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田野花香 6

田野花香 6

情色小说-田野花香 6

正文 第006章 黑夜里的激情!   
刘凤见事情已经没办法挽回了,伸手在陈炎的胸膛上写着几个字:你知不知道我是你二叔的女人?你怎么能这么做?陈炎细细体会后低头安慰起来:“婶,你说你为了我二叔这俩女儿都操劳了那么多年,以后我会对她们好的!你一个女人这样过日子有没有想过以后要是小丽长大了考上大学到时候怎么办。你能拿出学费来吗?让我当你家的男人好不好?”   柳凤犹豫了很久,幽幽的叹了口气后又写了起来:小混蛋,婶这身子算是被你给毁了,千万不能和别人说知道吗?陈炎知道刘凤的态度已经发生了转变,即使心里不愿意还是默认了这个事实,欣喜的将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后有节奏的做起了活塞运动:“婶你放心,以后我就是你家的男人了。咱们的事我谁不说!”   刘凤这时候已经开始享受着侄子比起死鬼老公还大上不少的家伙在身体里进出带来的消魂感觉,迷糊中已经的默认了这个事实。陈炎这时候心里那个爽啊,二婶都生过两个孩子了但花穴还是特别的紧凑,尤其是干旱了那么久现在猛的一被男人骑更是横流,想想这是自己的亲婶心里就特别的兴奋,尤其是她的女儿还在旁边睡着。   本来陈炎是想好好的享受一下,对于男人之间的事早就已经磨练的特别熟。一边有节奏的挺动着一边低下头含住二婶的一颗樱桃品尝了起来,大手一只覆盖上醉人的酥乳另一只摸到下边的菊花刮蹭起来,多方其下的情况下没一会刘凤已经是张着嘴发出了呜呜的压抑声,身子一紧十多年来第一次被男人给满足了。而这时候陈炎感觉到圆头上被一阵滚烫的液体一烧忍不住发射的冲动,因为没有保险措施所以赶紧拔了出来将精华都喷洒到了二婶平坦的小腹上。   两人相拥着回味这个快乐的滋味,呼吸渐渐的平稳以后二婶张开眼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个侄子。陈炎才动了不到十分钟就射了,本来身体一样强壮在这方面也特别的有天赋,一次一个小时都不是问题,想了好久以后才明白现在的这副身体还是个处男,时间上短了一些是必然的。想到这悬着的心立刻放了下来。   突然胸膛一痒,原来是二婶又用手在写字了:小畜生,这下满意了吧!这事可千万谁都不能告诉。陈炎回过身将刘凤还滚烫的身子搂住,一边将酥乳搓揉着一边轻声说:“你放心吧,这是咱们俩的小秘密。二婶刚才舒服吗?”   刘凤被问的小脸一红,继续写着:你自己想去,一会你得把裤子穿上,不能让她们看见咱们光着身子。   “二婶,我又想要了!”   被女人用手在身上写字特别的痒,没一会又刺激得陈炎心痒痒起来。刘凤往下一把抓住了还是软的小兄弟,手指轻轻的写道:小小年纪怎么长这么大?   “嘿嘿,大点不是好吗?那二婶才能多舒服一下嘛!”   陈炎翻过身将刘凤压在身下,对准了那对没办法表达言语的丰润红唇吻了下去。没一会刘凤也被吻的情动不己,激烈的回应起来。两人的舌头在空气中发出啧啧的水声。   陈炎的小兄弟没一会又活了过来,再次将刘凤的双腿分开,扑哧一下的进入了她的身体深处继续有节奏的动了起来。第二次陈炎足足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把刘凤被熄灭的激情彻底的点燃,但来临的时候刘凤就会近乎疯狂的摆动着的躯体迎合着,小嘴也胡乱的亲着陈炎的脸。再一次发射的时候陈炎坏坏的将精华射到了二婶的脸上。   刘凤脸上挂着侄子白色的黏稠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享受着这种感觉,刚才强有力的撞击让她足足来了五次,这时候想动都懒得动了。而陈炎也是累的要命,躺在旁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小家伙,想不到你那么厉害!婶刚才上了天。刘凤回过神来后在陈炎的后背上写着。   “那婶喜不喜欢侄子这个大家伙!”   陈炎一边邪的笑着一边问道。   刘凤这时候起身拿起纸将自己脸上和脖子上的东西都擦掉,有些气气的写:小混蛋,你弄了我一脸!屋子里都是那种味道。   “婶,男人的东西可是有美容的功效啊,这不算是浪费。再说了我不能射里边吧,万一有了可怎么办啊!”   陈炎已经发射了两次,现在已经有些疲惫了。   刘凤摸黑的将已经软化的大宝贝握在手里捏了一下,又写道:小东西,你就骗骗我还行。那东西多脏啊!   “婶,在这我必须严正的教育你一下,男人的精华可是富含蛋白质的高营养东西,抹在身上能让皮肤光滑,吃下去能调节内分泌达到美容的效果。”   陈炎换上了严肃的语气说道。   真的?刘凤疑惑起来。   “真的,不信你吃吃看!骗你的话我是王八蛋!”   陈炎马上拍着说道。   刘凤突然用力的掐了大宝贝一下:小东西,年纪不小懂得倒不少!是不是想婶给你吹喇叭。   “婶,想是想!但是我说的也是真的。”   陈炎一听就动起了心,要是大宝贝被含进二婶那张的嘴里肯定爽的要命。   小家伙,要是骗我的话把你这咬掉!刘凤一边写着一边往下移动,到了大宝贝面前后摸了几下,张开檀口将圆头含进去嘬了起来。陈炎感觉到圆头进入了一个特别热乎的地方,立刻舒服的吸了一口气。刘凤慢慢的将软化的大宝贝全部都含起了自己的嘴里后,使劲的吸了几下。   “婶,好舒服啊!用舌头舔一下。”   陈奇怕吵醒了小丽她们,说话的声音特别小。   刘凤闻言并没有继续,而是将大宝贝吐了出来。在陈炎身上写:行了,你不是明天还得早起吗?不能再来了,这事做多了伤身体。   “不怕,能有二婶这么漂亮的女人就算让我去死都行!”   陈炎语气坚决的说道。   傻孩子,婶都这把年纪了!这事本来就坐得不对,以后你还得讨老婆呢,等到婶过几年你就会讨厌我了!刘凤写字的时候好像有些忧伤。写完以后找到了陈炎的裤叉子慢慢的帮他穿上。   “婶,以后我会对你们好的!就算有了媳妇我都是喜欢你的!”   陈炎马上表态道。   刘凤摸黑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后,幽幽的叹了口气写:傻孩子,先睡吧!婶现在心里乱。   陈炎这时候也是够累的,眼睛特别的困。也知道二婶好不容易守了十多年的寡却被自己给睡了一时间可能心里有些疙瘩,也就没去多说什么。加上现在的气温开始凉了下来,两人挤进了一个被窝里陈炎伸手将刘凤搂在怀里后慢慢的睡着了。
?