右手食指,放到正确的位子上:「这样才对」

  而刘盈秀虽是有心学习,但被这么一穿过,躁动的情欲宛如被托高的胸部一样高高地涨起,根本无法专心听教,再加上乐师有意无意地用左手在刘盈秀的腰与臀之间模糊地界线上打拍子,更是让刘盈秀心痒,吐出的娇气渐渐变大。
  在与吴宇舒中午尽情欢爱的房子中,大大看着「龙越江」的直播,喝着啤酒,喃喃自语地说:「猛龙啊猛龙,你可别干坏了我的女人啊,她是我的」

  萤幕中的吴宇舒正被猛男推回椅子上,大大说:「吴宇舒主播,准备享受『龙越江』的极致快感吧!是说,我是不是应该叫个人来给我消火啊?」

  只说在「龙越江」的现场,淫靡之象已经产生,猛男猛龙将吴宇舒压在椅子上,先是将吴宇舒阴道内的电动阳具抽出、丢在地上后,便在吴宇舒还没反应过来时,将一根堪比大大的神龙棒狠狠灌入吴宇舒湿润的花穴中。

  吴宇舒被这么一插,竟是瞬间的高潮,十根脚指头立即卷起,身体抽蓄,双眼瞪大,赭唇张开,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大啊……锕锕锕锕锕锕锕哼……高潮了啊……」

  「哪有人一被插进去就高潮的啊?吴宇舒主播,听说你是百年一见的难得名器,就让我猛龙来一试深浅吧!」

  猛龙手撑着椅子,只以腰部来回摆动,那根神龙棒不快也不慢地前后推入又拉出,吴宇舒垂放的双手握紧了拳头,毕竟那根神龙棒可是每一下都让吴宇舒感觉到撕裂的疼痛。

  就跟每一次刚被大大插入时一样,又痛又爽。

  「喔喔喔呜呜痾……痾痾哼嗯哼痾痾痾……要死了啊啊啊痾……在椅子上被干啊啊痾哼嗯嗯嗯……会坏掉的啊喔嗯痾痾痾痾痾痾痾……」

  猛龙将吴宇舒的双腿抬放在肩上,这一招可是让那根龙屌完全深入进吴宇舒的花穴中,而且猛龙的抽插速度快速异常,像是蛟龙翻腾着一般,又是猛烈又是激情,吴宇舒就算被大大干的已经上瘾,都是一时之间无法承受如此拍岸惊涛抽插。

  「喔嗯嗯哼嗯嗯嗯嗯痾喔……要高潮了啊恩恩恩恩哼恩啊……不行了啊这根肉棒太大了啊痾嗯哼……会坏掉的啊喔喔恩哼啊啊啊……」

  猛龙本来前压的身体忽然向后挺,原本是向下刺撞的力量一时之间变成了上钩的龙力,一下又一下的举顶,让吴宇舒感觉到前所有的深切快感,就像是整个人都要被举起来似的,却在要到天堂之门前被狠狠摔到修罗门前,一对酥胸剧烈晃动着。

  另外一边,刘盈秀发出了阵阵夹含着羞喘的呻吟声:「嗯哼嗯嗯嗯哼嗯呜呼呼呼呼嗯……嗯哼呜呼好热啊嗯啊啊啊嗯哼哼哈……好舒服嗯嗯哼对就是那里……嗯嗯哼嗯哼」

  「喔呜喔呜喔好爽啊……这手揉的有够爽的啊……喔嗯哼喔嗯好向都要被摸到高潮了啊……喔喔喔嗯你的手好巧啊……秀秀爽死了啊……」

  乐师将吉他放在一旁,双手如抚琴一般的对待刘盈秀的寸寸嫩白肌肤,从颈部开始,乐师的手指头先是上下滑动,后又变成的轮指跳动,之后又滑落到锁骨上,长了茧的手指头虽摸起来粗糙不堪,但却宛如是天然的按摩手套般,刘盈秀滑嫩的皮肤一接触,就像是被上万跟短刺扎到一般的享受到快感。

  乐师来到刘盈秀的面前,也不脱去刘盈秀的胸罩,便直接摸起刘盈秀的美胸,那套内衣的内衬不揉不搓都宛如正常的内衬一样,但被乐师这么一托压,浅藏在里头的颗粒霎时间便起了最高的作用,随着乐师的双手和十根手指的移动和变化,点点颗粒不仅加深乐师的刺激力道,更是让刘盈秀淫呻荡叫:「喔喔喔喔嗯哼这是什么……什么胸罩啊喔喔嗯哼还有……还有颗粒啊啊喔好爽舒服啊痾嗯……盈秀的奶被揉捏得好爽啊……喔恩哼……」

  乐师的手来到了刘盈秀的双腿中间,早已经因为挑逗而没有阖上的双腿,如今更是关不起来,那跟电动阳具至今还是插在刘盈秀早已经水流氾滥的肉穴内,乐师也是不脱去刘盈秀的丁字裤,而是手掌一压,将电动阳具深深推入,刘盈秀倒抽一口气后,感觉到无比的刺激,放声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去了啊痾痾痾痾痾痾哼嗯……」

  而在吧台前,房业涵被侍酒师吻的是出其不意,而更令房业涵讶异的是侍酒师的舌头灵巧地宛如是手一般的自如控制。

  一下子就缠绕住了房业涵的舌头,房业涵惊讶的一时之间不知所措,而侍酒师也顺势将身体整个压到房业涵的身上。

  唾液的来回流动,房业涵万万都没想到原来亲吻是如此的舒服,再加上侍酒师一双手巧妙的撩弄,房业涵感觉到浑身燥热难耐。

  「痾痾痾痾痾……嗯嗯嗯嗯嗯哼嗯哼痾……呜呜呜呜……好舒服喔痾啊嗯哼……感觉好像好像痾痾……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就要出来了啊啊啊啊啊」
  房业涵张着嘴,微微闭着眼,仰着头,呻吟出挑逗雄心的话语,侍酒师已经吻到了脖子上,是轻轻一亲或是重重一吸,皆是让房业涵心神飘至天境,而且侍酒师还适时地加用手辅助,轻挠着肚皮,房业涵一时之间感觉到肚子里的酒水翻腾的厉害。

  「嗯嗯嗯嗯嗯哼啊啊喔……好像快要……嗯嗯哼啊啊啊嗯哼啊……要忍不住了啊……嗯哼啊啊喔喔嗯哼……搅动的好厉害啊喔痾痾痾痾……」

  房业涵喘着气哀嚎着,已经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要让她忍不住了,但仍旧是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来压制喷发的欲望,而侍酒师则是拉下房业涵的胸罩,对着已经挺丽的乳头进行一阵如闪电如打雷般的快攻,直让房业涵浑身打颤,舌头如蜻蜓点水一般的触碰着乳尖,嘴唇如抽气管一般的吸吮乳房,更加上牙齿的咬啮,房业涵如今已经双颊发白,她悔恨自己刚才喝了太多酒,如今被这样子逗弄,敏感体质的她早已经到了最大的极限。

  「不行了不行了……痾啊啊啊痾……真的要不行了啊……喔喔喔喔嗯哼喔嗯……要去了啊啊啊啊嗯啊要高潮了啊啊啊嗯……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最后一个压倒房业涵的是侍酒师忽然张大嘴吸住整颗房业涵的右乳房后,忽然松开后发出的一声:「啵!」房业涵积累许久的尿意,终究是忍不住的喷发出来。

  「要换一下吗?」猛龙对侍酒师问。

  「可以」侍酒师看向抱着刚高潮过便的无力的吴宇舒的猛龙,点头。

  「我也参一脚吧」乐师说。

  「那我去你那边,你去他那边」猛龙对侍酒师说。

  「好」

  猛龙将吴宇舒放在地上,低声地在她耳边说:「美人,我等等就会来干你啊!」
  说完,一下深顶,让吴宇舒又叫了一声后,拔出仍旧精神旺盛的肉棒子,走向房业涵,侍酒师则是走到不断抽动着24吋纤腰的刘盈秀前,乐师兴高采烈地来到吴宇舒身旁:「准备好第二波的高潮了吗?吴主播」

  各自轮了一遍后,吴宇舒、刘盈秀以及房业涵早已经进入发情状态,只见猛龙抱着上半身趴在桌上的房业涵的23吋的纤细的腰桿子,龙屌快速猛烈的进出,直让房业涵大声的浪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痾痾痾嗯喔喔喔喔喔喔……爽死了啊……要爽死了啊喔喔喔」

  猛龙的肉屌连续不停的抽插,房业涵被猛龙干的是完全无法克制自己的浪叫:「喔喔嗯嗯哼嗯……美死了啊……业涵要被龙哥哥肏到高潮再高潮了了啊……喔喔喔喔喔」

  「瞧你这骚货!把你干死都还不够!」说完,猛龙腰一挺,巨大的龟头用力地顶到房业涵的花穴深处。

  另一方面,刚被猛龙和乐师合力弄到升天的吴宇舒像具屍体一样躺在舞台上喘气,而乐师则是前去与侍酒师合流,一同调教刘盈秀,只说刘盈秀的的肉穴不是被乐师的金手指搓插的花蜜狂喷,便是被侍酒师的口技舔逗到淫水直流。
  乐师的双手不再有胸罩的阻挡,如今是真真切切地搓揉按压着刘盈秀的美胸,胸部也算是敏感带的刘盈秀被乐师的巧手弄的是全身上下似乎有数以千计的虫子爬过一般的无法不蠕动,而且又再加上侍酒师要命的嘴贴在早已氾滥不已的浪穴上,刘盈秀一边高潮一边大叫:「呵呵呵要去了啊……又要去了啊秀秀被两个哥哥弄到高潮了啊痾痾痾嗯……技巧好好棒……棒啊啊喔喔喔恩……」

  乐师再也忍不住,将早已充血不已的肉棒子塞进刘盈秀的嘴中,双手按住刘盈秀的头,控制着刘盈秀吞吐的速度和深浅,而看到乐师这样,侍酒师也不甘示弱地将硬邦邦的阳屌具送入刘盈秀还在喷水的浪穴,一股沁凉的感觉让侍酒师的阳具在刘盈秀的阴道中瞬间膨胀。

  「停不下了啊……痾痾喔喔……盈秀姊姊背干的好……喔喔喔喔喔啊……好色情啊痾痾哼好爽啊……龙哥哥把小涵操的是不能停下来了啊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房业涵尖叫道。

  「哼哼哼嗯呜呜呜呜呜呜嗯哼……嗯哼呜呜呜呜噁噁噁噁噁啊嗯哈哼哼哼哼嗯……呜啊呜呜呜阿嗯哼啊啊啊啊啊嗯哼哼哈……噁噁噁噁噁噁恩……」刘盈秀从喉咙发出淒厉的嘶吼声。

  此时两名美艳动人的女主播正面对面着,房业涵整个人都被压在地上,猛龙如火山爆发后一颗又一颗的千金巨石坠落一般地将龙鸡吧灌入房业涵的嫩穴最深处。

  而刘盈秀则是和侍酒师呈现女上男下的69式,和乐师则是像公狗母狗交配一般的姿势,乐师整个人从后放压上去,不仅仅是让肉棒能完全深入,更是让一双万能的双手可以继续按压刘盈秀的胸部,搭配上乐师神乎其技的嘴功,刘盈秀屡次高潮到翻白眼。

  「不行了啊不行了啊……要死了啊痾痾痾痾喔嗯嗯哼嗯啊啊……真的要去了了啊……哥哥把秀秀带到天堂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刘盈秀的嘴已经无法再含住侍酒师的嘴,右手握住肉棒,快速的上下套弄,侍酒师和乐师都清楚感觉到刘盈秀最后一次的绝顶高潮要来了,不论是嘴、手还是鸡巴,都开到最强档次。
  「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嗯嗯呜喔啊……嗯哈」房业涵的情况也没有比刘盈秀好到哪里去,濒临今晚的最高潮,再加上猛龙如涵千钧之力的冲撞,淫叫中再也挤不出任何一个像样的字,只有叫声。

  刘盈秀和房业涵如今像是死了一般的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知觉,乐师和侍酒师则是将肉棒塞入两主播暂且合不起来嘴中,口爆了整整了三十秒,而猛龙则是对着两主播的被发射一炮。

  猛龙看向侍酒师和乐师,问:「还有一个要上」

  「确定要三个上一个?」乐师惊讶地问。

  「放心吧,我会先让他躺在那边就是为了现在」猛龙边说边走向已经回过神来的吴宇舒。

  话说在主控制哩,白牛看着监视画面,说:「今天的这场观众们肯定会满意的,你说是吧,依洁?」

  只见吴依洁光裸着身子,趴在桌上,翘着美丽的屁股,大腿间的阴唇还残留着刚高潮过的淫水,白牛站起身,那根壮硕的牛棒子顶在吴依洁的阴唇上,接着狠狠灌入,吴依洁大叫,随即又是被白牛干的是死去活来。

  「是说啊,你刚才看到自己的老同事被3P的时候,你的阴道怎么会突然夹紧呢?是太兴奋,还是想如果是你,你会有多爽吗?想想当时在深夜时段,你跟刘盈秀可是会二女战一整组的,想必多人轮上这种事情,你早就习以为常了吧?」
  吴依洁没有回话,准确来说是已经没有办法回话,毕竟已经被干了快要三个小时,吴依洁就算是曾经在新闻界红极一时的浪女,也承受不了白牛那一认真起来就会把眼前人往死里干的爆发劲道,这三个小时,吴依洁已经高潮了数百次。
  「不过猛龙也真的是一等一的策画家啊,竟然把吴宇舒放到最后,那个曾经一人对上整支棒球队的吴宇舒,说实在,我也真想找机会来干一干」

  只说吴宇舒被猛龙拉了起来,吴宇舒看向猛龙:「还来?」

  「当然,你还没有昏过去,就是还没爽够,不是吗?」猛龙边说边将双手从吴宇舒的腋下穿过,扣住吴宇舒的肩。

  吴宇舒全身颤抖了一下,但她其实自己也分不清楚到底是因为害怕还是兴奋而颤抖,再说乐师和侍酒师也纷纷来到吴宇舒面前,吴宇舒面有难色:「等等你们该不会是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也没让吴宇舒有准备,猛龙就将猛如腾龙的屌棒狠狠的插入吴宇舒好不容易才得到休息一下的花穴中,而这一下着着实实地让吴宇舒进入最后同时也时最高的高潮。

  「喔喔喔喔爽爽爽爽啊啊啊啊嗯哼……好爽好舒服啊喔喔喔喔嗯哼啊啊……呜顶到最深处了啊啊啊喔嗯哼哼哼嗯痾痾痾痾……爽到昇天了啊啊啊啊痾喔嗯嗯嗯哼……」

  猛龙的冲撞让吴宇舒一对32B酥胸乱甩的是如风中枝叶依般的剧烈,吴宇舒不能自己的淫叫着,一根巨大的肉棒以一秒十下的速度快速肏干着紧实的花穴,吴宇舒双腿发软,但同时却又特别的享受。

  「嗯嗯嗯痾呜呜呜呜嗯呜啊啊啊……干什么干什么不要啊啊……会坏掉的的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喔会坏掉的啊喔喔喔……喔不要舔啊嗯嗯会喷水的痾痾痾痾要去了啊……」

  侍酒师蹲下身子,将一张噘起的嘴贴上吴宇舒正被猛龙屌肏的翻进翻出的阴唇,先是轻轻舔弄,接着便稍稍咬啮早已经挺立到最高点的阴蒂,吴宇舒腰一缩,不仅让侍酒师更加强硬的猛攻,更是让来自身后的猛龙巨棒更深入的插入,吴宇舒眼睛闭着,却是在纷乱且湿透的浏海之中更显得娇艳欲滴。

  「哼哼哼哼不行了啊痾痾哼……再这样下去会会会会啊啊啊啊啊嗯哼……受不了了啊我的奶好涨啊痾……好舒服啊痾喔喔嗯……爽死了啊喔喔喔嗯哼……」
  乐师一双出神入化的手如今把玩着吴宇舒的俏乳,揉、捏、搓、托、拍样样精各各巧,直让吴宇舒有了前所未有的「乳房性交」的快感,毕竟只有Bcup的她,自始自终都不会拿自己的胸部当武器也不会有男人特意挑弄,但如今被乐师这一弄,吴宇舒全身性的痉挛已经无法控制。

  纤纤细腰如今不知是因为颤抖还是有意配合,总之吴宇舒腰的摆动让猛弄更加狂爆的冲撞、像是瀑布一般的喷汁也让侍酒师加强逗弄的力道、越是红热涨越是敏感的的胸部越是激起了乐师的兴致,吴宇舒就在这三强之间不断不停的高潮,几乎可以说一分钟就会有三四次的高潮,而且是那种会爽到虚脱的高潮,吴宇舒的眼早已迷离、声音也哑了、唇也乾了、头发都湿透了、四肢已经无力、剩下的大概就是无穷无尽的性欲。

  「喔呜,这是怎么一回事?」猛龙突然惊叫道。

  乐师看向猛龙,猛龙说:「这骚货竟然突然夹紧,超紧的,啊,这样夹下去会爆浆的」

  「看起来是在做最后的挣扎了,应该也是他最后一次的高潮了」乐师边说边双手食指和大拇指同时一拈一拉,将吴宇舒粉嫩的乳头拉起。

  「那我们就一起把他送上天吧!」

  猛龙说完,奋力肏干却是一反前面如暴风依般的模式,三深一浅、一秒三下的重炮频率,却更是让吴宇舒爽到连脚趾都颤抖。

  在乐师和侍酒师两人的点缀之下,吴宇舒只持续了不到三分钟便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绝顶高潮,抬头仰天,双眼瞪大,赭唇大开,全身发抖,花穴中的肌肉紧缩到超越了单纯包覆肉棒而已,而是进阶到像是要将龙棒挤压出去,这种极致的缩肛反应让猛龙一时之间竟是调节失败,怒吼一声,双手一用力,将吴宇舒整个人压近身子,猛龙棒如猛龙要飞上天一般的奋力一沖,从吴宇舒的阴道中流出的精液就像是从水中窜上天后滴落的水一般。

  在小房间里的大大松开了手,看着手上的精液,笑着说:「猛龙,我的女人就这样被你们干成这样子,那你的女人我可也不会松手喔!等着瞧吧!你的女人刘诗诗可是会真的变成流湿湿,那一天我相信很快就会到来的!」

  隔天,吴宇舒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自已家的床上,而在一旁的手机正响着闹铃,她坐起身,回想起昨晚,不禁低下头,低下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棉被下的下半身一阵清凉,吴宇舒掀开棉被,往私处看去,不禁脸红,肿成那样子要是那是癡的鲍鱼,那肯定是超级贵的鲍鱼。

  中天大楼的厕所里,刘盈秀擦着壮壮早上给的药膏,现在真的是每移动一下就会感觉无比的痛楚和袭击全身的快感,毕竟阴唇变成那样子,稍稍一碰触就会受不了,但刘盈秀不知道的是这药其实只是一种麻醉药,一种只要药效一过,所有的痛快都会一瞬间的爆发。

  房业涵在一间没有其他人的办公室里打开手机,强强把她加进了一个社团,一个叫做「红床大会」的社团,房业涵看的是脸红心跳,里头充满了世界各国不论是艺人、网红、宅男女神、模特儿、名媛或是新闻主播,只要是美女都差不多都在里头了,而如今至顶的文正是昨晚的「龙越江。」

  在「青楼」哩,白牛说:「好了,差不多该开始着手规划第二间了,是吗?S总」

                 3

  2017年对台湾而言是那么重要,世大运在台湾巨炮陈金锋的平地一声挥后盛大隆重地展开。

  不过对於知情人士而言都知道,在世大运之前的一系列拉赞助活动中,「红床大会」有着功不可没的功劳,聚集了所谓的金字塔尖端人士的组织对於历史事件总是那么重要。

  但世界上的定律就是这样,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所谓的等价交换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红床大会」的头目们得到的回馈就可以在没有赛事时任意使用各场馆和各设施。

  当初在交涉这件事情的时候,当时的市长郝龙斌不愧是多年在政治圈里打滚的人,一听就知道红床大会的谈判人,S总的用意,郝龙斌说:「S总,这些日子以来,没有你们的支持,就绝对没有今天的郝龙斌」

  「郝市长谦虚了,我们只是做我们该做的事情而已」S总说。

  「S总提出的意见只有这么简单吗?」

  「当然,就如同合约上写的,就是这样子,不知道郝市长愿不愿意成全呢?」
  「我是完全赞同,但你也知道我的任期快满了,我怕要是下一任」

  「郝市长,关於这一点,是合约的最后一条,还请郝市长斟酌」

  郝龙斌叹了一口气,拿起几年前从红床大会的另外一名头目的手中得到的一支万宝龙复古限量钢笔,在合约上头签下名字后说:「我知道了,往后来请多多指教」

  不过世事风云又有谁料得到呢?郝龙斌的下一任竟然是一名政治素人,在交接的那一天,郝龙斌踌躇着要怎么将这件事告诉柯文哲的时候,柯文哲突然说话:「那个有什么黑的不能说的我都无所谓,医院可不是什么白色圣地,一点都不比政治这淌浑水还要更清澈」

  郝龙斌怔了怔,将与红床大会签署的合约拿出来交给柯文哲:「这个是有关世大运的合约,不只是这一桩,未来只要有任何的疑难杂症,跟他们联系绝对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当然他们的组成人员有一大部分是商人,所以」

  「等价交换,是吗?安啦,『红床大会』在医院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知道」

  郝龙斌吐了一口气:「好吧,那就交给你了」

  当世大运开始后,红床大会的头目们便开始内部讨论以及与市政府做协商。
  所有事情都尘埃落定后,S总走出与市政府地下沟谈组织协商的场所后,打了通电话:「马老闆吗?」

  「S总,让您打给小的真是不好意思,还是让小的打吧」电话那头的马老闆焦急地说。

  「不用麻烦了,你与朱老闆提议的事情已经决定了,就照这你们的决定下去做,这次的合宿活动就由你们发落了,不过要是收视率、观看人数以及收益未达我们设下的标准,后果你知道的」

  「是的,小的知道,小的清楚,小的一定会和朱老闆一起将这次活动举办的非常好的,一定会给大会带来最大的收益」

  「很好,马老闆,我非常地相信你喔,别让我失望了」

  说完,S总挂掉电话,对着天吐了一口气:「主播们,准备好了吗?」
  这天是合宿运动会的直播日,主持人兼企划人地的朱老闆站在台上,握着麦克风说:「各位在场的长官们、老闆们、裁判们、工作人员们、幸运来到现场的观众们以及在线收看的大家,欢迎来到2017年红床大会之合宿运动会,接下来的两天一夜,还请所有人都可以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观看喔,首先让我们欢迎我们这次的参赛运动员进场」

  就在入口处突然喷出两道喷雾,整个体育会馆也响起滂薄的音乐声。

  「首先进场的是来自东森新闻,身高162公分,三围:32B2435的女神主播,吴宇舒」

  只见从喷雾中走出一道袅袅人影,及肩的中长发,一抹刘海遮着额头,五官精緻的可人,吴宇舒穿着一件青蓝色的短袖排汗衫,配上一件黑色的运动短裤,露出一双就连女模特儿也都会惊叹的修长白皙玉腿,踩着一双白色的袜套鞋,而让吴宇舒勾着手一起走出来的不是谁,正是大大。

  「第二位有请前中天新闻,身高的166公分,三围:32C2434的美姬主播,吴依洁」

  又见喷雾中吴依洁将一头秀里的长发绑成一球,身穿一件轻松的米白色T搭上一件灰色的长棉运动裤,一双黄色的运动鞋,休闲中却仍显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与吴依洁一同出来的是带着白色面具的白牛。

  「第三位则是现职香港凤凰卫视,拥有傲人的32G3434三围,身高162公分,我们好久不见的喔依细主播李亚蒨」

  李亚蒨是一贯他的风格,水蓝色的V领上衣和贴身的黑色长运动裤,红色的魔鬼毡式运动鞋,看似不经意的打扮却还是让她的身材爆出,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陪同李亚蒨出来的男生竟然是壮壮。

  「接着进场的是通过网路票选最有冠军相的参赛者,165公分高,三围32C2535、拥有跆拳道黑带三段的甜心主播,简懿佳」

  一件黑色的连身运动装,在胸口处还心机的露出了一小截粉红色的运动内衣,简懿佳绑了一绺的长马尾,踏着轻盈的步法,胸有成竹地与猛龙一起走进会场。
  「最后,让我们一起欢迎绝非善类的肉食主播,朱芳君,大家快看,162公分高,34D2535的三围」

  与介绍词有点不太一样的甜美笑容,朱芳君穿着一件粉红色无袖篮球衣,配上一件访丹宁色的运动热裤,脚穿一双白色的篮球鞋,而朱芳君被牵着的男人名叫金义。

  等所有主播和男伴都就定位后,台上的朱老闆说:「好了介绍完我们的运动员后,同样重要的裁判也在刚刚与运动员一同入场了,有请我们的裁判们上台」
  只见刚刚与五名主播一起出场的五名男士都走上台去,朱老闆说:「从左边开始是『红床大会』的第一猛男,猛龙,第二位是非凡新闻的第一分析师,金义先生,接下来是中天新闻的导播壮壮,第四位则是我们红床大会的白牛,最右边的则是东森新闻的摄影师,大大」

  吴宇舒对着大大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大大用手指头比了比,似乎意味着:「等下干死你!」

  朱老闆又继续说:「不过相信所有人都看的出来运动员与裁判之间多多少少都有点连结,所以大会这次为了公平起见,特别增设了特别裁判以及裁判长,有请!」

  从入口处又走来两个身影,而吴宇舒一看见了,就算是如今处於催眠状态,依旧是轻轻的皱起了眉头。

  「首先为大家介绍的是裁判长,东森新闻的丰哥!」

  丰哥笑着向大家鞠躬行礼,接过麦克风说:「放心吧各位,看我这个样子就知道我只是应情势所逼才当上裁判长的,所以呢不用紧张,我不会很严格的」
  朱老闆接下去道:「相信刚才丰哥是言不由衷的,接下来的特别裁判,因为这次的运动员都是女性,所以有时必须以女性的眼光和思考来看待任何一件事,所以特别邀请东森新闻的海骚主播,陈海茵为我们担任特别裁判一职」

  陈海茵走到台前,以他的招牌挺胸站姿说道:「欢迎各位的到来,这是一场讲究公正公平的运动会,所以我一定会基於光明正大的原则来做好我的工作,谢谢大家」

  陈海茵边说还边有意无意地将眼神飘向吴宇舒,吴宇舒忍住了白眼,但仍旧是一脸不屑的态度。

  朱老闆又一一介绍了一些事情后说:「好的,这场运动会是两天一夜的合宿,总共会有五项活动,四项运动比赛以及授奖典礼,事不宜迟,还请诸位男伴陪同参赛员回到宿舍里为待会第一场运动比赛,举重」

  等其他人都离开后,朱老闆转身走向陈海茵,陈海茵笑起一抹有点淫荡的笑容:「朱老闆,谢谢你」

  「没事的,能为陈主播做点事情,我感到非常非常的荣幸,我相信在上头做全场监控的马老闆也是这么认为的」朱老闆边说边揉了揉他那大鼻子。

  「所有事情都已经准备好了吗?」陈海茵问。

  「都依照陈主播的指示下去准备了,相信不会有任何差错的」

  「很好,朱老闆把事情交给你真让我放心」

  「能让你放心是我一定要做到的,我追求的是让您惊艳」

  陈海茵走近朱老闆,牵起朱老闆的手,轻轻地让朱老闆的手掌碰上自己的胸部,低声的说:「事成了,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喔喔喔嗯哼喔大大哥哥大大哥哥……爽死宇舒了啊喔嗯大肉棒插死宇舒的小穴了啊……嗯哼再来啊再来啊一进门就开干……痾痾痾要受不了了啊……痾嗯哼爽啊……」

  宿舍中,吴宇舒的淫叫声从门前传到整件房间中,只见吴宇舒玲珑有緻的腿其中左边那支被大大用单手抬了起来,而黑色的短运动裤和黑色的内裤则是在右脚的脚踝上,蓝色的排汗衫都还没脱掉呢,就已经被大大那根千年一见的天地棒爆插着。

  「嗯哼嗯哼哼哼哼……大大哥哥的大肉棒小舒舒干的好爽啊……痾嗯哼站着被干怎么会这么爽啊喔痾嗯痾嗯嗯嗯不行了啊好像要不行了……喔嗯宇舒要不行了啊站不住了啊痾痾痾嗯哼……」

  吴宇舒单脚站粒又承受着大大的抽插,一会儿就已经腿软,不由自主地往大大的身上靠去,而这一个动作让吴宇舒的花穴被大大的天地棒插地更加深入,吴宇舒全身颤抖,表情已经迷网,鲜红的唇更是大张着吐着娇气。

  吴宇舒手撑在镜子上,大大从后面干着,大大的天地棒以惊人的力道干着吴宇舒的花穴,吴宇舒浪叫着:「大大……大大……我的好大大……最喜欢被大大这样从后面干了啊……再来……不要停啊不要停下来……痾恩哼爽好爽啊……」
  大大抓着吴宇舒的柳腰,身子向后倾,看着自己的腰不停地撞击着吴宇舒的美臀,大大就算干了吴宇舒不知多少遍了,仍然受不了如此强劲的感官刺激,不由自主地又提升的一个档次的抽插。

  「喔喔喔喔喔喔喔怎么会突然变强了……啊啊啊啊啊宇舒这样会爽死的啊……会不停发骚的阿痾痾痾痾变得越来越色了啊……」吴宇舒浪叫着。

  大大将吴宇舒拉离镜子,边干边移位,在门前停了下来,吴宇舒抓着门框,身子向下弯,而大大则是爆干吴宇舒。

  「我好淫荡啊……宇舒就是这么欠干啊……宇舒的花穴永远永远都啊啊啊啊……都欠大大肏啊……小舒舒最想要的就是大大的超大肉棒了啊……干死我干坏我快啊……痾痾痾痾恩……」

  大大一把将吴宇舒放到了茶水桌上,这时的吴宇舒已经高潮地不能自己,更是主动的将青蓝色的短袖排汗衫脱去丢到地上,一件对於五名参赛者中罩杯最小的吴宇舒而言都太小的红床大会官方指定运动型内衣让吴宇舒一下子激升了一点五倍cup,而隆起的雪白乳房更是在大大的抽插下因为挤压而小幅度却激烈的晃动着。

  大大双手将吴宇舒的双腿向旁拉开又向下压,吴宇舒痛的是直叫:「不要不要不要大大……宇舒的好大大拜託……痾痾痾宇舒的筋很硬啊不要这样硬拉开啊……喔喔喔喔好深入啊痾痾痾痾……好痛但又好刺激啊痾痾嗯……」

  「宇舒啊这次可是有关乎你平时在健身房的成效啊,到底你是去那边真的运动还是去被健身教练调教呢?明明你是走气质路线的,却老是在健身房里发骚,PO那些特别性感的照片」

  「啊啊啊痾嗯哼大大……宇舒是真的去运动的啊啊啊啊嗯哼……好痛啊这样被打开痾痾嗯哼……更深了啊痾嗯哼顶到了……大大哥哥的大龟头顶到宇舒的最深处了……不行了啊要去了啊……」

  「在场上你可得靠自己啊,我们大家都已经说好了,绝对不会偏袒谁的喔!所以你刚才对我微笑这件事情,我必须好好教训你,看棒!」

  只见大大将身子整个往前压,就像是把吴宇舒一双叫人嫉妒的美腿当做摇桿一般的抓住,以一秒十八下的高速频率猛操了吴宇舒百余下后,忽然一个深长顶,吴宇舒整个人都弓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大大粗壮有力的手臂,发出长长的一声哀嚎声:「痾痾痾痾痾痾痾痾……」

  大大忽然又一下摆幅非常大的冲撞,吴宇舒顿时向是在做仰卧起坐一般地坐起来,而大大也似乎像是已经瞄准好的吻住吴宇舒温润的红唇。

  一下一下如远古的投石器一般的摆动,吴宇舒这座城早已被攻破,早已经为大大敞开一切,而如今的攻势不过就是大大的兴趣。

  吴宇舒站在镜子前,换上比赛服,大大在一旁说:「没想到你刚被我干我不到半小时就已经能站起来好好穿衣服了」

  吴宇舒边将半截式的亮黄色紧身无袖运动背心穿上边说:「刚才对你来说只是打手枪吧,平常干我的时候可不是只有这样子」

  「你就这么喜欢跟我在床上?」

  吴宇舒脸颊不禁红了,没有回答大大,大大笑了笑:「真喜欢看你娇羞的样子,像你这样的新时代职业女强人,可不是那么轻易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吴宇舒低下头说。

  「好好好,我不说了,等下比赛可要好好加油啊,毕竟大家都是第一轮,力气都算是最多的一次,不过我相信平时有在上健身房练肌肉的你,应该不会是什么大问题,不过呢」

  吴宇舒拿起裤子皱着眉头,转过身:「不过什么?」

  「不过你也知道这是红床大会举办的,不会正经到哪里的,宇舒,手臂的力量固然重要,但千万别小看下肢的肌力和耐力了」

  「什么意思?」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的意思了」

  吴宇舒本想生气但想想也就算了:「算了你不说就不说,不过说实在的,这是什么啊?紧身训练裤?就这样,没有外裤吗?」

  「没有的话就没有,穿上吧,时间也快到了」

  虽然有点不愿意,但当初从家里被催眠带出来时就已经被下过指令了:「服从一切大会的规定」

  再次来到体育馆中,五名主播运动员每个人都是紧身背心和紧身的训练裤,每个人都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走起路来不断摩擦着私密处这件事让五名美女如今都已经是气喘吁吁且脸泛红晕。

  朱老闆又再次出来,在后方的则是丰哥和陈海茵,朱老闆说:「好的相信大家都知道举重是什么,所以说就不在赘述太多,那么接下来就来稍微讲述一下特别之处吧」

  在朱老闆旁边的萤幕上突然出现了画面,里面是蔡依林穿着与主播们同一款的运动背心和训练裤,只见蔡依林吐了一口气,举起了槓铃,就在蔡依林将槓铃举到脖子时,忽然双腿之间的地板打开,一根超级大size,目测长有17至20公分,粗有至少八公分以上的假阴茎突然冲上来,直顶蔡依林的因为束腿裤而特别明显的两片肥厚阴唇,这一顶蔡依林整个人差点翻了过去。

  蔡依林稳住了身子,又继续往上举,当槓铃来到了人中时,假阴茎开始上下运动,速度不快,但随着蔡依林越举越高,速度就越来越快,而当蔡依林好不容易撑着发抖的双腿和双手将槓铃举上头顶上方时,蔡依林的前后两块地板都打开,前面是一根按摩棒,不是普通的那种圆头,而是上面有长短、粗细、软硬不一的触手,顶着蔡依林的下阴处,「嗡嗡嗡」的声音让所有人都知道速率是最大的,而在后方则是一根又粗又硬的扁面棍子,速度以及力道都不同地杖打蔡依林34吋的丰臀。

  蔡依林全身发抖,而从阴道也持续渗出不知是淫蜜还是尿液的流体物,蔡依林张着大嘴,叫着:「阿阿阿阿阿不要啊……要撑住一定要撑住……我要赢我要赢我要赢啊啊啊痾嗯……」

  十秒过去,哨声响起,蔡依林立即松开了手,摊坐在地上,身体痉挛着,而槓铃则像是油压门一样缓缓地从空中降落。

  五名主播面有难色地盯着萤幕,朱老闆说:「看完示范影像后,那我们就来公布顺序吧」

  陈海茵走到朱老闆旁边,将一个信封交给朱老闆,朱老闆拆开信封,说;「第一位,吴依洁」

  吴依洁震了一下,朱芳君转过身子拍了拍吴依洁:「依洁,放轻松」

  「可是那个看起来……」吴依洁声音颤抖着。

  朱老闆说:「刚才的示范影片是冠军赛的程度,第一轮的预赛不会太激烈的,请放心」

  吴依洁无奈地走上台,来到台上,不仅吴依洁紧张,就连台下的另外四名主播也都相当紧张,吴依洁缓缓地弯下身,握住桿子,旁边只放了各两块的重量,吴依洁使力将槓铃举起,槓铃离开地面了,缓缓地上升至吴依洁的膝盖,接着来到了腰间,忽然吴依洁双脚间的地板打开了洞,让吴依洁吓了一跳,一个不留神槓铃就下沈了,逼逼声的警铃声大作,丰哥走到吴依洁旁,微笑着说:「没关系,还有后面其他项目的机会」

  吴依洁惊魂未定地下台后,朱老闆宣布道:「第二位,李亚蒨」

  吴宇舒对李亚蒨典点了点头,李亚蒨走上台,吐了一口气,抓起槓铃,很快速地将槓铃拉起,来到腰间时也不管地板打开,继续向上举,而那根假阳具也顺势推了出来,一下子就顶到了李亚蒨的阴唇,李亚蒨全身颤抖了一下,但手还是紧抓着槓铃不放。

  终於槓铃来到了李亚蒨的胸部位置,正当大家都认为第一名合格者要出现时,忽然顶着阴唇的阳具忽然原地自转了起来,李亚蒨叫出声来:「阿阿阿阿阿阿阿这是什么啊……痾痾痾痾不要啊痾嗯哼痾噷……痾嗯……不行了撑不住了啊……」
  李亚蒨不由地蹲下身子,而手上的槓铃也跟着放到地上,李亚蒨趴在槓铃上喘着气,双脚微微张开着。

  第三名上场的是简懿佳,夺冠热门的简懿佳威风凛凛的上了台,轻轻一举,便已经超过了膝盖,势若破竹地向上抓,而那根假阳具也很快地就顶到了简懿佳的阴唇。

  简懿佳运起在跆拳的道馆里学到的忍耐一切的功力,继续将槓铃举至胸前,同时假阳具也跟着开始转动,发出了「嗡嗡」的马达声,简懿佳感觉到阴唇像是不断地被触摸摩擦,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要不是现在有件训练库在外面,恐怕假阳具已经插进阴道中了。

  简懿佳双脚不由自主地开始抖动,但下盘即是稳健的简懿佳仍旧屹立不摇,尽管双颊已是红通通了,还是继续往上举。

  「叮咚!」的声音响起,第一名成功者出现了,简懿佳顺利的将槓铃举超过头,简懿佳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朱老闆拍手说:「恭喜简懿佳选手成为第一个成功通过预赛的选手,请各位嘅与最大的掌声」

  简懿佳放开手后才感觉到一阵酥麻感在阴道口,但他也不好意思当着所有人的面摸自己的阴道,咬着牙撑着,却殊不知这正是大会的计谋。

  第四位的朱芳君和最后一位的吴宇舒也都在咬牙下撑过预赛,而也都在假阳具离开后感觉到因到处的酥麻感,朱老闆说:「总共有三名选手晋级,那么接下来就是複赛,三位选手都准备好了吗?」

  朱老闆虽是问句,但其实就算是一种告知比赛要开始的话语,丰哥说:「好的,那接下来的第一位就有请我们的吴宇舒选手上台」

  槓铃的两侧各加了两块重量上去,吴宇舒这次稍稍感觉到吃力,但依旧是迅速地举起槓铃,当槓铃到了大腿中间时,吴宇舒身前和身后的地板都打开,前面伸出了一根按摩棒,后面则是立起了一根棍棒,按摩棒似乎还不是开到最大,但当按摩棒靠到下阴处时,那股震动还是传遍了吴宇舒全身,吴宇舒不觉地发出:「喔喔喔喔嗯……哼好奇怪的感觉啊……不要这样子动阿痾痾痾嗯哼……」
  吴宇仍旧继续往上举,举到了肚脐时,后头的棍棒忽然打了过来,要不是知道会有棍棒打过来,吴宇舒肯定会被打到向前扑倒,响亮的一声「啪!」打在吴宇舒的翘臀上,而这一打让吴宇舒的身体往前倾了一点,而向前倾后,按摩棒变更加地完全按在吴宇舒敏感的三角地带。

  「阿啊啊啊啊可恶啊痾……我不会输的我绝对不会输的阿痾嗯嗯嗯哼……」吴宇舒呻吟着,但手没有松开,继续将槓铃向上举,而按摩棒的功率也开的越来越大,刺激感也越来越重,再加上逐渐变得频繁的棍杖,一下接着一下的仗打吴宇舒的翘臀,肯定已经发红的美臀被打得甚至肿起,吴宇舒的下肢全部都绷紧了肌肉,双颊的绯红早已像太阳一般的红,而额头上也沁出了汗水。

  最重要的是在预赛后的阴道酥麻感现在变得凉凉的,这正是继「别恋」之后的另外一款春药「爱情转移」,吴宇舒感觉到不对劲,用力的咬着牙,将槓铃举起,而从嘴角也不断流出娇喘声:「呼呼呼呼嗯嗯嗯哼……」

  「恭喜我们的吴宇舒选手通过複赛,这相当的不容易啊,请各位给予热烈的掌声」朱老闆说完,在掌声中,却被陈海茵用手指搓了手臂一下,朱老闆转过头去,陈海茵瞪向朱老闆,朱老闆苦笑了下,低声地说:「下次不会了」

  「接下来是我们的简懿佳选手」丰哥说。

  只说简懿佳不愧是运动好手,虽然这次的困难度提昇了不少,但依旧看似轻松的完成,但接在简懿佳后面的朱芳君就不一样了,举到超过肚脐十公分的地方时就被一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