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老师小说  »  骚妇饥不择食

骚妇饥不择食

情色小说-骚妇饥不择食

骚妇饥不择食

最后一次警告:本文口味极重,有冰恋(杀人)和秀色(食人)情节,普通青年慎入!向下拉之前请确认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或者有此方面的爱好!
--
  窗外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吵醒了唐媚儿的美梦。微微睁开眼睛,儿子孙成年轻健康的身体就映入了眼帘。
--
  半硬半软的肉棒还涨涨地塞在自己有些火辣辣的疼痛的小穴里面,昨晚的淫水和精液已经干了,在阴唇外结成了硬块,将两个人的阴毛也胶粘在一起。这小子……昨晚真疯狂……
-
-  痴痴地看着儿子年轻的脸,棱角分明的面庞带着一丝温柔。要是能永远做儿子的女人该多好啊……他那么爱自己。唐媚儿想着孙成的热情,芳心里不由得涌上一股酸楚。
--
  可惜今天是自己作为女人的最后一天了。唐媚儿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孙成的面颊,马上年轻的眼睛就开始颤动,很快温暖的目光就对上了唐媚儿的眼睛,年轻人习惯性地微笑道:「妈。」-
-
  「小成……」唐媚儿温柔地看着儿子,粉脸上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孙成看着妈妈妩媚的俏脸,忍不住伸出手来,轻轻地抚摸着那美丽的唇角。
-
-   春天的早上慵懒而又有些令人躁动,母子两人紧紧地拥抱在床上,深情的对视也足以让孙成的肉棒又一次在唐媚儿的阴道内勃起。小成性欲真强……自从他姐姐被宰杀了以后总是把我折腾得够呛。现在我也要被宰杀了,到时候谁来满足他呢?
-
-   唐媚儿微微有些发愁,但是孙成却没有给她继续思考的机会,而是伸手握住她饱满的乳房,轻轻地揉捏起来。-

-   「小成……」唐媚儿低声喘息起来,美丽的眼睛里也蒙上了一层薄雾。孙成一边爱抚她柔嫩的双乳,一边含住了一颗殷红乳头,含混不清地呢喃着:「妈……你的奶子这么好……真舍不得让别人吃了……」「唔……没办法啊……小成……」唐媚儿伸直了洁白的粉颈,颤栗着抓紧了儿子的肩。-
-
  「为了这个什么破工作……已经把姐卖了……现在又要卖妈,我真舍不得……」孙成吐出妈妈的乳头,火热的唇开始在唐媚儿柔润的脖子和肩上游走。-

-   「没关系啊……谁叫我们穷呢。你要是能转正,妈和姐也不用担心了……」酥痒的感觉刺激得唐媚儿搂紧了孙成,两条洁白的粉腿绷得紧紧的,秀美的脚背也直直地伸向前方。
--
  「可是我还是舍不得……妈,姐被宰杀了以后我难过了好久,幸好还有你安慰我。现在妈要是也被宰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孙成一边温柔地轻捻着唐媚儿晶莹剔透的乳头,一边缓缓的抽动起来。
-
-   「妈知道……可是现在过日子那么难……失业率又高……你好不容易进了公职,能转正的话这辈子也不用担心了……所以妈和姐都愿意……」火热的肉棒缓缓地为娇嫩的阴道带来一阵阵触电般的快感,唐媚儿喘息着开始挺动阴户,迎合着儿子热情的冲撞。-
-
  「妈……你的小穴操起来这么舒服……不知道要被谁吃掉了……」孙成一边加快了速度,一边呻吟着在唐媚儿柔滑的脸蛋上乱啃起来。
-
-   「你要是能进公职,以后少不了女人的……妈的小穴没有就没有了……」唐媚儿也加快了挺动阴户的速度。-
-
  「嗯……妈……好舒服……唔——」孙成很快在唐媚儿阴道内射出了滚烫的精液,被这热流一阵冲刷,唐媚儿也痉挛着达到了高潮。
-
-   「妈……妈……射在你小穴里面好舒服啊……以后怎么办——」孙成粗重地喘息着,软软地伏倒在唐媚儿柔软的胴体上。
-
-   「没关系……要是妈的身子能卖十万……你就可以把妈的头留下来做成口交器……以后妈也可以每天给你口交……让你射在妈嘴里……就像姐那样……」母子两人不由得同时把目光投向床头柜,孙成的姐姐孙菲美丽的头颅正静静地摆放在那里,已经被塑化处理好了,清纯可爱的脸上带着淫媚诱惑的微笑,微微张着红润的小嘴。连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也显出一种水汪汪的娇艳,似乎还荡漾着快感的春潮,孙成不由得又想起姐姐在高潮中被斩首后那抽搐着的细腻嫩白的胴体。
-
-   那之后的两三个月几乎每天孙成都会捧着姐姐可爱的头颅为自己口交,然后将滚烫的精液射进姐姐的小嘴里面。总是妈妈为自己去清洗保养……现在妈妈也要变成口交器了,以后得自己去做这些了吧……「妈……我还是舍不得……」孙成还恋恋不舍地抱着唐媚儿高潮后柔软得像棉花般的身体,轻吻着她的樱唇。
-
-   「傻孩子……别婆婆妈妈的了……起来吧,早点去春光楼,别误了事。」唐媚儿笑着伸手去推他,孙成这才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来,撅着嘴走进浴室去洗澡。-
-
  等两个人都清洗好身体,孙成穿上衣服,唐媚儿则赤裸着在一颗乳头上夹住了一个小夹子,挂着一个小小的金属铭牌。这是刚刚领回来的可食用证明。挂上这个牌子,就表示唐媚儿已经不再是个人,而是一头肉畜了。
--
  「证件都带好了吧?健康证、可食用证明、自愿献身证明、户口销毁证明……」站在门口,唐媚儿留恋地看着自己的屋子,心里有些不舍起来。这次离开以后,自己就只会剩下头颅回来了……多看一眼吧。-
-
  「带好了……妈……我……」孙成的声音也有些哽咽,微红着眼圈看着唐媚儿,似乎想放弃。-

-   不能再磨叽了……唐媚儿微笑道:「怎么了?走吧小成,别迟了。」说着决绝地关上房门,两人一起走向小区外的公共汽车站。-
-
  虽然经常有一丝不挂的肉畜走在街上去接受宰杀,但是唐媚儿美丽的胴体还是吸引了很多目光,毕竟像她这样完美的身材很少见。投向她的目光有惋惜——这么美的女人也要被吃掉了吗?有欲望——绝大部分人是没机会和这么性感的女人做爱的。有嘲弄——美女又怎么样?没老娘有钱还不是得被人吃掉?-
-
  唐媚儿羞涩却又带着一丝骄傲,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赤身裸体地走在大街上。看吧,多看一点。今天之内我这身子就会从女人变成肉了。再也没有人能插入我的小穴了……
-
-  登上公共汽车的时候,唐媚儿的小穴已经在羞涩和刺激中湿的一塌糊涂。两条清亮的淫水正顺着粉白的大腿内侧缓缓流下,唐媚儿咬着红唇,忍受着身边的人复杂的目光。一个猥琐的胖子看着她乳尖上挂着的铭牌淫笑道:「这是要去春光楼的吧?哎,我说不如卖给我好了……下星期我儿子过十八岁生日,也想宰个女人吃吃……」
-
-   孙成和唐媚儿对视了一眼,唐媚儿没有看那个胖子,而是轻笑着:「我可不愿意被非法宰杀……再说了,我还想把自己的头留给我儿子呢……」「哦。」胖子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毕竟全市只有春光楼才有合法宰杀资格,也只有春光楼,才能在把女人宰杀以后将头颅进行处理。-
-
  最后一次乘坐公车的体验很快就结束了。下了车,走过一个转角就是一家富丽堂皇的酒楼,血红的三个大字「春光楼」竖在大门上,大门两边已经有人在排队。
--
  一边的队伍很长,看了一眼,通向的小门上写着「BC」,唐媚儿马上明白了那是B级和C级肉畜的收购点。令一个窗口则写着「SA」,只有两三对男女在门口站着。-

-   唐媚儿的可食用证明上已经鉴定了她是A级肉畜。要不是生过小孩,她本该是S级的。走到那三对后面,开始静静地等待。小门还没开,对赤裸着身体的肉畜来说春天的上午也有些微微的寒冷,唐媚儿不由得抱紧了肩膀,孙成马上细心地发现了妈妈的不适,张开手臂将她搂在怀里。-

-   「真是的……都九点半了,还不开门……」唐媚儿嘟哝道。-

-   「垄断企业都是这样……」孙成尽力搂紧唐媚儿,试图让她不那么寒冷。-

-   突然有些伤感,两人一时无言。这时前面一对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那个长发及腰,如同乌黑的瀑布般的女子低着头,声音有些哽咽:「阿荣,你别卖姐好不好……姐舍不得你。」
-
-   「吵死了。」她身边的年轻男子不耐烦地喊道:「我大学就要毕业了,还要你干什么?」
--
  「姐还可以继续卖淫的……每个月也能挣点钱,你看,都够供你上大学呢……你刚出社会的时候有点钱补贴也不错……万一找工作不顺利,姐也可以帮你一点。」女子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凄楚。-

-   「闭嘴。就靠你卖淫能挣几个钱?现在有钱的人哪个家里不是养着几个性奴隶的,谁会嫖你这种贱货。嫖你的都是些穷鬼民工,不如干脆一次把你卖了。」男子的声音越发不耐烦起来。-
-
  「姐不贱……不是为了供你念书,姐也不会做妓女的。」女子抽泣起来。-

-   「是啊是啊。现在我读完了,你也该死了吧?」「姐死了谁陪你做爱啊——阿荣……」
-
-   「我找得到女人!不用你操心!」
--
  「呜呜呜呜……」女子哭得越发伤心:「那你不要把姐的头也卖掉好不好?
-
-   让姐的头陪着你行不行?」
--
  「我只要钱!只要钱!你的嘴我已经操腻了!」「呜呜呜呜……」女子绝望地低着头哭泣,裸露着的光滑的背随着哭声一阵阵抽动,孙成看着心里不忍,冷冷地说了一句:「年纪轻轻地又不是等着钱用,干嘛要卖你姐?」
-
-   「关你什么事?」年轻人转过头,愤怒地看着孙成,唐媚儿这才看到他的相貌,清瘦而苍白。衣服也很破旧,看得出来一直过着贫寒的生活。年轻人愤世嫉俗地看着孙成,冷笑道:「你不也是在卖自己的女人吗?有什么资格说我?我他妈的不愿意在受穷了!凭什么那么多人顿顿吃肉,老子只能吃青菜?凭什么那些人一个个都拿着桔子手机,老子只能用公用电话?凭什么那些人不读书,花钱就可以拿学位,老子学得再刻苦也因为没钱送礼被老师穿小鞋?」孙成一下子呆住了。年轻人发出一阵瘆人的笑声:「把她卖个十来万,老子也可以换一身行头……操,谁他妈的愿意每天被人看不起。」一时间空气都仿佛凝固,只剩下年轻女子丝丝缕缕的抽泣。孙成张口结舌,呆了半天,正想说点什么,被唐媚儿拉了拉衣角。转过头看见妈妈哀求他不要争吵的眼神,孙成心一软,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
  「阿荣……」-

-   「行了行了,我再跟你做一次吧。」年轻男子冷漠地转过身去,抓住他姐姐的肩膀推到墙边,让她摆出一个弯腰撅臀的姿势,脱下自己的裤子,随手撸了撸自己的肉棒,就生硬地插进女子的体内。-
-
  「嗯……」女子扶着墙,拼命地仰起头,瀑布般的长发在丝缎般的腰背之间轻轻地摆动起来。
--
  「姐,不是我说你……你的屄都这么松了,真的没几个人愿意操了。有没有人想吃都说不准。」年轻男子一边懒洋洋地抽动,一边嘲弄着面前的女人。-
-
  「阿荣……姐就要死了,你还这么作践姐干什么。」于是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只剩下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孙成实在看不下去,转回头紧紧地搂着唐媚儿,轻轻地吻着她柔顺的秀发。-
-
  「来卖肉的,开始了。」随着一声懒洋洋的声音,窗口打开了。一个疲倦的中年人打着呵欠,面无表情地看了四对男女一眼。
-
-   第一对先走上前去,疲倦的中年人有气无力地问道:「是自愿做肉畜吗。」「是。」好清纯的声音,孙成不由得抬起头看过去,这才第一次看到一个年轻苗条的身影,看样子是个刚刚发育好的小姑娘。
-
-   「A级……检查一下。」中年人随手捏了捏小姑娘的胸部,点了点头,然后又将一只手指机械地伸进小姑娘的下身,抠进她的体内乱搅一番,抽回来拿出一个大大的印章:「把屁股伸过来。」-

-   小姑娘清脆地答应道:「哎。」就转过身来。孙成这才第一次看清她的脸,小小的脸蛋,五官都很精致,虽然说不上怎么美丽怎么漂亮,但是那种清纯可爱真的很能让人心动。
--
  啪。啪。中年人在小姑娘挺翘的屁股上盖了两个章,小姑娘站直了,转过头面对着身边的男子,微笑道:「好了,哥,我走了。」「小茜……」那男子黝黑而憔悴,伸出一双大手,轻轻抚上小姑娘的短发,哽咽了起来。
-
-   「哥,你别难过。小茜早就想做个肉畜了呢。哥你知不知道,每次小茜含着哥的时候,都幻想着把小脑袋砍下来以后被哥抱在怀里插……」小姑娘扬起虽然不大但是柔情脉脉的眼睛,微笑着。
--
  「小茜你别骗哥了,哥知道你不愿意……」男子已经泣不成声,那双手的指节粗大,长着厚厚的老茧,但是抚摸妹妹脸颊的动作却那么温柔。
--
  「哥……」小姑娘也掩饰不住了,但还在强笑着:「小茜愿意啊,把小茜卖了,哥就可以赔那个人的钱了。赔了钱就不用坐牢,小茜很高兴。」「小茜,对不起……对不起,都怪哥,怎么就撞上了一辆宝马……我他妈就是个开出租的……怎么敢撞宝马……小茜……」男子大哭起来,紧紧地搂着妹妹赤裸的身体,宽大的肩背随着哭声一阵阵抽搐不止。
-
-   「哥……小茜很高兴呢……小茜是A级,卖身子钱就够了。哥,你要好好保管小茜的头哦……等哥百年之后要把小茜的头和哥埋在一起,嗯?」小姑娘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挤出一个笑容安慰着悲伤的男子。-
-
  「好,好——小茜,哥一定要你陪哥一辈子。」「拉钩,骗人是小狗。」小姑娘笑着伸出小手,男子泪流满面地和妹妹拉了勾,那个似乎还没睡醒的工作人员拿出一张纸:「行了……肉畜自己进去。你,明天拿着这个去领支票,三天后来领肉畜的头。」小姑娘满面的泪痕却挂着笑容,站在门边转回头最后看了哥哥一眼,赤裸的身体消失在拐角。男子抓着那张薄薄的纸片,终于忍受不住,蹲到墙角嚎啕大哭起来。
--
  「下一个。」没睡醒的中年人还是懒洋洋的,他已经见过太多这种情景,不为所动。第二对走到他的办公桌前,看上去却不太般配,男子头发已经全白,女子却正当妙龄,突然男子拉住了这位美丽少妇的手腕:「芳儿,算了,不值得……」
-
-   「爸,值得啊。我不去,明哥会枪毙的。」少妇有些不好意思地从老人手里挣脱了白皙的玉腕,低着头轻声道。
--
  「那死小子枪毙就枪毙……也是个死不悔改的,不可惜。」老人颤抖着,声音酸楚而无奈。-

-   「爸,可不能这么说。明哥不是为了保护我,也不会冲出去捅那个城管两刀……」少妇柔声道,袅娜地走到办公桌面前,文静地微笑着:「师傅你好,我也是A级,检查一下吧。」-
-
  那个中年人还是懒洋洋地伸出手,在少妇身上乱捏了一通,有气无力地点点头,拿起了章子。
--
  年轻少妇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羞涩,白皙的面颊飘荡着红晕,转过身撅起了丰满雪白的臀部,中年男人还是半睁着眼睛,在那两片臀肉上各盖上了一个章子。-

-   「好了,爸,媳妇下辈子再尽孝了……」少妇突然对着老人跪下,重重地磕下头去。老人赶紧伸手去拉,没拉住,顿时老泪纵横,也跪了下去:「好媳妇,我罗家欠你太多了。下辈子你做我亲女儿,我再也不让你吃这样的苦了。」「爸,你起来,让我给你磕三个头——别折杀的我死了都不得安生。这辈子你已经把我当亲女儿了,我挺开心的。别折杀我下辈子投胎不了人身。」少妇两行珠泪也滚滚落下,但还是轻声细语地对老人说道。-
-
  老人只得站起身来,受了少妇的大礼。磕过头,少妇站起身来,微笑着轻声道:「把卖我这十万陪了,明哥就不会枪毙了,要是好好改造的话,说不定出来得快。那时候爸把我的头交给他,就算找不到老婆了也能有个东西用……对不起爸,没给明哥留下一男半女……」-
-
  「好媳妇……爸知道,知道……他就算出来,也不能让他再娶别的女人。」和煦的春风轻轻地吹拂着老人的白发,在春天上午明媚的阳光下缓缓地飘动。-

-   「那我进去了啊爸。你跟妈也说一声别难过,媳妇挺高兴的……下辈子我还要给明哥做老婆。」少妇微笑着走进了小门,老人却悲伤得几乎站立不住,强迫自己去接过证明,扶着墙低下头,无声地流着眼泪。-

-   「下一个。」
--
  可是那对姐弟还在疯狂地做爱,弟弟坚硬的肉棒正在姐姐暗红色的花瓣间飞快的进出,带出一股股白色的泡沫。姐姐则低着头,长发几乎垂到地下,轻轻地呻吟着:「嗯……嗯……」-

-   「你们先来。」中年人不耐烦地摇摇头,对孙成喊道。孙成一下子觉得心在飞速下坠,无论如何也迈不开脚步。-
-
  唐媚儿却淡定安然地走上前去:「师傅,我也是A级的,你检查一下。」可是无论如何掩饰,唐媚儿都没办法再去面对儿子痛苦的目光,只能强自镇定地对中年人微笑着。
--
  「嗯。」随手捏了几下,中年人就给唐媚儿盖上了章。孙成终于忍不住了,从身后紧紧地搂住唐媚儿:「妈……我不想你死……」「傻孩子。你不卖妈哪有钱给领导送礼……不送礼转正你就得下岗……」唐媚儿微笑着抓住儿子剧烈地颤抖着的双手,轻轻地抚摸着。
-
-   「去他妈的,转不了正就转不了正,我只要妈陪着我。」孙成把头埋进唐媚儿柔腻的粉颈,大哭起来。
--
  「妈还可以陪着你啊,像你姐一样。」-
-
  「不一样!我要会说话的妈!我要会笑的妈!我……」孙成再也说不下去,痉挛着搂紧唐媚儿,像要将她温软的身子完全挤压到自己体内。唐媚儿不由得喘不过气来,想了想,摆出一副恼怒的神态:「小成!你怎么这样!这样妈多不安心!大男人这么婆婆妈妈的干什么。」
--
  「妈……」
--
  「好啦,别难过了。你姐死的时候你也难过,后来不是好了吗?行啦……」唐媚儿微笑着转过身来,扬起脸温柔地看着儿子。
--
  透过泪光看着唐媚儿美丽的脸,孙成泪流满面地吻上了那美丽的红唇。母子两的春色交缠在一起,良久,才喘息着分开。
-
-   「妈走了。以后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转正了就赶快找个老婆。」唐媚儿最后吩咐了一声,走进了小门。孙成呆呆地看着妈妈美丽的身影消失,脑子里一片空白。-
-
  「啊——啊——」那对姐弟突然发出激烈的呻吟,看样子已经完事了。长发的女子扶着墙,一双修长的粉腿剧烈地颤抖着,几乎像站立不住,年轻男子则扶着她挺翘的丰臀,喘息了一会,抽出了肉棒穿好衣服。-
-
  「行了吧?就等我们了。」男子有些不耐烦地喊道。女子无力地站直了,白嫩的大腿内侧缓缓流下一道浊白的液体。-
-
  中年人厌恶地看了她一眼,随手摸了几下,对着年轻男子喊道:「不行,你这头肉畜是B级。」
--
  「啊?什么、什么?」年轻人张口结舌,不知道怎么说好。但是女子却突然尖叫道:「放屁,老娘明明是A级,这是肉畜局的鉴定,还能有假?告诉你,别想糊弄我弟弟!欺负人是不?」
--
  「哎?」中年人第一次像睡醒了,涨红了脸,伸出一只手指着女子:「你、你……」
--
  「你什么你!操你爹!老娘的身子哪一点差了?说老娘不是S级也就算了,还敢说是B级?你才是B级!你全家都是B级!」女子的泼辣和刚才弟弟面前的柔顺完全是两个极端,围观的三个男人不由得目瞪口呆。
--
  「注意点素质!你、你的屄都松了,怎么能是A级!」中年人气急败坏地喊道。-

-   「素质?肉畜有肉质就行了,素质留给你妈好了!操,老娘刚跟弟弟做爱,你眼瞎啦?是不是看我弟鸡巴大心里不爽?幸好老娘的屄还算紧,要是你妈早就被操成个吹风机了!」女子不依不饶,唾沫横飞地骂道。-

-   「你——」
-
-   「告诉你,我弟虽然还是个学生,不懂事,但是只要老娘一天没被吃掉,就一天不会让他受欺负!你要是敢给我算B级,我绝对砸了你的饭碗!」「你——行,你有种,反正我就是个打工的,行行行……不跟一头肉畜计较……」中年男人终于招架不住,拿起了章子。在女子的两片臀肉上一边盖上了一个「A」,一边盖上了「检疫合格」。-
-
  「阿荣……姐的头你要卖的话最少能卖五千,别又被人哄了……以后也要小心,凡事多长点心眼。」女子这才满意地回过身来,对着弟弟轻声道。
--
  这次年轻人没有再不耐烦,而是呆呆地看着还在唠叨的姐姐,终于艰难地张开嘴:「姐……我还是把你的头留下来陪我……」「啊?」女子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
  年轻人不敢与她对视,垂下了目光,女子高兴地跳了起来:「阿荣真好!」开心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
-   肉畜休息室里唐媚儿和另外三头肉畜一起呆呆的坐着,窗外就是春天中午明媚的阳光,有蝴蝶在窗外的花丛上飞舞。一阵阵花香飘进室内,唐媚儿不由得肚子有些饿了。
-
-   可是肉畜是不用吃东西的。看了那三个一眼,那位小姑娘呆呆地看着蝴蝶,很明显心里很难过,那位少妇则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养神,只是丰满的酥胸在剧烈地起伏,显示出她心里的紧张。只有那位姐姐看起来是真正的高兴,她本来已经不指望能留下自己的头颅陪着弟弟了。
--
  唉……都是没办法。只要还过得去谁愿意把自己给别人吃掉……唐媚儿想着孙成,他自己会做饭吃吗?会不会挨饿?衣服洗得干净不?没我照顾他肯定会生病,等转正了快点找个老婆吧。
-
-   「许公子里面请,里面请!」门突然开了,肉畜们一起转过头去看着门口,餐厅经理正点头哈腰地引着一个年轻人走进房间:「今天就四头A级的,不过素质都不错,您看看?」-
-
  这位许公子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气质不错,高贵文静。扫视了四人一眼,餐厅经理赶紧道:「都站起来给许公子看看!」「我都要了。」许公子笑道,餐厅经理赶紧陪着笑:「那许公子看看怎么烹调?」-

-   「嗯……」走到站成一排的肉畜钱,许公子和蔼地微笑着,端详起她们来。-
-
  前后转了一圈,才回到她们面前,先指着唐媚儿道:「这个清蒸。」唐媚儿顿时一阵晕眩,清蒸……自己真的要成为一块肉了。自己被蒸熟了会是什么样子?
--
  「这个分解了做炒菜和冷盘。」许公子指着那位姐姐,可是她好像根本没听到,目光投向远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嘴角还挂着笑容。餐厅经理赶紧不停地记录着,然后许公子的目光在少妇和小姑娘脸上逡巡了一会,最终决定下来,指着少妇道:「这个分解了炖汤,好肉留下来涮。」又指着小姑娘:「这个整体烤了,记得多放辣。」-
-
  「许公子真有眼光……」经理恭维道。许公子虽然没有表示,可是眼神里还是露出一丝鄙夷:「晚上七点,别误了事。我先走了。」「慢走,慢走。」经理点头哈腰地送许公子出门,四个肉畜还没回来坐好,经理就回到房间,满脸得意的笑容:「走吧靓女们,该处理了。」终于要结束了……唐媚儿不由得双腿发软,但还是鼓起勇气跟着经理走向厨房。宽大的厨房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一个架子上摆着几颗还沾着血的头颅,带着千奇百怪的表情。几个配菜师正在运刀如飞,叮叮咚咚地敲击着砧板,将一块块白花花的肉变成菜肴的原料。
--
  这些都是B级肉畜和C级肉畜吧……真可怜,她们的头颅想要处理的话还得主人出钱……加上本来姿色一般,而且往往家庭经济紧张,她们的头往往被直接当垃圾丢掉了。
--
  「老王!」经理喊道。一个白围裙已经染满鲜血的中年厨师走了过来:「老板。」
-
-   「姓许的要这四头,晚上七点就得上菜,你把她们宰了吧。」经理提到许少爷的时候咬牙切齿,目光几乎能杀人了。-

-   「哦。」老王似乎有点哆嗦,经理先指着少妇和姐姐道:「这两个都是要分解的……先宰了吧。」-

-   「嗯。」老王走过来,端详了两头肉畜一眼。经理继续指着那位姐姐道:-
-
  「先这个,要炒菜的。」-

-   「好……肉啊肉啊你莫怪……你是人间一道菜……阿弥陀佛……」老王一边念佛,一边从经理手里接过姐姐的手,牵向一座断头机。-
-
  长发的年轻女子一直微笑着,老王哭丧着脸把她柔顺的长发在头顶盘好,又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根绳子,反绑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推倒在断头机上,脖子放在一个凹槽里,然后用另半边带凹槽的金属板卡住了她的脖子。-
-
  「姑娘……别想那么多了……好好享受一下……这机器很先进……会在你高潮的时候砍掉你的小脑袋的……」老王一边絮絮叨叨地摆弄着女子的身体,一边打开了机器的开关,然后就叹息着走到一边,低声念叨起来:「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
  「大叔。」被固定在断头机上的女子突然说话了:「把我的头整漂亮点,行吗?」
-
-   「行……行……唉。」老王低着头,双手合十,继续念叨着:「你安心去吧……」-

-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女子微笑起来,闭上眼睛开始享受先进的机器带给她的快感。两只橡胶机械手正在激烈地挑逗着她因为俯身而显得格外丰盈的乳房,一根电动阴茎也慢慢没入了她的阴道。-
-
  「啊……啊……」虽然被固定得死死的,但是女子还是在强烈的快感下剧烈地颤抖起来。很快就到了高潮:「啊——阿荣——阿荣……阿——」最后一声呼唤被无情地打断,后面的三个肉畜都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金属相叩的「叮」,这是断头机的刀刃与金属砧板接触的声音,长发女子被固定得死死的身体疯狂地痉挛着,老王还在念着经:「南无地藏王菩萨……」走过来提起了她美丽的头颅。
-
-   唐媚儿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有些扭曲的脸,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的面颊上还带着高潮时淫媚的表情,嘴唇颤动着似乎想说什么,但无神的眼眸很快停滞下来,无声地诉说着她已经失去生命的事实。
--
  我的头被砍下来也是这样的吗?唐媚儿有些喘不过气来。老王手里的头颅断颈上还在喷涌着鲜血,叹息着的厨师喊道:「小刘。」一个年轻人跑过来拉起无头的身体的脚踝,老王吩咐到:「这个分解了做我们的招牌菜……八热炒八冷盘。吩咐下去,再来接下一个。」「哎。」年轻人拖走了长发女子的身体,老王把手里的头颅插到一根闪亮的金属杆上,转过身来对着那位文静的少妇道:「该你了……」少妇还是保持着平静,但是呼吸却急促沉重,白皙的脸蛋上泛着一片异样的潮红,慢慢走到断头机前,把脸放到还粘着前一头肉畜血污的砧板上,自己把双手背到背后,任老王把她捆紧。-
-
  无论机器如何挑逗,少妇也始终没有出一声,只是在高潮的时候光滑得如同丝缎一样的背上浮现出一片片红云。所以她失去头颅的那一声「叮」也显得特别刺耳,丰满白皙的身子却始终保持着平静。
--
  「好姑娘……」老王又一次提起少妇的头颅,那双温柔的眼睛已经闭上了,俏丽的脸上带着安详和平静,就像睡着了一样,被老王提起来穿在第一头肉畜的头颅旁边的那根金属杆上。-
-
  在等待多时的小刘拖走了少妇丰满的身体以后,老王还没来得及对小姑娘说什么,小姑娘就恐惧地大哭起来:「哥——哥——我不想死——我害怕!」娇小的身体恐惧地痉挛着,老王叹息着:「唉……姑娘……何必呢……」「我不想被吃掉……阿姨——」小姑娘突然一头钻进唐媚儿的怀里,唐媚儿不由得心酸起来,自己这么大年纪了都害怕得两腿发软,何况这个看起来还不满二十的小姑娘。-

-   「别怕,很快的……」唐媚儿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就要失去生命的姑娘,只能轻轻地搂着她,轻抚着她柔顺的短发。
-
-   「我怕痛……怕黑……怕哥哥看不到我……阿姨,要是他们把我的头弄丢了怎么办?」小姑娘眼泪汪汪地抬起头看着唐媚儿,哽咽道。
-
-   「不会痛啦……更不会弄丢你漂亮的小脑袋的……我们酒楼开了二十年,宰了几万个女人,从来没弄丢过脑袋……你放心吧——你看,连这样的女明星都来这里让我们宰杀呢……怎么可能弄丢头呢?」老王摇着头,从一个柜子里捧出一颗漂亮的人头,无奈地笑着。
-
-   「咦……这不是……杨蜜小姐吗?」小姑娘和唐媚儿吃惊地看着老王手里的头颅,齐声道。
--
  「是啊……昨天在这里被宰的……你们放心,我们连C级肉畜的头都没弄丢过。」
-
-   「小妹妹,你别怕……很快的。到时候你的小脑袋会漂漂亮亮地交到你哥哥的手里的……」唐媚儿尽力安抚着小姑娘,小姑娘终于平静了一些,抽泣着走上前去:「大叔……你快一点,别让我太痛了行吗?」「行……你放松……」老王绑好了小姑娘,可惜她年纪太小,还是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
  「南无大智文殊菩萨……南无大勇普贤菩萨……南无大悲观音菩萨……」老王无奈地看着小姑娘无论如何也不能被机器挑逗到高潮,终于停止了念经,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一支注射器。
--
  「王叔……这个是十八号?」旁边的小刘吃惊地问道。
--
  「是啊……」老王走到小姑娘身后,对着她蠕动着的雪白浑圆的小屁股把注射器深深地扎了进去。-

-   「王叔……这东西是禁止用于食品的吧?」小刘试探着问道。
-
-   「谁在乎……谁知道我们用了呢……别想那么多了,我们又没用地沟油。」老王将半管药品推进了小姑娘体内,看着她开始呻吟起来。
--
  「啊……啊……好痒……我好热……哥……操我……小茜的小穴好痒……唔……」药液见效很快,小姑娘很快就欲火高涨起来,尽力扭动着身体,机器的电动阴茎一进入,她就淫荡风骚地叫起床来:「啊……哥……哥……好大……小茜好舒服……用力……快点……啊、啊、啊——」很快小姑娘就到了一个剧烈的高潮,粉嫩的花瓣间猛地喷出了一股晶莹的黏液。就在这一瞬间又听到一声令人心头一紧的「叮」,小姑娘无头的身体突然直直地挺立起来,一股血柱像喷泉般直冲而上。-

-   老王轻轻地提起小姑娘可爱的小脑袋,那双清亮纯净的大眼睛带着一丝惊讶地大睁着,似乎还不相信自己已经被斩下了头颅,两颗晶莹的泪珠缓缓从清纯的眼角滚落,然后那黑白分明的眸子就突然失去了神采,变得空洞而迷茫起来。-

-   「这个送到烤箱里……香辣酱,对。」小刘又拖走了小姑娘的身体,只剩下唐媚儿了。-
-
  看了一眼那三颗在金属杆上插成一排的头颅,唐媚儿突然觉得不那么恐惧。-
-
  我的头也要被插上去了吧?我会是什么表情?我的身子会被清蒸……会整的漂亮吗?
--
  「大妹子……」老王的声音有些伤感:「对不住了。」「哪里……大哥……这就是我们的命。」唐媚儿反过来安慰起老王,老王还在絮叨着:「我为了这份工……把我自己的女儿都宰了……我女儿死的时候也像这小姑娘这个年纪,这么害怕……这些年宰了几千个女人……不知道死了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
-
  「没事啊……大叔……我们都是肉畜而已……」这时断头机的机械手抓住了唐媚儿沉甸甸的乳房,似乎带着一阵阵电流,瞬间就刺激得她浑身酥软。-
-
  「嗯……嗯……」娇嫩的乳头就像被小成第一次和自己做爱的时候那样笨拙地吸吮,带来一阵阵令人融化的快感。我就要迎接最后一次高潮了……唐媚儿很快放弃了思考,全身心地去感受那份颤栗,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第一次答应了小成以后,和菲菲一起和小成滚床单的情景……突然一根粗大的东西侵入了唐媚儿淫液横流的阴户,就像小成的肉棒一样,粗鲁而激情地抽插起来。小成……小成……
-
-  「小成——」唐媚儿似乎看到儿子正在面前微笑。脑子里慢慢空白,所有的意识都被快感淹没。小成好棒……好舒服……
-
-  「啊、啊——妈……妈要泄了……啊、」突然一片泛滥的春潮席卷而来,唐媚儿痉挛着涌出一股温暖的蜜汁。就在这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脖子一阵刺痛,接着就是一阵冰凉。-

-   「……」欢愉的呼喊被硬生生砍断,唐媚儿突然觉得天旋地转,紧接着就看见了自己粉嫩洁白的身体,正在断头机上抽搐着,断颈处鲜血喷涌而出,与之相对的是双腿之间也在喷出一股股清亮的爱液。
--
  小成……唐媚儿终于意识到自己被砍断了脖子,头颅正在被老王提在手里。-

-   意识在混乱中越来越远,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根铮亮的金属杆。我也要被插上去了吗?要好看一点……
--
  努力地挤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唐媚儿慢慢地陷入了黑暗。-
-
  春夜的和风带着一阵阵花香,春光楼的大厅里迎来了贵客。许公子还是那么高贵和文雅,带着一群同龄人迈入了酒楼。-

-   「许公子!」餐厅经理还是陪着笑脸迎接他:「徐公子果然是人中龙凤,真守时。」-

-   许公子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等大堂的钟声敲完七响,才淡淡地微笑道:「行了。菜都备好了吧?」-
-
  「好了好了!许公子吩咐哪敢怠慢。现在开席吗?」经理的腰弯得更低了。-

-   「大家坐吧!今天我生日,同学一场也是缘分,可惜今天没有S级肉畜,大家别见笑了。」
-
-   「哪里哪里。」「许大哥太客气了。」「不是许大哥,我能哪能知道肉畜的味道……」
--
  看着同学们的恭维,许公子微笑着对经理道:「上菜。」一碟碟冷盘很快流水般端上了桌,香酥子宫……酱卤肥肠……凉拌肝花……麻辣心尖……几个家伙吞着口水,等许公子微笑着宣布:「大家随便吃。」以后,才拿起筷子,大嚼起来。-
-
  热炒也上了几道以后,服务员才推出两辆小车,小车上两只巨大的银餐盘盖着盖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经理站在两车中间,略带得意地笑道:「这是今天的主菜。」-
-
  许公子点点头:「上来吧。」-
-
  经理揭开盖子,两只餐盘上静静地躺着唐媚儿和小姑娘诱人的身体。唐媚儿雪白粉嫩的无头身体摆着一个仰躺着的造型,大大地张开一双圆润的粉腿,一双纤细修长的玉手搭在两腿间那粉红色的小穴上,两瓣晶莹的花瓣间还在一阵阵冒着白色的蒸汽,已经被蒸得晶莹剔透,似乎有肉汁在皮肤和肌肉间流淌,门外缓缓吹进一阵和煦的春风,吹弹可破的身子在春风里像刚磨好的豆腐脑一样微微晃动,几个老道一点的这才笑着拿起筷子。-

-   而小姑娘被烤的金黄略带深红的娇小身体则摆成一个俯伏着的姿势,高高地撅着紧致浑圆的臀部,小巧可爱的肛门被插上了一支洁白的百合,皮肤间不停有油脂滴落下来,似乎还响着噼噼啪啪的声音。
-
-   「许公子请用这两只美鲍。」经理笑着拿起一把餐刀,剜出了唐媚儿和小姑娘的两只美穴,盛在一只水晶碟子里,双手奉到徐公子面前。-
-
  「辛苦了。」许公子淡淡地感谢道,随意地拿起一双筷子,按了按碟子里的两只香气扑鼻的阴户。一只是淡淡的清香,一只是浓浓的馥郁,在筷子的压力下唐媚儿晶莹剔透的阴户里缓缓流出一股洁白的浓汁,而小姑娘金黄酥软的阴户里则流出了喷香的油脂。-
-
  「大家请随意。」许公子微笑着夹起唐媚儿美丽的阴户,对着客人们点头示意,然后就轻轻地咬了一口。闭上眼,感受着柔嫩的美肉和甘美的汤汁在嘴里融合,高贵的青年第一次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
-   看着主人动了筷子,客人们再也忍不住美味的诱惑,蜂拥而上,开始抢夺那两具美味的身体。许公子微笑着看着他们,优雅地吃完两只美穴,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经理赶紧凑过来:「许公子还有什么吩咐吗?」「不用了……对了,把这四个肉畜的头摆出来给这些人看看吧。」许公子晚餐一向吃得很少,今天已经是破例了。-
-
  「是,是。」经理赶紧走进后面,很快就带着几个服务员,在餐桌边摆起一个金属架,然后又捧出四颗美丽的头颅,并排插到金属架上的金属杆尖端。-
-
  许公子满意地看着四颗美丽的人头,已经做了初步处理的四张俏丽的面容都被摆出了一副女人高潮时的娇媚和甜蜜的表情。她们诱人的身体很快被疯狂的客人分食一空,只剩下餐盘里的两堆散落的骨头。还有人意犹未尽地拿着一根不知道是谁的大腿骨,用餐刀从中间粗暴地砍断,对着端口拼命地吸吮着美味的骨髓。-
-
  慢慢地大家都酒足饭饱,不知道是谁打开了电视,新闻频道里一个领导正在发表讲话:「……攻击我国的人权状况,在此我们要严正抗议。吃人是符合我国国情的,大家知道,每吃掉一个女人,都能增加大量的GDP,又能减少人口总量,对发展中的经济来说具有重大意义……」
-
-   「许大哥!你老爷子又在讲话了——」「许部长真是日理万机……」客人们纷纷恭维起来。-
-
  「老生常谈。」许公子淡淡地笑道,但是毕竟年轻,还是掩饰不住得意,看着电视上的父亲讲话:「……为了GDP,我们要鼓励每个人,勇于被吃,以被吃为荣,广大人民群众应该擦亮眼睛……」-

-   「没什么好看的。大家吃好了吧?我们去HAPPY一下。」许公子笑着站起身来,客人们纷纷簇拥着他,经理带着一群服务员送他们出了大门,一时间大厅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四颗成一排插在金属架上,面对着电视的头颅。
--
  虽然都被刻意摆成满足快乐的表情,但是没经过深加工,所以失去了生命的四双美丽的眼睛都显得空洞无神,直勾勾地看着前方电视的方向,似乎都带着一些诡异而嘲弄的微笑,看着电视里的领导结束了讲话:「……坚持……领导……科学吃人……文明吃人……和谐吃人……」
--
  温暖的春夜只剩下浑厚的声音在回荡:「……一百年不动摇。」-
-
????????【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