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田野花香 7-10

田野花香 7-10

情色小说-田野花香 7-10

第007章 暴利的第一捅金(上)
  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陈炎摸摸头一看炕上除了自己以外没其他人了。起床后拿起水慢慢的灌了一口。小萤进来后看见陈炎已经起床了笑呵呵的说:“黑子哥,你起来啦!原本姐姐想叫你起来的但娘说让你多睡一会。你现在都的大懒猪了!”
  “星期六有什么关系,哪去了?”
  陈炎一边左顾右盼的一边问道。
  小萤上了炕开始收拾起陈炎的被窝,农村的孩子一般都是比较懂事知道该干活。将被子窝起来后才说:“娘一早上就上山去摘野菜去了,姐姐出去歌猪草。桌子上给你留了两馒头,赶紧去吃吧!”
  看来二婶经过昨晚的事实后心里还是有些介怀,要说起成这美事的最大功臣还是那瓶地瓜烧,要不说酒乱人性。陈炎一边回忆着昨晚那种软玉温香一边想是不是该把那瓶地瓜烧拿起来找个地方拜一拜。
  “黑子哥,馒头!”
  小萤递过来了两个白面馒头。
  陈炎交代小萤和二婶她们说一声后一边啃着已经有些凉了的馒头一边往家里的方向走,一个多小时的路后远远的就看见家门口有不少村民和孩子手里拿着一筐一筐的野菜互相挤着,那个样子可不比超市打折的时候差。估摸了一下起码有个三百多人,而且不是还是穿着校服来的。
  “黑子,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陈国忠有些手忙脚乱,没想到两分钱一斤的价钱居然会有这么多的乡亲跑过来,全家几乎是总动员起来。就连山叔等几个平时和他交好的人都跑过来帮忙,几个大老爷们忙着把野菜过称。小敏站在称旁边认真的拿本子记着数,张玉芬在一边忙着给几人端茶倒水递毛巾。人群里还有不少是一中的学生,一个个眼角时不时的看小敏几眼。
  “昨晚睡得有些晚了,收的怎么样了?”
  陈炎跑过去关心的问,毕竟这可事关自己的第一捅金。不过今天妹妹穿的只是养眼,穿着校服肥大的裤子,上身只穿一件紧身的背心,胸前大概只有a的突起勾勒在苗条的身材上倒也显得相称。清秀的小脸上满是认真的模样。乌黑的秀发在脑后扎了一根简单的马尾辫,整个人身上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就连一些老男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别提了,都收了九千多斤了!你一直都没回来,我让你山叔帮忙找了个了几个车,刚好他有个亲戚是自己跑运输的,给咱找了八辆车来。去省城一天包来回一辆三百块钱,这收野菜就花了180而已,但这车费用大。可千万别赔着了。”
  陈国忠有点忐忑的说道。
  “爸,你就放心吧!野菜都装了车吗?”
  “装了,你山叔几个人在那忙活着。按你说的也分了类,现在那边已经装了一车!”
  陈国忠说着朝旁边指了指。
  “行了爸,你先给我四千,慢慢的在这收。有多少收多少,我先拉这一车去!”
  陈炎说着伸出了手。
  陈国忠从兜里慢慢的掏出了钱来,谨慎的递了过去:“黑子,不是爸不信你。这次你可千万不能弄赔了,这钱可是留着给你上大学用的!”
  “知道了吧!”
  陈炎说着就一溜烟的朝货车跑了过去,已经有一辆车装好了,顶上也拉上了布,山叔真在和一个司机模样的人说着什么。
  “山叔好啊!最近忙吗?”
  陈炎跑过去打起了招呼。
  “行了,就说这些了!黑子来了你跟他说吧!”
  山叔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大哥,能走了吗?”
  陈炎朝旁边那个司机模样的中年人问道。
  中年人点了点头,陈炎随着他一起上了车,同行的还有两个年轻人。都是附近村的青年,一天三十雇来的。想了想陈炎决定还是直接到省城东郊的那个农贸市场比较好,那一天的吞吐量实在是太大了,一向经济发达但是缺少农产品的gd,zj,sh等省份的一些贩子也有不少去那去拉货回去倒腾,更是有一些加工食品的人专门在那设了点收这些农副产品。
  颠簸了两个多小时后货车慢慢的靠近了农贸市场,在向管理员交了一车一天十块钱的费用后找了个空地就停了下来。陈炎让司机和两个搬运在车上等着,自己拿了把凳子和几袋子野菜跟几张纸板挑了个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坐了下来一一的摆好。像山根这种知名度比较大的野菜标价两块钱一斤,而野烂菜这些数量稀少但知名度特别大的足足是五块钱一斤,普通没什么人认识的山癞子一块钱一斤。刚坐下没一会,就走过来一个腰包鼓鼓的胖子,看了看地上的样品后蹲下来问道:“小兄弟,你这野菜有多少?”
  陈炎抬眼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二道贩子,这种人比较有钱但也是特别的精。估计看了这些价格动了心,又看自己一副农村孩子的模样想好好的敲上一笔,懒洋洋的说:“多了没有,今天能弄个几万斤差不多!”
  胖子是市场里专门找那些看起来比较傻的农民低价收购的贩子,这时候看陈炎一副乡下学生的模样,心里马上打起了算盘:“小兄弟,不是我说!你也太把这些东西当宝了,你看看这都什么价,就这野烂菜最多就是一块钱一斤。再说了这东西还不要什么种植成本,你这卖得太离谱了。”
  “得,我没法跟您老解释那么多,反正我就卖这价了!半点都不能少,而且您也别当我不知道,野烂菜在gd和sh这些地方已经炒到了十多块钱一斤,您呀!要是嫌贵的话那就找别人买吧,我这价是雷打不动了。”
  陈炎哪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立刻摇头说道。
  胖子想了好久,慢慢说:“这样吧,我看你进城挺不容易的,一斤我出一块五,其他的按一半价收,一共要你一万斤怎么样?这钱可不少了!而且我是见货立刻点数”说完还从腰包里掏出一瘩钱晃了起来,看样子足足有两万多。可惜的是他没看到自己预想中眼前这小孩两眼放光的模样。
  “我说您老也太能唬人了吧,说不好听点的市场这你看过多少个卖野菜的!又有几个能有我一样的量,咱们做生意都是图财是不是。我这价怎么样您心里应该是有数的,一转手的钱就够您美美的过上一段时间了。有钱大家赚是正常的,这样吧!你要是能把我的东西全包下来的话,我省了那个功夫就给您让点利,过了称总数多少给你抹掉一成,这样够意思了吧!”
  陈炎见已经有不少的商贩围过来,知道这时候胖子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
  胖子见周围已经有不少人拿着计算器一边看价格一边算着,而且有的已经开口问了。想了想说:“一成少了一些吧!你再给抹点,以后这道铺好了我长期从你这进货,你先给我透个底你现在到底有多少野菜?”
  “不多,现在就一车在这!几样加起来九千斤。不过今天还得再来几车!”
  陈炎懒洋洋的说着,明显可以感觉围上来的商贩眼里都闪过一道亮光。
  “小兄弟,你再让一点!我包你两车的货。”
  第一个坐不住的是个一脸精明的瘦子,马上开口说道。胖子这时候急了,把陈炎拉到一边悄悄的说:“小兄弟,你看我是第一个来的,我现在的钱就只够包下一两车货。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负责找一些分布各地的商贩来买你的货,而且保证都是现钱。就按一成抹就行了,不过事后你可得!”
  陈炎知道这些贩子虽然精明但也不是什么坏人,想了想他在这比较熟悉。要是能帮自己解决这个问题的话那倒是省了不少的事,马上一脸了解的说:“大哥,我这野菜虽然说是山上长出来的。但您老也得知道这东西挖起来可不比收庄稼,得爬山一点点的挖。所以现在也是贵了一些,这样吧!您老要的我给抹两成,剩下你帮我卖出去的货我卖一万给您两百,到底来说还是这东西能倒手利大不是?”
  胖子笑的点头称是,两人默契的将样品摊子收起来后走到了车子旁边,开始往下卸,陈炎看着一捆捆的野菜过了称笑得脸都快开花了。有了这钱自己以后的路就好走了,司机和两个力工都好奇这东西怎么还有人要。三人都是老家那边的,所以陈炎也一开始就吩咐胖子别说收购价,理由是这些人都是市场雇来的。别让他们去通知别人。
  忙活了半个小时终于把称过完了,几样的价格一算光五块钱一斤的野烂菜就多达一千多斤,再加上其他的野菜一共是一万七千多,陈炎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这一百八十块钱的成本加上三百块钱的车钱也就四百多的本钱,这一倒水足足有四百多倍的利润,胖子吩咐自己的手下将野菜装上车后就领着陈炎到了银行,陈炎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一张卡,说好了给胖子抹两成但现在心情一好只收了一万四,弄得胖子直夸仗义。
  车已经装完了以后第二辆又来了,胖子看了看上边满满的很多都是野烂菜和山根这类的贵东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小兄弟,你这车我要收完的话就算在市场里借起码也得差个两三千的,要不我现在找人来一起收吧!”
  “大哥,咱们都啥关系了说这些,你就说你手上现在有多少吧?”
  陈炎一副大方的说道,有多少都是多啊!
  胖子把身上的另一本存折拿出来后有些无奈的说:“我这本子里就算一万六,再去市场上借能借个五千左右,可能还是不够!”
  陈炎马上讲义气的拍了拍胖子的肩膀:“没事,你就先把这钱凑上来吧!欠的部分等你帮我卖了别的货不就来了吗?实在不够的话那差的我也不要了,老哥今天可是帮我省了不少事!”
  胖子一听马上乐了起来,跑出去一会后满头大汗的拿着一瘩钱走了进来,连上一车的货款一共三万五存进了陈炎的卡里,看着这个在农村来说算天文数字的钱。陈炎乐了起来,胖子跑回去监督过称后,陈炎找了个小店买了一些啤酒和几样炒菜,先让司机和力工美美的吃上一顿。然后给了三百让第一个司机先回去。


正文 第008章 暴力的第一捅金(中)
  等第二车卸完的时候,陈炎借了胖子的了个电话,陈国忠的语气有些着急的说:“黑子,这都装了六车出去家里还有不少来送货的。这可怎么办啊!”
  陈炎一听真是上天保佑我:“爸,这两车我都卖了出去,都过了五千了!收,有多少收多少。”
  并不是说陈炎想自己把这钱拿来用,只是怕以后再想劝父亲拿出钱来会很难,所以还是先瞒着点比较好!
  “真的吗?那我让你山叔再找几个车!”
  陈国忠心里一算那这六车再卖掉不就能卖个两万!匆忙的把电话给挂掉了!
  这边已经卸了第二车,由于胖子手下自己有一帮装卸工所以陈炎给了两个力工一人五十让他们回去家里帮忙,又嘱咐了司机再回去拉。
  “小兄弟,给你介绍个人!这是我一个大哥,姓刘!gd一带的生意做得特别大,一天光送蔬菜的车就得发出去几十辆!”
  这时候胖子拉过来一个看起来满脸笑意的男子,语气稍微有点奉承的说道。
  “刘大哥你好啊!”
  陈炎微笑着掏出刚买的中华给两人递了过去。
  姓刘的点上后很客气的问:“小兄弟真能耐啊!居然能弄来这么多时下比猪肉还值钱的野菜,不知道还有没有了我还想收一些赚点活口钱,便宜可不能让胖子这一家独吞了。”
  “不瞒大哥说我现在还有几车往这边来了,现在这些农民生活好了都不愿意去麻烦的挖野菜,咱这收起来可是特别的费劲。”
  陈炎给自己点上一根后语气有些烦恼的说道,这论演戏陈炎也是一把好手。
  果然姓刘的一听两眼就放光了,心里将价格什么的算了一会后说:“小兄弟,你说的对,这野菜哪有庄稼摆在地里那么好收啊!你这累一些赚的钱不也痛快吗?哥哥跟你打个商量吧!只要车上装的全是野菜,我不管是山根,烂菜还是黄叶子。一车我给你一万六怎么样?”
  陈炎听完不为所动的摇了摇头:“大哥,不是我想说。你问问胖哥我这一车里边有多少少见的货,光野烂菜最少的都有一千多斤,一车货能装个一万斤你这价实在给的太低了。你再说个价吧,行的话我的货谁都不卖就卖给你怎么样?”
  姓刘的听完想了好一会做出一副咬牙跺脚的表情说:“一车一万吧!哥哥这些菜买完还得一段时间才卖得出去,你得给哥哥留些周转的钱吧!”
  胖子悄悄的递过来一个眼色,示意还能往上提提。陈炎想了想说:“刘哥,咱也不是那种罗嗦的人,都是爷们出个一口价!两万,再少是不行的!这价定下来以后不管今天有多少货都是归你,别人能拿我一点我就是孙子。”
  姓刘的算了一下,就算一车两万但自己卖不掉的可以均给市场上做其他省的那些大户,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来钱,笑着说:“好!兄弟你可真是狠啊,要你嫂子知道哥哥今天花了这么多钱那晚上我得跪搓衣板去了!”
  “看您说的,嫂子要知道您赚了那么多钱还不得抱着您亲上好几晚啊!”
  陈炎也打趣起来。
  双方把事情敲下来以后,六部大车同时进了市场,胖子陪着姓刘的把货确认后,找来几辆车后示意工人把货倒过去。三人来到银行姓刘的果然马上就把全部的钱十二万全打进了陈炎的卡里。胖子买来啤酒和小菜后三人一边看着工人干活,一边笑呵呵的谈着,当陈炎说起自己有能力组织更多的货源时姓刘的却摇了摇头说:“小兄弟,就算能再多弄但最好还是不要!这东西就是希罕货多了就不值钱,不瞒你说我进了你这些货打算先把六成压到仓库里,人家要一百斤我最多就给五十,这样的话价格就不会掉下去。没准还会往上抬,你如果还想倒弄赚钱的话最好一段时间别再卖。”
  陈炎想了想也多,这东西靠的就是奇货可居。一但市场上都是的话那就和普通的白菜没什么区别了,到底还是没人家专业的贩子懂,给两人敬了支烟后谦虚的请教起来:“那哥哥给我指点一下吧,我现在手里急需一笔钱来周转!除了这些货以外我可以一个月不往外卖,连上压仓库什么的你觉得再来几车是最适合的。”
  胖子属于中层的贩子,对于这些没什么发言权。姓刘的想了好一会后才说:“今天已经八车了,胖子的两车货只要在tj那边就可以稳上一个多星期,至于我的货会分大概一部分给另一个专门做zj的朋友,我自己的货够卖上两个星期左右。到时候其他例如fj,js的大贩子肯定会眼馋,出于道义我们都得分一些出去,这些货被分完大家在各地压一下货差不多能卖个七八天左右,你要是真想干的话总的货量最好别超过20车!”
  陈炎发自内心的谢了一句后问:“如果市场上的大户都由您来给的话那多少车最好?”
  “加上我们这八车货总量不能超过35,要知道你今天拉的这货实在有些太多了!很多人都看着,要不是在市场的话我可以多吃进一点然后憋着,但现在已经不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是20车左右。”
  姓刘的笑着说道,这一车货倒腾给其他的朋友关系好的卖两万五一车人家都得记你的情,没啥关系的卖三万都得喊便宜。
  晚上又陆续来了四车,等到快八点的时候卸完最后一车胖子领着陈炎到了城里一个比较高档的酒店,开了个房间后就走了。陈炎进了房间后马上往家打电话,接电话的是小敏:“哥,我听爸说卖得很好是不是?”
  “哈哈,鬼y头,今天一共来了12车。哥把这些卖了三万块钱!你要什么尽管说,等哥回去给你买去!”
  陈炎这时候心情大好,卡里已经有了二十三多,身上除了给司机的钱还有两千多的现金。
  “哥,给我买几件睡衣和裙子!就是电视上的那些,穿起来应该很舒服!”
  小敏一听赚了这么多心里特别的高兴,对这个成绩好人又聪明的哥哥更加的崇拜。
  “黑子,真的卖了三万?”
  兄妹俩聊了一会后,陈国忠就接过了电话!
  “哈哈,爸你是不是不信,这三万还是刨去费用剩的。咱们今天赚了两万五。”
  陈炎的话里充满了得意。
  “那黑子,明天咱们还收不收了!”
  陈国忠的语气里满是兴奋。
  陈炎知道父亲不只是为了钱高兴,还为儿子有能耐高兴,笑着说:“爸,明天继续收一天,估计过了今天再加上学校的人宣传明天来卖的人会更多。这东西也就这时候卖得动,等乡亲们反应过来以后咱们要收就难了!明天开始您按还是按两分钱一斤收,凑够一千斤来的咱们多给五块钱!争取收个二十车,再一把卖完以后乡亲们肯定会自己跑去做的,到时候就赚不了钱了!”
  “我知道,一会我就和你山叔说说去!你晚上还能回来不?”
  “我不回去了爸,这一来一回的太麻烦了。等明天我把剩的货卖完再回去!”
  “行,那你小心点!手里有钱了找个好点的地方住,安全点知道不?听说城里晚上不太安全,你可早点睡别到处跑啊!”
  陈国忠难得的唠叨了起来。
  陈炎又嘱咐了几句后这才慢慢的挂了电话!


正文 第009章 暴利的第一捅金(下)
  洗完后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陈炎有些睡不着,索性起身穿上衣服到夜市里逛了一下,收拾好了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剪了个帅气的发型,一照镜子。哥到底还是一个帅哥,估计这新潮的样子回学校能迷死不少的小姑娘,夜市里逛了一圈头想起二婶一年到头就穿那几件衣服,小萤她们连个par都没有。又在脑海里想了一下她们的尺寸买了几件,当然也没忘了给爸妈和小敏买衣服。等到逛完才发觉自己身上的两千块钱已经花完了,买的东西足足有三大箱子。没办法只好雇了个三轮拉回酒店,这才安稳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时候让胖子找人将东西拉到了市场,到下午的时候已经陆续的来了十五个车,每个司机的脸上都是一脸的深思,但特不太好意思打听这东西为啥会有人要,等到黄昏的时候二十四车货已经来齐了。陈炎的卡里也多了48万,再加上昨天的临时做来的四车货,现在足足有79万了!等最后一车卸完的时候胖子递过来一个这时代最新潮的双屏翻盖手机:“小兄弟,咱可是从你身上得了不少好处。这电话你先拿着用,卡是你刘大哥挑的。尾数四个8还挺吉利的,你先拿着用。咱们好方便联系!”
  “那怎么好意思!多少钱我给啊!”
  陈炎知道这时候的翻盖手机没个四五千拿不下来,赶紧说道。
  胖子凑过来悄悄的说:“小兄弟,我都拿了你的提成了这就告诉你吧!你刘大哥吃下这批货起码一倒手赚个一百多万没什么问题,这手机是他昨天去买的,不过卡却是托朋友弄的你们那边的号,这样你带回去用也不会有什么漫游费。人都赚了大头了给你点回扣你就安心的拿吧!”
  “行。那我再客气就是矫情了!等以后有什么好项目的时候我再找你们合作,大家发财嘛!”
  陈炎让人把自己要带的东西装上最后的一辆车后,打开车窗和刘老板跟胖子道别,兜里放着九万打算交公的现金,毕竟自己把钱拿出来后老爸还朝山叔借了三千多,剩下的70万都放在卡里。等的只有下个月欧冠的时候再来一次省城大发横财。
  车辆缓缓的行驶着,司机正是山叔的儿子,脸色变了好久以后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黑子,我听说你这一趟赚了两三万。到底这玩意该怎么搞你教教我行不行,现在这都快三十了没钱娶媳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和别人说也不会来抢你的生意。”
  陈炎想了想,明天他要是再拉货来市场的话估计也已经没人要了,毕竟三人都计算过现在大多有实力的贩子已经把货收得特别饱和,再来的话估计只能卖个几毛钱一斤差不多,见他满脸的殷切想反正过几天乡亲们肯定都知道了这事想赚一笔,不如先便宜了他:“大哥,我悄悄的告诉你。这趟一共赚了五万多。不过你要现在拉货来的话可能就卖不出去了,我这两天倒腾了这么多现在市场里多的是,你再拉的话就没人要了!”
  “噢,那怎么办你教教我吧!”
  司机听了有些沮丧起来,想想也是!都卖了这么多自己再拉估计就没人要了!
  “我教你个办法,你把野菜收上来以后去hb的省城卖,那里现在还是空的。一车装个一万斤拉过去,就两百块钱和成本和油钱。到时候你一斤卖三四毛钱肯定都疯着抢!扣七扣八的你一天一趟能赚个两千块钱没问题”陈炎一脸自信的说着,反正hb那边不是刘老板和胖子的地盘,这样一来不会触犯到他们的利益,又不会让他们觉得自己赚了很多。
  司机听完后脸上满是兴奋的表情,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慢慢的进入了小镇,司机执意把货车开过满是崎岖的山路直接将陈炎送到了家里,又将四箱采购的东西搬进了屋子里后才千恩万谢的走了。
  进屋后一家人都唧唧喳喳的围了过来,等陈炎将九万现金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可以明显的感觉所有人的呼吸都快了起来,眼睛瞪得和鸡蛋一样。
  “黑子,这真是咱们这俩天赚的钱?”
  陈国忠小心翼翼的摸着钱说道,随说这么多钱是看见过但自己家里的存款可从没有超过一万的时候。
  “是啊!靠脑子赚钱吗?不过这两天累得腰都快断了,能不能给我弄点啤酒和吃的好好的慰劳一下!”
  陈炎一边从箱子里掏东西一边笑着说。
  “来,小敏,这是哥给你买的衣服。去试试看怎么样!”
  拿过几个袋子递给了妹妹,看着她欣喜的小模样心里顿时有一种自豪感。又将给家里买的衣服和其他东西拿出来后,就只留一个小一些的箱子没去动。这里边都是买给二婶一家的,还有不少是情趣nei衣,想想二婶丰满的身子要穿上这些衣服的话。那真是要了老命了。
  “孩子去娘,把这五千块钱拿给大山!这两天他可没少帮咱们忙活,多的两千算是他们的分成,再上村头买一箱子啤酒,剁个烧鸡切点狗肉。咱们今天好好的庆祝一下!”
  陈国忠将钱小心翼翼的收回房间里后满脸笑意的拿着一叠递到张玉芬的手里说道。
  “爸,明天我要去买个摩托车!”
  陈炎觉得这去二婶家都是山路,小车根本进不去!只能买个摩托方便一些了。
  “成,这钱里边我给你拿出一万!你爱怎么花都行了,我儿子出息了,这两天赚的比你爹种好几年地都强!”
  陈国忠并没有怎么在意,笑呵呵的说着。
  “你给我拿一万五吧!明天我拿这钱上镇里买一些东西,给二婶他们送过去!咱现在有钱了得多帮帮人家!”
  陈炎不想动卡里那70万,想了想一万还是有些少!
  “成,你这孩子知道心疼大人了,你婶现在的日子过得也挺难的!过两天我再拿点钱帮她修修房子吧!”
  陈国忠这时候觉得儿子已经不是一个只知道读书的小孩,而是家里做主的人一样!
  “对了,过几天咱们家的老房子也修一下吧!花个两万差不多就能弄个不错的环境出来,剩下的钱先攒着。等过段时间我看看还有没有别的赚钱机会。”
  陈炎想了想自己和妹妹不能住一个屋,不然的话没准哪天真会忍不住做出些出格的事。
  陈国忠现在彻底的把做主的权利让给了儿子,笑呵呵的点着头。张玉芬买回了东西,但太重了是山叔一路上帮忙拿回来的。几人坐下后一顿说笑,又尽兴的喝了起来,就连出来看看的小敏也被陈国忠劝着喝了一瓶。山叔一边喝着一边猛夸陈炎:“老陈家的祖坟真是冒了青烟了,你看这娃读书又好。还会做生意赚钱,这要以后谁家的闺女嫁进门还不得乐疯了!”
  陈炎谦虚的说着,但陈国忠和山叔从小玩到大没什么顾及,得意的说:“咱了大山,是不是后悔没生一闺女!我说你要真有闺女还不定得我家黑子能看得上!”
  几人一边嬉闹一边喝着,没一会就将一箱啤酒送进了肚子里。山叔摇摇晃晃的回去了,陈国忠也一脸笑意的搂着老婆回了房间,陈炎有点迷糊的走回了房间,推门一看鼻血都快出来了。小敏这时候穿着一件轻薄的小可爱,只穿一条黑色蕾边nei裤一脸舒服的享受着陈炎带回来的风扇。少女清新的体香和略显稚嫩的模样让人心里有点火。原来是大意了错将一包拿给了小敏!
  更要命的是这凉快的穿着把小敏如雪一样晶莹嫩滑的都暴露在了空气中,小巧可人的身子这时候就像一个美丽的精灵,能让每一个看到她的男人都为之疯狂。
  “哥,您怎么还知道给女孩子买这些!穿起来好舒服噢!”
  小敏见哥哥进来后一脸呆滞的模样。没半点觉悟的站起身高兴的转了一圈,只包裹住一半的雪白屁股和身上的全暴露在了陈炎的面前,更是充满了少女的风情。
  “睡,睡觉!”
  陈炎这时候已经无耻的硬了,赶忙把小衣脱了后躺到了床上,强迫自己脑子里不能有多余的想法。小敏本来是想听哥哥夸几句的,但见他满嘴的酒气也只能失望的恩了一声后关灯翻给了陈炎睡到了里边。


正文 第010章 口干舌燥,难眠的夜!
  黑夜里小敏因为酒精的关系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从少女平缓的呼吸里出来的那些清香的味道却一直刺激得陈炎睡不着觉,心里一个劲的提醒自己这是亲妹妹不能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但却有另一个声音说你连自己的亲婶都上了还怕这个干什么,是自己的妹妹享受起来是应该的!两种声音交织得让陈炎的脑子感觉嗡嗡的疼。
  这时候小敏呓语了一声后转了个身将洁白如玉的后背呈现出来,雪白修长的微微的相错着,小巧的脚趾就如黑夜里的珍珠一样。陈炎转过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妹已经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那种雨后春笋般的气息让人感觉到十分的着迷,洁白的背部就像发出了一个让人想去感觉那种光滑的召唤一样。陈炎犹豫了好久,颤抖着伸手轻轻的碰到了妹妹的后背,光滑的这时候显得有些冰凉,但却是让人感觉无限的美好。
  犹豫了好一会,又收回了手。但眼睛却一直盯着小敏nei裤上包裹不住的白色肉花,在黑夜里显得是那么的洁白迷人,既像一块稚嫩的豆腐又像是奶牛一般的you人,将手慢慢的覆盖上去,心情紧张的看了妹妹一眼。还是没有醒,大手轻轻的挑开了边缘的地带,慢慢的往里边摸去。这时候小敏好像梦到了什么一样,突然转了个身将陈炎的手压在了屁gu下边。
  陈炎这时候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要是小敏知道了跑去告诉父母那自己以后就完了,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会,小敏还是一脸笑意的睡着。看来最大的功劳应该是晚上的那一瓶啤酒了,想到这陈炎马上松了一口气。不想再继续干下去,但少女隐秘的就像有神气的魔力一样让人的目光没办法转移。
  “小敏,小敏!”
  陈炎不放心的悄悄喊了两声,妹妹还是没有醒!看来她的酒量实在是不好,这一瓶就睡得和死猪一样了。
  见妹妹睡得特别沉,陈炎下了好大的决心,才伸手抓住了那件迷人的黑色蕾边nei裤,小心翼翼的往下拉!一边拉还一边不停的打量着小敏,要是在这时候她醒过来的话看见自己在脱她的nei裤,就是掉进黄河都洗不清了!陈炎现在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爆开了,少女的丘陵就像一个you人的馒头一样,上边点缀着稀少的柔软体毛犹如一颗颗黑芝麻让人有种想好好品尝一下的冲动。
  将nei裤彻底的脱掉以后,陈炎不放心的呆了一会。见小敏并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这才慢慢的伸出手轻轻的将她的双腿缓缓的分开,蹲下一看鼻血都快出来了。妹妹的体毛特别的稀少,甚至可以说只是有几根在证明她已经出落成了大姑娘,而中间的两片粉红色的花瓣就犹如三月里鲜艳的玫瑰一样,害羞的遮掩住了迷人的,嫩嫩的小菊花随着呼吸一张一合的吞吐着,让人心旷神怡。
  陈炎知道一瓶酒根本没办法让妹妹睡得太死,所以不敢干出更出格的事来。但这时候已经是硬得有种快爆开的感觉了!妹妹迷人的把陈炎看得呼吸都不知觉的快了起来,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男人向往的地方,一边轻轻的将自己的裤子拉了下来,爆跳如雷的大宝贝就像狼看见了猎物都却没办法下口一样。这时候已经有种快发疯的感觉。陈炎忍不住一边看着一边握住了自己的大家伙上下撸动起来。
  想着眼前这个迷人的风光是属于自己亲妹妹的,再加上这种偷偷摸摸深怕别人知道的环境,感觉是既紧张又兴奋。随着小菊花的一开一合,陈炎的动作不知觉的快了起来,突然一阵强大的电流又大宝贝上传了过来,身子一阵陈炎知道自己要把精华喷射出来,要是不小心碰到妹妹的的话就会有怀疑的可能。赶紧强忍着不断冲击着大脑的波浪站起身来。
  一断狂乱的喷射后把黏稠的精华一股脑的释放了出去,黑夜里白色的液体一阵一阵的喷洒到了小敏的肚子上,胸口,甚至有的还到了脖子处。陈炎喘着粗气坐了下来,看着自己满是润滑已经熄火的大宝贝,轻轻的将衣服穿好后又犯了难,妹妹身上沾了那么多,去擦的话要是把她弄醒了那可怎么办。而且她的小nei裤脱容易穿就难了,动作一大把她惊醒的话可就惨了。
  坐在床板上看着依然熟睡的妹妹烦恼了好一会,陈炎这才咬了咬牙轻轻的把她的nei裤套进了玉足里。慢慢的往上拉,可是到了屁gu那却没办法再往上,除非把她抬一下才行。慢慢的一点点往上拉了以后,就剩右边有一小点没拉好,陈炎这时候睡了下来,用手慢慢的往上拉。
  “什么味道啊!”
  这时候小敏幽幽了醒了一下,闻见了男人分泌物的味道。
  陈炎吓得赶忙就装睡,不过手却是放在妹妹的旁边不敢乱动。小敏转个身一摸自己身上都是白色的东西,闻了一闻感觉有些咸。疑惑了一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起身拿个枕巾擦了一下后又躺了回去。不过见哥哥满头大汗的温柔的拿了卫生纸帮陈炎擦了起来。
  “怎么了小敏?”
  陈炎装做一副被吵醒的模样,有些恼怒的说。
  “哥,你那边吹着风扇怎么还流那么多汗啊!人家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有一些怪怪的东西。”
  小敏不疑有他,语气有些不解的说道。
  陈炎见她并没有觉察什么,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翻了个身说:“没什么,大概是出汗了吧!或是被什么咬了一口,明天我去买新的被子来就行了!早点睡吧,明天还得上学呢。”
  本来陈炎已经将那股邪火发泄了出去,这时候开始隐隐有些睡意,没想到的是小敏居然从后边抱了上来,一只居然还跨在自己身上。少女冰凉的一贴到兴奋劲刚过的哥哥身上就疑惑的问:“哥,你不是发烧了!怎么身子这么热!”
  “你不好好睡你的抱我干什么,没什么就是觉得热!”
  陈炎心里真叫那个有苦说不出。
  小敏见没什么奇怪的,声音天真的说:“这有什么嘛,人家从小就抱着你睡啊!”
  “可我热,你抱着我难受!”
  陈炎可不敢让妹妹的娇躯贴在自己身上,这样太容易就犯错误。
  “以前人家都是抱着你的嘛,也没见你难受!”
  小敏的话里都是委屈,感觉眼泪都快下来了。
  陈炎感觉到妹妹刚刚有些鼓起的小白兔贴在了自己后背上,更要命的是那快自己刚刚偷看过的丘陵地也是紧紧的靠在自己的腰间,兄弟迅速的就做出了反应。无奈只下只好忍了:“行,但别抱得太紧了,不然我热的睡不着!”
  “恩,哥哥我睡了!”
  小敏高兴的答应了一声,闭上眼睛继续做美梦去了。
  听着妹妹的呼吸声继续平稳下来,模糊的陈炎这一夜过得真叫那一个惨啊!一会醒一会睡的,只要一醒就能感受到妹妹已经玲珑迷人的曲线,人马上兴奋起来。好不容易压了下去刚想睡,妹妹一个小动作又让自己醒了过来。简直就比满清十大酷刑还惨!
?

上一篇:孤男寡女共处 下一篇:田野花香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