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田野花香 25

田野花香 25

情色小说-田野花香 25

第025章 妖冶艳遇(下)
  “嘿嘿,姐姐那么漂亮!我算捡一个大便宜了,回去得烧香还神了!”
  陈炎已经有点忘了这一行的目的,看着白凤凤光滑的小腹心里又隐隐有些冲动起来,上前又想动手动脚。
  “去你的,老实的一边去!想要什么自己看看。”
  白凤凤轻轻的拍掉了又不安分的大手,娇媚的拿起镜子看自己的妆乱没乱。
  “跳蛋肯定是要的,刚才看姐姐那一脸的满足就知道这是好东西了!”
  陈炎依然是一脸的贱笑。
  “得,我给你挑一些吧!保证把那小女生弄得死去活来的,不过哪天有空了带来给姐姐看看。要是你眼光不好挑个歪瓜捩枣,那对姑品位是一打击。”
  白凤凤一边轻挽着妩媚的波浪形长发一边起身从柜台里拿出一盒盒的东西,有苍蝇粉,口服的春药,跳蛋,小跳棒,带螺旋或是小点点的套,润滑膏。堆了不少,看来是想狠狠的宰上陈炎一笔。
  “好姐姐,你说这些东西咱俩要是都给它用了那该是多爽的事啊!”
  陈炎半点都没有心疼的看着越来越多的东西,笑呵呵的说。
  女人将东西都摆好后才拿着立计算器算了起来,边算边说:“去你的,就这些用上保证用贞节的女人都变成了荡妇。上帝原谅我吧!眼前的色狼不知道要用这些东西去糟蹋哪家的闺女了,不过臭小子!我这是业余的,正经的工作没办法赚钱才开了这么一小店,你可别把我当成那些朝三暮四的女人。”
  “噢,那姐姐你在哪上班?”
  陈炎这下倒是有兴趣了,这女人性格太独特了。
  女人将钱算好以后举起计算机:“谢谢老板光顾,一共六百三十一,咱俩这关系不打折说不过去。就收你六百好了!我在医院上班。”
  女人说话的时候明显有一种得意的奸笑,可能是对于这样的一个小孩子拿出几百块钱不抱什么希望,所以只是想逗逗他而已。
  “嘿嘿,姐姐还算我便宜呢,太感动了!你在医院上班?哪的医院啊?”
  陈炎一边笑着掏出一千块钱递了过去,一边好奇的问。脑子里浮现了眼前这个充满了成熟风味的绝美女人要是穿上护士服的话,那该是怎样充满诱惑的场景。
  “小破医院,在一医。那破地方做个医生一个月才给开个六百多,连奖金算上都不到一千,姐姐没办法只能再开这一小店维持生计。你这钱给多了,什么意思?”
  白凤凤没想到陈炎还真能拿出这么一笔钱来,惊讶之余发现多了四百。脑子里一转语气有些阴沉起来。
  陈炎见白凤凤误会了慌忙解释道:“姐姐你别误会了,那多出来的钱是给你买点消炎药之类的东西,顺便多吃点补身子的,你这刚破身不能吃些辛辣或是没营养的东西。买点适合的东西多吃一下对身体有好处。”
  “算你还知道疼人!嘻嘻,小家伙,你该不会是想以后把姐这当安乐窝吧!”
  白凤凤笑嘻嘻的把钞票亲了一口后放进了自己的胸口,夹在了酥乳中间的那条沟里。这样有诱惑性的动作把陈炎看得都有些楞了。
  陈炎上前一把将她搂住,笑着说:“那姐姐欢不欢迎我啊!”
  白凤凤小手往下一探,捏了捏又硬起来的大家伙娇笑起来:“小家伙胃口还不小嘛,姐姐现在可是不行了!不过你要想来找我的话最好先给我打个电话,我白天经常都在上班。休息的时间才在这。你这小家伙胃口都是满大的,怎么?想包养姐姐我啊,我花钱可是大手大脚的。小心把你的学费都折腾没了。”
  白凤凤把陈炎当成小孩子一样的打趣起来。
  陈炎转头一看确实是有点寒碜这地方,整个小屋还没十米,里边有个格间,也就摆了一张床而已。看来她的生活过得也不怎么样,不禁问道:“你一个人住吗?”
  白凤凤一听这话脸色顿时有些落寞,缓缓的说道:“那有什么办法,姐姐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能租到这么一间小屋子当自己的小天地就不错了!”
  “对不起,我不该问!”
  陈炎知道说到了她的痛处,赶忙道歉。
  “没事,我都习惯了!有一帮小姐妹一起长大也是不错的事。再说了生活没半点拘束的想怎么过都行,除了穷一点以外总体来说我比大多数人过的都好!”
  白凤凤摇了摇头露出了坚强的笑容。
  “姐,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的!等我过几天忙完的时候给你买个房子,咱俩的小窝。”
  陈炎有些心疼起这个女人,虽然她脸上都是坚强的表情但陈炎知道这样的女人是最没有安全感的。
  “咯咯,说你胖还喘上了!一小孩还想包养我啊。小心你的小同学吃醋噢。”
  白凤凤娇媚的笑了起来,今天的事对于她来说只能算是一个意外。虽然她表面放荡但其实却是一个骨子里异常的女人,不然的话也不会从孤儿院走出社会在二十多年复杂的环境里还保持着处子之身。
  “得,我就说到这了!你以后看我有没有那个实力就完了。”
  陈炎拍着保证。
  “小家伙,其实咱俩都把这事当一个意外就行了!我讨厌那些靠家里的钱养活的废物,而且看你的样子还是一学生,咱们之间不应该有什么交集。你就把这事当做一个春梦好了!”
  白凤凤看着眼前这个夺去了自己处子之身的小男人,脸色有些低沉的说道。
  “行了姐姐,我可不是靠父母养活的。我家三代贫民哪有这些钱给我挥霍啊。都是我自己赚的。不过我可不会像你说的那样把这事给忘了,虽然现在讲什么从一而终有些不实际,但你相信我以后肯定会让你过上幸福的日子!”
  陈炎看着白凤凤落寞的脸心里感觉可能是她怕受到伤害才会把自己封闭起来,这样的女人一但打开了心扉那就像洪水猛兽一样的爆发出来。
  “呵呵,小家伙还说得挺认真的嘛!想把姐姐追到手的话给你一个机会!”
  白凤凤看着陈炎一脸的严肃笑了起来。
  “姐,这是我的手机号。我过几天可能去趟gd,等我回来的时候再来找你。”
  陈炎拿起纸笔留下了自己的号码,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下午三点了!该去回去的时候了。
  “行,到时候我会把你吃穷的!”
  白凤凤不以为意的说道。
  陈炎和她来了个深深的吻别后,特意拿一个黑塑料袋把东西装好后才启动摩托回村,一路上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的并没有那么大的目标,虽然精通金融但不想去做什么股市大鳄。只想安安份份的守住这个地方好好的过上日日欢的生活,那这样一来的话必须找一个合格的后台才能摆平一些事,从小的时候西游记就教育我们:凡是有后台的妖怪都被接走了,没有后台的一律一棍子打死。所以为了安定的生活必须把这个小县城给经营好。
  因为带着这些东西不方便,所以陈炎并没有回家。而是在市场买了一些红烧肉之类的东西后朝二婶家的方向开去,到了的时候已经是轻车熟路的把门推开自己走了进去,屋子里只有小萤自己坐在炕上写作业,小学放学的比较早。见陈炎进来欢呼着跳了起来:“黑子哥你来了,这次又带什么好吃的给人家。”
  陈炎一看小y头这时候的脸色已经不比第一次见的时候略显苍白,大概是营养跟上去的关系小脸开始有了一些红晕,可能是刚洗完澡的关系黑色的长发随风飘荡,一蹦一跳的特别可爱。以前陈炎绝对的相信自己不是一个loli控,但这时候看小堂妹可爱的模样陈炎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个词:林妙可?是,小萤现在的模样特别像后来杀掉无数loli控的小妙可,如果皮肤再一些小手再有点肉的话可能比她还有前途。
  “小谗鬼,就知道管我要吃的!呢?”
  陈炎笑着将手上的食物递了过去问道。
  “娘在后院喂鸡呢。”
  小萤把食物放在炕上,头也不抬的说道。
  陈炎嘱咐她自己先吃一点后,饶到了后院一看二婶只拿着玉米渣子喂鸡。穿的是自己上次送她的一套灰色衣服,手上围了一条毛巾。可能是被男人滋润过的关系脸色越发的红润,身子也比以前瘦泱泱的时候多了一些肉,听见动静回头一见陈炎在脸上红了一会后走了过来。
  “婶,我想你!”
  陈炎马上将她抱住,一边咬着耳珠一边说道。
  刘凤慌忙的把他推开,在手上写道:黑子,你妹还在屋里呢?婶那个来了不方便啊。
  “没事,我就是想你了!”
  刚才已经在刘凤凤那发泄了两次,陈炎现在也没多大的冲动,只是静静的抱住了二婶更有肉感的柔软身躯。
  不行,一会小妹看见了就糟了!刘凤一边写着一边把陈炎推开。
  陈炎知道像二婶这种农村寡妇最怕的就是流言飞语,也没去强求她。把手中的袋子递过去后悄悄的说:“婶,你把这些藏起来。可千万不能让小丽她们知道。”
  刘凤见陈炎一副严肃的样子,好奇的接过来后一看脸腾的就红了。里边都是一些自己知道或是听过的东西,马上慌忙的把袋子塞了回去手里比划道:你这孩子怎么买这些羞人的东西,不能放我这。
  陈炎又把袋子塞回她手中后一边往外跑一边说道:“婶,你先放起来。咱们以后用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等刘凤追出去的时候陈炎已经骑着摩托车跑了,刘凤拿着手里的袋子满脸通红。不知道该放在哪才不会被女儿们发现,这时候小萤一边吃着鸡腿一边走了出来问道:“妈,刚才黑子哥是不是又拿什么好吃的东西了?”
  小姑娘明显听到了陈炎最后的 x。x$喊话。刘凤用眼睛瞪了她一下后,给了五毛钱说让她去买盐后想来想去没办法只好把这袋子羞人的东西藏在了炕洞里边。
  陈炎一里上开着车一路想,现在卡里就剩69万了!是不是该去哪再找一些钱,实在不行的话开口和刘老板借不知道他肯不肯?如果肯的话那到时候就爽了!按自己对世界杯的了解这一把回来起码得是个千万富翁,再找几个机会把钱再捞上一些以后就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了。
  “黑子,你回来了!”
  陈炎进屋的时候老爹正和山叔在下着棋,旁边还有个一脸怒气的男子。正是山叔的儿子,后来被陈炎教育过的那个司机。
  “黑子,你说气不气人这些王八蛋,老子刚拉了两趟以后大家都学着干。现在那些货车都没一个愿意拉活的了,全tm收野菜去卖,还把收价提高后卖价打压下去。本来我跑一躺能赚个两千多但现在就三四百了!”
  山叔的儿子一见陈炎进来满脸委屈的唠叨起来。
  陈炎环顾了一下四周,小妹的车还在那她应该回来了!看山叔的儿子一脸的火气,笑了笑安慰道:“我不都告诉你不用多久谁都抢着干了吗?几趟下来的话你不也赚了一万多。够把房子翻修了!”
  “可是,也太气人了”山叔的儿子还是叨咕着。
  “行了石头,你也不看看你那样!跟着黑子后边赚了点钱你就知足吧!黑子你别理他,他现在就是想钱想疯了!”
  山叔笑着骂了几声,不过对于儿子赚钱回来还是表现的很高兴。
  “黑子,我买了条狗。刚杀完现在婶去炖了,一会咱们喝点!没你这招的话俺还没办法不到一个礼拜赚了一万。你先坐着俺现在就去买箱啤酒!”
  石头回过神来想想也是,发泄了几句后跑了出去。
  “这孩子,毛毛躁躁的!要有黑子一半的沉稳我就偷笑了!”
  山叔看着儿子的背影笑骂道。
  “得,你别夸这臭小子了!赚几钱连书都不愿意读了,将”陈国忠笑着将了山叔一军。
  “不算不算,刚才要不是石头在旁边念叨我才不会输呢。”
  山叔一看败局已定,马上耍起了无赖。
  “得了你们!赶紧收拾收拾吃饭吧,黑子你这一天到处跑的也累了吧!吃点狗肉可以补补身子。”
  这时候张玉芬拿着碗在院子外边摆 x。x$好,看两个大男人像小孩一样争的脸红赤热的笑着说道。农村的夏天比较热,普遍都喜欢在外边吃饭才凉快一些。
  “得,今天先放过你。我尝一下我妹子的手艺!”
  山叔气呼呼的站起来,帮忙拿凳子去了。
  “小敏,出来吃饭了!”
  陈国忠喊了一声后也跟了上去,两人又开始斗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