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田野花香 13-15

田野花香 13-15

情色小说-田野花香 13-15

第013章 校园暴力事件!
  随着放学的铃声响起,一片片的学生就犹如被拉去配种的公狗猛的看见一只漂亮的小母狗一样,潮水般的冲了出来。陈炎这时候的姿势说不出来的帅,倚靠在拉风的公路赛上,头发柔软的随风飘动。虽然长得普通但却多了一些吸引人的气质,小女生害羞的看了几眼匆匆的走了过去。不少男的心里满是嫉妒的骂:闷骚。
  “靠,黑子!听说你赚钱了,真就弄这么一大家伙骑!我要有这玩意的话那小姑娘不得贴着往身上靠啊!”
  胖子走出来后马上跑了过来,像看见美女一样温柔的摸着流线形的车身羡慕的说道。
  陈炎笑着丢给他一包中华:“死胖子,今天先不和你说那么多,一会我还接我小姨去外公家里看看,改天再好好的和你说一下!”
  “黑子,今天有人说你妹妹。你小姨听了跑过去打了人家几巴掌,那男有个干哥哥听说是在城西开游戏厅的混子叫阿庆,那小子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罢休的!”
  胖子有些担心的说。
  靠,老子现在都这么牛b了还敢惹自己的妹妹和小姨,这不是纯粹的找抽吗?陈炎走到学校旁边的一个五金店里,直接丢下一百块钱拿走了一把锋利的大砍刀,脸色阴沉的坐在了摩托上。胖子看着那闪着银光的刀锋感觉有些害怕,眼前的这个还是原本那个老实的陈炎吗?怎么感觉像换了个人一样!
  等了五分钟后,还没见妹妹和小姨出来,陈炎已经是越来越不烦恼了,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没一会突然来了四五个染着头发的青年,旁边一个穿学生服的马上凑上去殷切的递着烟。几人坐在一起说着什么,时不时的还朝陈炎这边看了几眼。
  胖子悄悄的说:“那染红头发的就是阿庆!”
  陈炎顺着看过去,长得也不怎么样。说是青年但看起来却一副老相,这时候正嚣张的调笑着过往的女生,从那副嘴脸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只会装b,真有事就傻了的主!随着人群越来越多,很多学生都一脸好奇的看着坐在摩托上拿着刀的陈炎。这时候张玉香和小敏一起走了出来,小姨明显是满脸气愤的在嘀咕什么。
  果然那帮人也丢掉了手里的烟头走了上去,那个叫啊庆的一见两女各有不同的风情更是眼里一亮露出了的笑容。陈炎这时候也发动了摩托车冲了过去,胖子慌忙在地上找了根木棍追上来。
  “哟,这么漂亮的小妹妹怎么动人呢!这不好,跟大哥走!大哥保证你们肯定玩的舒服!”
  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家伙上前就想动手占便宜。但是张玉香却是冷哼了一声直接一脚踢中了他最脆弱的那个部分,这家伙马上疼的在地上打起了滚,微观的男人们一看都觉得某个地方有些隐隐做疼,估计这家伙除了骨头以外其他的东西都碎了吧。
  “臭娘们,我庆哥在这你还敢这样!”
  穿学生服的家伙人仗狗势的喊了起来。
  小敏已经吓的退后了几步,但张玉香却迎上前去骂道:“我靠你先人,你什么各来了都不行,就你这孬种的模样!老娘打你都嫌自己手脏,给我滚!”
  学生服的一想起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被一女的打了几巴掌马上就气,当时是不敢但现在旁边有人他就举起了手想给张玉香点颜色看看,这时候阿庆被老子骑在身下欲仙欲死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有情调,把她俩都给我带走。“
  其他人正要上前的时候突然陈炎冲了过来,将一个人撞倒在地以后手一挥狠狠的朝阿庆的肩膀砍了过去,阿庆感觉肩膀上一疼马上摔到了地上。陈炎不依不饶的把彻底往一边摔去,骂骂咧咧的拿着刀朝其他人走去:“我r你二大爷的,找抽找到了老子这来,md的我妹妹是你们能调戏的!今天把你们给剁了长长记性!”
  本来这些人只不过是辍学后无聊在一起瞎混的,这时候见有人拿着刀而且还真敢下死手,一个个像兔子一样的跑了个没影,就连原来那个学生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就剩那个被张玉香踢了要害的黄头跟在地上已经吓得腿软的阿庆。其他的学生都怀着看热闹的心情围了起来。
  “看nm的看,都给老子滚!”
  陈炎可不想被当成了动物围观,手里还带血的砍刀朝周围一指这些学生们不管认不认识都被吓的往后退。
  “哥,你怎么来了!你别生气,这样会出人命的!”
  小敏第一次见哥哥这么狠的样子,上前后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张玉香本来是想找这个外甥算一下吃自己豆腐的帐,但今天他没来就鳖了一肚子火,刚好一听小敏被人欺负马上就跑到了初中部那边教训了那个人。但后来一听说那人还有个当混子的干哥哥,嘴上虽然说得强硬但也是心里害怕,看他们围过来的时候心跳已经快得不行了,而这时候一向温顺的侄子却冲上来把人砍翻在地,这样的场景简直就是每个少女心目中都喜欢的英雄救美。这时候张玉香感觉到自己脑子里好像多了一些比较乱想法,眼神有点迷醉的看着陈炎一人拿刀把其他人都吓跑了,这姿势实在太帅了!
  陈炎见阿庆坐在地上一脸的惊恐,冷哼一声蹲了下里,拿刀面拍着他的脸语气不善的说:“庆哥是吧,小弟还真对不起了!这刀没长眼真没办法,本来我是想砍你脑袋来着,谁知道这挺久没动手的砍偏了,要是我砍好一点你就没什么痛苦了。真对不起了!”
  阿庆看着眼前的男人满脸的冷酷和眼里的凶光,吓得尿都快出来了:“大哥,是我不对!我不长眼,你砍的对,我这才断了一根骨头,半点都不疼。”
  “那你的意思是我得再补上几刀才行了!”
  陈炎说着手里的刀举了起来。
  “大哥,我就一废物。一狗,你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
  阿庆快吓傻了,这时候眼泪都下来了喊叫着哀求。
  陈炎想了想这不能闹太大的动静,拿着刀面在他脸上磨了起来,给人的感觉像是随着都要把这块肉切下来一样:“庆哥是吧,今天呢!很不好意思的是我小姨打了你弟弟,但你一个男人家的居然没打听清楚就敢来闹事,你说我要不留点纪念你是不是不长记性了!”
  “是是,我有眼无珠,我醉有应得!”
  阿庆已经吓得裤子上有点温热的感觉了。
  “你跟谁的?老子这理直接找你们老大说去!”
  陈炎想了想妹妹和小姨都是学生,要是哪天被打了闷棍可就不像今天这样容易了,还是得把事情全办了比较好!
  “我没有老大,我就开了家小游戏厅混饭吃而已,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放我走吧!”
  阿庆居然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陈炎看了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冷哼一声说道:“今天这一刀算给你长点记性,出来混的照子放亮点。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我把你砍死得了。”
  阿庆忙不迭的点着头。
  “滚!”
  阿庆赶紧捂着伤口快速的跑了,那速度根本就看不出来是被砍断了骨头,要不是地上那一滩血迹的话大家还会以为他根本就是在练速跑。
  看了看还楞神的妹妹和小姨,笑着说:“你们怎么了,赶紧上车吧!”
  说完把车子扶了起来,还好只有一些磨损还能发动。两女有些发傻的坐上来后,在学生们崇拜或是嫉妒的眼神里边轰鸣着开走了。


正文 第014章 哄骗小姨!
  随处找了个水沟把刀往里一丢,先送了惊魂未定的小敏回家后嘱咐她千万不能和家里说这事,这才拉着小姨进了西里镇。乡村的小路上两边都是翠绿的风光,张玉香坐在后边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这真的是那个一像温顺,任由自己欺负的陈炎吗?
  “怎么了,吓傻了啊!你做那么开一会掉下去怎么办!”
  陈炎从后视镜看小姨迷人的小脸上还都是盲目,打趣起来。
  “黑子,我怎么感觉有些不认识你了!”
  “有啥不认识的,我还那个一天到晚被你欺负的沙包!”
  张玉香犹豫了好久,才往前靠了一些缓缓的说:“可是今天你那样把我吓到了,没想到你拿刀砍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我当时都没想到你能来!”
  “哈哈,为了公主。王子不得挺身而出吗?再说了就你能欺负我,其他要欺负我我就把他丢进河里喂王八!”
  陈炎见今天的小姨有些萎缩起来,不禁就想吃吃她的豆腐。
  张玉香一听心跳加快了,刚才发觉这个小外甥发火的姿势特别的帅,尤其是拿刀横在中间的样子特别的有男人味。现在他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表明吗?但他不是在追自己班里的一个女孩,还是想说只有自己才可以欺负他,他完全就是在包容自己才会一副老实的模样。想到这感觉心里有只小鹿到处跑了起来。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陈炎看小姨又不说话了,忍不住想逗逗她?
  “你还会讲笑话?我怎么就没听说过!说吧!”
  张玉香感觉自己真的越来越不了解这个认识了十多年的亲戚。
  陈炎咳嗽了两下后正色的说:“有一个小男孩,有一天被妈妈打后哭了大半天,等他爸爸回来的时候扑上去质问:为什么你要娶这样凶的女人做老婆。他爸爸却是一脸幽怨的看了他一眼:还不是因为你!”
  张玉香一听马上就扑哧的笑了起来,这笑话可以说有些h但也可以说不h。不过倒算是一个比较符合实际的笑话。
  “黑子,你好坏啊!你这不是说人家奉子成婚吗?再讲一个!”
  张玉香已经放松了不少,有点忘了心里的那些疑惑。
  “这次我出个谜语让你猜吧!猜对了一会你看上什么衣服我都给你买,要是不对的话你说怎么办?”
  陈炎一脸奸笑的提议。
  张玉香也听说了陈炎这两天赚钱了,但自己兜里除了五块钱外并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有些失望的说:“我又没什么好东西,拿什么赌!”
  “输了要求不多,亲我一口就行了!”
  陈炎笑呵呵的说。
  张玉香一听这小子想占自己便宜,条件反射的想掐他几下,但却感觉有些下不了手,想想亲一口也没什么事,自己是长辈嘛,再说赢了能把那几件自己喜欢的衣服都买回家,点头答应了。
  “有四个人一起打麻将,为什么警察来的时候带走了五个人?”
  陈炎心里暗笑,小样,脑筋急转弯你玩得过我。老子以前上网的时候别的不看就看这些了。
  “那人是他们的朋友,在那看的?”
  张玉香果然皱起了眉头。
  “不对!”
  一连猜了好几个后,张玉香有些不耐烦起来,最后只好服软的问:“那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他们打的那人名字叫麻将”陈炎马上大笑起来,得手了。
  张玉香一听顿时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不服输的说:“你这像在骗人一样,再出一题。”
  “你都输了还出什么出啊!”
  陈炎知道激将法对这个火暴的小姨最有用!
  “我输一次亲你一下总行了吧,我就不信以本姑娘的聪明伶俐还比不上你这书呆子。”
  张玉香马上喊了起来,不过她也是觉得这样的小游戏很好玩!
  “呵呵,是你说的!给你来个简单一些的吧,有一个字!不管是博学的教授或是专门教语文的老师,从古到今都是念错,没一个人念对。这个字你猜猜是什么?”
  陈炎笑着说。
  “不可能,从古都今都没人念对!你说的肯定不是正常字!”
  张玉香思索了好一会还是不知道答案。
  “真的,我绝对不骗人!你要是认输我就告诉你答案!”
  “算了,这次我就不猜了,到底是什么?”
  “那就是”错“字啊,小学都教了发音是cuo,谁会去念对啊!哈哈。”
  陈炎得意的大笑起来。
  张玉香这时候有一种挫败感,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自己就想不到呢,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猜起了谜语,到了镇里的时候张玉香已经把脸拉得老长了,自己输了十一题,一题都没赢。
  一人情绪高涨,一人嘴里念叨的逛街买起了东西,陈炎注意到小姨在看到一根项链的时候有些挪不开脚步,随意一描那项链应该是银打造的,精致的手工在灯光下显得特别的好看,不过短了一些。应该是铰链才对。买东西的时候陈炎用心的观察起来,发现小姨除了对脚链外还对一件造型别致的超短牛仔裤流连忘返,不过却只是看着不敢说。
  等到把要送外公的东西都码好后,陈炎让她先看着点。自己跑到了商店里把这两件东西都偷偷的买了下来,回来的时候张玉香还叨咕着是不是掉厕所去了,那幽怨的小模样特别的惹人疼。
  “你别开太快啊!这样危险。”
  由于外公家离镇里比较远,现在天色又晚!陈炎一上到路上直接就开到了五十码,就这么慢都把张玉香吓了一跳。
  “怕的话你就抱着我,一会摔下去可就毁容了!现在天色晚了咱们得赶紧回去,免得老人家担心。”
  陈炎说的是振振有词,其实就是想趁机感受一下。
  张玉香犹豫了一会,才伸出双手环住了陈炎的腰!犹豫胸前的尺寸太大了直接就紧紧的贴上了后背,立刻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陈炎这时候心里那个爽啊,后背上那两大团柔软的白肉贴上来的感觉特别的舒服,虽然隔着衣服但还是可以感觉到它们的弹性。
  骑了好一会后张玉香索性把头都靠在了陈炎的肩膀上,两人看起来就像一对恋人一样。陈炎是满心欢喜的感受着小姨的伟大,而张玉香这时候的脑子却是有点乱,好像隐隐对这个外甥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喜欢上一个人一样。想想今天发生的事都有点感觉是在梦里一样!
  陈炎现在最惦记的就是那十多个吻该怎么实现的问题,外公外婆睡的早!没准晚上还能发生点什么故事,当小姨看见自己把她心仪的东西拿出来的时候会不会狠狠的赏自己一个香吻!


正文 第015章 偷窥,口干舌燥!
  沿着羊肠小道到了外公家以后,外婆已经着急的在门口等着。两人逛了这一圈现在都已经是八点多了,小姨进门后有些无精打采的说了声我去洗澡了,陈炎心里想她大概还是对看上的那些东西念念不忘吧!
  “哈哈,黑子来了!赶紧陪我喝两盅。”
  陈炎的外公张顺名这时候正坐在椅子上自己先喝上了,老人家今年60多了依然是身体健壮得和牛一样。平时和年纪差得有些远了一点的小女儿并没有多少沟通的话题,再加上外婆一直都管着他不让多喝上几口,这让平时有些嗜酒的外公有些难受,这次外孙来了就有借口可以好好的喝上几盅。
  “呵呵,外公你别喝那个酒,不好!我这买了极品剑南春,咱爷两好好的喝点。”
  陈炎特点给外公买了一箱子好酒,一瓶一百多。果然一见门看见外公喝的还是三块钱一瓶的散装刀烧子,笑呵呵的把酒递了上去。
  “真是的,明知道你外公喜欢喝酒还花钱买干什么,这钱你还不如自己买点学习资料。”
  外婆一边拿着陈炎带来的油米之类的东西翻了起来一边叨咕着,不过语气还是那么的安宁。外公外婆一辈子都过得特别的和睦,很少有吵架急眼的时候,小时候陈炎老是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爱情。
  “怎么还买这些东西啊,这多浪费钱!”
  外婆看着一瓶蜂蜜和营养品之类的有些心疼的说。
  外公笑盈盈的给陈炎拿了碗筷和杯子,慢上一杯后笑骂着:“行了老太婆,孙子都知道孝顺了你就知足吧,再说了咱家黑子这几天都快赚成了小老板能惦记咱们这俩快进棺材的老家伙你就赶紧去烧高香吧!”
  “黑子,以后来就行了!别买这些东西。”
  外婆依然的叨咕着,不过陈炎听着却感觉挺舒服的。
  桌子上摆着一盆炖肉和当地人都喜欢的炒竹笋,陈炎已经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张顺名细细的闻了一下后小小的抿了一口不禁赞叹道:“这酒真好啊,又香又醇的。这一瓶得十多块吧!”
  “外公,一瓶得一百多好不好!”
  陈炎嘴里还吃着东西有点含混不清的说着。
  “糟蹋啊,黑子你有这钱买点别的也行,给老头子买这么贵的酒干什么。这一瓶够割二十斤猪肉了!”
  外婆一听这酒得一百多马上心疼的喊了起来。不过张顺名却是直接无视她,美美的品了起来,除了酒美以外这可是外孙孝敬自己的,心里觉得舒坦。
  陈炎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掏出来五百块钱递了过去:“外公,这钱你们二老先拿着花。该打麻将的时候打,别一天老惦记着那几块地了。”
  张顺名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家里就靠着两亩地过日子,钱一直被老太婆掐的死死的,一月就给五十抽烟喝酒哪够啊,再加上还喜欢打麻将。偶尔就会跑女婿家去蹭一点,大多就是五十一百的,现在有这钱在可可美美的过上一个多月了。
  可惜他还没伸手的时候外婆眼明手快根本不像一个老年人一样的给抢了过去:“黑子,这钱我来保管,放老头子手上又会被糟蹋掉的!你陪你外公喝一点,不能让他多喝,我困了先去睡觉!”
  说完不理哭着老脸的张顺名拿着东西就走进内屋去了。
  张顺名回过头来一脸幽怨的看着陈炎,大概个意思就是你明知道你外婆的抠擞样子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拿出来。陈炎被外公这副孩子样逗得乐了起来,又从兜里掏出了五百块钱悄悄的从桌子底下递了过去小声的说:“外公,刚才的是烟雾弹,你那份早给你准备好了!”
  张顺名悄悄的一数足有十张,马上乐的老脸都快开花了,左顾右盼的看了一下后偷偷的脱下鞋子藏到了鞋垫底下,起身后爷们俩推换盏的很快就把一瓶一斤二两的剑南春全喝了,没一会就说自己得去睡了!让陈炎喝了酒就别开车了,在家住一晚。然后就摇摇晃晃的走进房间关上了门。
  陈炎这时候也喝的有些迷糊,再加上晚上的冷风一吹顿时就觉得有些尿急,跑到院子里撒了泡妞后想洗个脸,朝浴室走去的时候突然机灵起来,浴室里的灯光亮着而且还有水声,说是浴室其实就是简单的砌了一个小屋子而已,这时候陈炎马上清醒了不少,这除了外公外婆就只住了小姨,现在会洗澡的也就她了!农村的房子大多都会留几条差不多一块砖头厚的缝隙做通风口,这时候墙上边的通风口就像一只有魔力的手一样引诱着陈炎想去看看里边的风光。
  悄悄的搬来了椅子后,陈炎小心的站了上去慢慢伸直了身子,从偷风口一看顿时心里那个恨啊,小姨已经洗完了这时候正装着一个睡裙在洗衣服。刚才的水声根本就不是美人出浴发出的,不过陈炎失望之余却被小姨的风情看呆了,这时候的辣椒美人沐浴完后头发还带着很多的水珠,被一只发卡固定在了后脑上,可以清晰的看见如雪样白的迷人脖子,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胳膊芊细得如头是染上了牛奶的白色,可惜从这角度看不见小姨修长的秀腿。不过却是另有收获,刚好可以看见领口处微微露出的两团雪白的肉花,更要加的是她居然没有带par,那对肉花弯着腰顶在膝盖上边隐隐涨大了不少。
  陈炎直觉得血往上涌,有些口干舌燥起来。痴醉的看了一会后突然小姨洗完了衣服站起身来,陈炎赶紧把凳子藏了起来,装做一副正要去洗澡的样子。张玉香把门推开的时候一见陈炎急切的模样没好气的说:“干嘛啊,姑奶奶刚洗完!我爸妈都睡了吗?”
  “睡了,我身上都是汉想洗个藻,麻烦你让一下!”
  美人嗲怒的模样风情万种简直是要了小命,陈炎看了一眼后感觉自己脑子里游动的已经不是脑浆,纯粹就是传宗接代的小蝌蚪了。赶紧的冲进了浴室把门关上,赶紧把身上的衣服一股脑的脱下来后丢到了衣挂上,打开了水龙头用凉水从头狡到脚。但怎么样脑子里想的都是小姨那的身子,妩媚的风情和那对让人垂涎三尺的巨无霸。
  任凭凉水怎么样的淋在身上,陈炎却是没办法从里边解脱出来。满脑子不停的反装着刚才从领口处看到的那些风光,突然眼角一瞟看见放在架子上的洗衣盆里居然还有两件黑色的nei衣,刚才小姨不是洗了衣服吗?难道这是故意放在这诱惑自己的,想着想着手就不自觉的伸了过去。把黑色带着花纹的par拿在量了起来,忍不住拿到眼前用鼻子使劲的闻了几下,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做怪。感觉这块小小的布料上散发着巨大的香味。
  将par放回去后,心里有些澎湃的拿起里边剩下的小nei裤,一看鼻血差点都喷了出来,手上黑色的小布料就像没有重量一样轻若无物。除了掩盖住体毛和的那块地方加厚以后其他的地方全是半透明的,更重要的是翻过来在中间的位置上既然隐隐有些水迹,而且还沾了一根少女柔软的可爱体毛。
  陈炎心里不禁的活跃起来,这到底是不是小姨故意引诱自己才放在这的。拿手指轻轻一点有水的那块地方,黏稠的应该不是自来水。脑子里已经肮脏无比的陈炎马上就知道了这肯定是兴奋时分泌出来的蜜汁,难道是刚才小姨抱住自己的时候大白兔在后背上磨蹭时的反应。陈炎细细的把那根体毛拿起来后又将nei裤放回了原地。
  这时候脑子里是异常的兴奋,擦干了身上的水珠后将那根you人的体毛小心翼翼的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洗了这凉水藻以后感觉却是更热了,简单的穿上了大裤衩后将衣服裤子披在肩膀上就走了出去。
?

上一篇:田野花香 19 下一篇:田野花香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